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不过陆交局背景检查 部分私召车司机 因有前科领不到执照

陆路交通管理局透露,截至本月21日,在该局处理的3万6000份“私人出租车司机职业执照”申请中,有约1300份被拒。陆交局解释,这是因为申请者无法通过该局的背景检查,或没有至少两年的3/3A级别驾照的驾驶经验。

私人出租车司机职业执照的申请者须通过监管当局的背景检查,有部分私召车司机因有前科而无法考取职业执照。

陆路交通管理局日前受询时透露,截至本月21日,在该局处理的3万6000份“私人出租车司机职业执照”(简称PDVL)的申请中,有约1300份被拒。

陆交局解释,这是因为申请者无法通过该局的背景检查,或没有至少两年的3/3A级别驾照的驾驶经验。

不过,陆交局并未透露具体有多少人因有案底而申请被拒。

与德士司机一样,有意考取职业执照的私召车司机也须通过健康和背景检查。陆交局强调,此举是为了保障乘客的安全。

因不良纪录严重性
陆交局拒绝申请

今年1月出狱后加入Grab成为全职司机的黄利新(44岁)连续两次申请私召车职业执照都不成功。与妻子及女儿同住义顺环路三房式组屋的他,5月初还请该区议员、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为他写信上诉。陆交局5月26日发给黄利新的信件指出,当局是基于他过去不良纪录的严重性,加上他正接受中央肃毒局监督,因此现阶段“无法考虑”他的申请。他前天接到Grab通知,限他只能驾到今天,周二就得归还车子。

过去19年来曾因犯下纠众闹事、大耳窿及吸毒罪行三度入狱的黄利新指出,不少他认识的前囚犯友人出狱后,都脚踏实地,靠开私召车让自己和家人过稳定的生活。他认为当局若继续基于案底不批准执照申请,将动摇一些前囚犯远离犯罪的决心。

他说:“我并没犯下抢劫或强奸等重案,希望政府给我一个机会,我真的想好好重新做人,现在就连烟酒也戒了。一些前囚犯失去私召车司机的工作后,可能因为找不到稳定工作而走投无路,再度犯法。”

黄利新透露,目前当Grab司机,每月可赚取至少2500元。他坦言自己只有中一学历,若转行做其他工作,预料薪水将减少一半以上,恐将严重影响生计。

对于有案底而无法申请职业执照的司机,Grab受询时表示:“我们明白这对司机伙伴来说压力特别大,但我们还是尊重当局的决定。”

Grab发言人说:“我们正尽所能帮助受影响的司机伙伴,要求当局给予他们更多时间过渡。在这期间,我们也积极向受影响的司机伙伴伸出援手,帮助那些有意上诉的司机。”

一些公众受访时说,并不介意前囚犯担任私召车司机,甚至希望当局批准更多前囚犯司机的PDVL申请,好让前囚犯的人生有第二次机会。

每周都会搭私召车的许晶慧(25岁,学生)说:“如果是担心司机有强奸或非礼罪前科,可能危及女性乘客的安全而不发执照,我还能理解。要是前囚犯想改过自新,我想社会就应给予机会。私召车司机是个稳定工作,当局也应多考虑前囚犯找工作难的处境。”

育有四名介于7岁至16岁儿女的欧阳钦华(54岁,会计师)则认为,不批准一些前囚犯领取执照还是有必要的。

他说:“如果私召车司机曾因暴力罪行坐牢,如误杀或强奸等,我认为为了乘客安全,暂时不发执照给他们是明智的。当局或许可以先观察这些前囚犯一两年,看他们是否再犯法,到时再考虑是否发出执照。不过,如果只是犯下轻微罪行,批准这些前囚犯的执照应该不会有问题。”

陆交局规定,有意考取PDVL的申请者须在本月30日之前提交申请,才能有一年的宽限期,可在等待考取执照期间继续提供私召车服务。在这个期限之后申请的人,则须在考获职业执照后才能载客。截至本月21日,陆交局总共批准了3万3000份职业执照的申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