德士日均乘客量跌至八年来最低

陆交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4月间,德士日均乘客量只有85万3000人次,比去年同期减少约13%。与此同时,德士车队持续缩减,私召车增加。

面对私召车的激烈竞争,加上有更多人以地铁代步,德士的乘客量每况愈下,今年首四个月里,每天的平均乘客量跌破90万人次,降至2009年来的最低水平。

陆路交通管理局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4月间,德士的日均乘客量只有85万3000人次,比去年同期的97万7000人次减少约13%。

受优步(Uber)和Grab等私召车服务“抢客”的影响,德士去年全年的日均乘客量已下跌到只有95万4000人次,比前年减少5.5%。这也是德士乘客量自2013年以来首次跌破百万人次,这股跌势今年有加剧迹象。

与此同时,德士车队也持续缩减,截至4月底,共有约2万6480辆,比去年同期减少1800辆。反观,私召车则增至4万2805辆。

学者:除非车资明显下降否则德士乘客料继续减少

研究交通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李德纮博士认为,规模较小的德士公司在今年3月底与Grab合作,推出按需求而定的动态计费JustGrab服务,康福德高也在隔月为电召德士实行定额车资结构,这些举措未必能力挽狂澜。

他说:“JustGrab的主打其实还是私召车,因为很多德士司机由于Grab抽佣10%而不愿接载这类乘客,康福的定额车资帮助也有限,除非德士车资明显下降,客流量才会出现明显转移,否则德士乘客量预料还会继续下降。”

新跃社科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指出,与其他公共交通乘客量相比,德士的乘客量减幅相当大。

但他认为,不能完全把矛头指向私召车,因为随着公共交通服务改善,一些人也可能少搭德士,改搭地铁。

巴士乘客量减0.8%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德士,巴士的乘客量也下降,今年首四个月的日均乘客量为397万7000人次,比去年同期减少0.8%。

李德纮说:“新的地铁线特别是滨海市区线第二阶段路线通车后,更多人可直接搭地铁,无需再依赖支线巴士或其他巴士出行,导致巴士流失一些乘客。”

他认为,随着更多新地铁线启用,当局有必要重新调整一些巴士路线,避免出现重叠。

至于地铁,日均乘客量则增至311万6000人次,较去年同期增加1.8%。轻轨系统也因为有较多轻轨站启用,以及榜鹅轻轨实行双车厢列车运行,乘客量增加9.7%,至19万2000人次。

也有人担心,私召车业者不惜重金推出各种优惠,可能吸引越来越多人搭乘,以致影响地铁和巴士的需求。

陆交局说:“随着使用手机应用召车日益盛行,加上其他活跃通勤的交通模式,我们将密切留意这些改变所产生的影响,以及对整体公共交通乘客量的冲击。”

特斯拉则指出:“问题是,私召车是否抢走了公共交通的需求,又或者它其实是应付新的需求?”

还有约三个月就搬家的林惠美(28岁,教师)是忠实的私召车拥护者。她的新家就在滨海市区线第三阶段的加基武吉站毗邻,虽然新地铁线即将在10月21日通车,但她表示以后早上仍会继续搭私召车去学校,只有下班时或周末才改搭地铁。

她说:“我的学校不靠近地铁站,搭地铁还得转搭巴士,私召车比较方便,我也搭习惯了,而且车费比德士便宜,加上促销等优惠,有时一趟车程可能只需付一两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