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82起 10年来第二高 去年对医生投诉同比增三成

医理会接获最多的投诉指向医生专业疏忽及失职,其次是提供过度、不必要或不恰当的治疗,以及医生行为态度与沟通不佳。

管制本地医生的医药理事会去年接获182起针对242名医生的投诉,同比增加三成,投诉事件也是过去10年来第二高的一年。

其中,最多投诉指向医生专业疏忽及失职,其次是提供过度、不必要或不恰当的治疗,以及医生行为态度与沟通不佳。

医理会在近日公布的2016年年报中指出,虽然182起投诉要比2015年的141起来得多,但若以每1000名医生所收到的投诉来看,去年的比率为13.4,在过去10年来并没有显著增长。过去20年投诉事件最高的是2014年,医理会收到213起投诉,每1000名医生的投诉率达17.2。

有的病人投诉的是私人界执业医生,有的则是针对公共医院的一组医生,因此医生人数要比投诉总数来得多。

专业疏忽或失职投诉增加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整体投诉率多年来起起伏伏,但针对医生专业疏忽或失职的投诉在过去10年显著增加。2007年,医药理事会接到有关专业疏忽的投诉有23起,到了去年已增加到51起,成为投诉事件最高的类别。

针对医生提供过度、不必要或不恰当治疗,以及鲁莽、态度不好或沟通欠佳方面的投诉属第二多,去年各有23起。

医理会投诉委员会去年也处理了386起针对医生的案件,在那些已了结的案件中,七名医生收到警告,39名医生收到建议信,71起投诉最终被委员会撤销,14起交给纪律审裁庭以展开正式调查等。

有关专业疏忽的问题,最近因儿科医生谢凤莲没有正确诊断出一岁男童患上罕见川崎氏病(Kawasaki Disease)在医疗界引发关注。医理会纪律审裁庭认为,川崎氏病是五岁以下孩童最常见的心脏病症,医生能通过不同检验方式确认孩童是否患病,谢凤莲的疏忽导致男童延迟接受治疗,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因而吊销她执照三个月。不过,另有医生认为要求作出百分之百正确诊断是不切实际的。

神经外科医生:医生也有误诊可能

手部与周边神经外科医生严坚德日前就致函报章言论版,指出川崎氏病不仅罕见,症状不明确也没有特定的测试方式,因此容易在发病初期遭忽视。他认为,如果因这样就得面对惩戒,可能造成医生为保护自己而对病人进行所有料想得到的测试,从而推高医疗成本。

严坚德昨天受访时说:“有时症状很罕见,只是听过或在教科书里读过,有时候症状又不是那么明显,教科书和文献里并没有网罗所有个案,或对所有个案的报告都准确。诊断是一门艺术,在医生与医生之间也存有许多可变因素。医生也是人,总会有误诊的可能。”

他说,如果病人求医时能够理解医生是有可能犯错的,那么当医生真的犯错时,就比较不会愤愤不平地来投诉。

另外,根据年报,2016年本地持各类注册准证的医生(不包括来新加坡短期行医者)达1万2967人,使人口对医生比例从10年前的620人中有一名医生缩小到432人。

医理会去年的另一项重要工作是推出更新版的《道德准则与道德指导原则》,确保医生在复杂多变的医疗大环境中维持职业操守,新准则于今年1月生效。作出修改的条例包括在医生索取病患同意、配置处方药物,以及病患药物记录等方面添加条文。该准则也在远程医疗、临终护理、辅助和替代疗法,以及美容医疗方面对医生新增应该遵守的条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医生
Display Title: 
去年对医生投诉同比增三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