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主聘请年长员工达至双赢

吴亚里(83岁)在包装与搬运公司星洲木箱包装私人有限公司工作已有将近30年,目前主要负责用钢钉枪组装木箱与木托盘。

吴亚里的大半辈子都在木箱厂工作,脚踏实地挣钱养大五名子女。他最近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孩子其实都有给他家用,也劝他在家休息,他倒是觉得待在家辛苦,工作反而让他过得充实。

吴亚里住在淡滨尼,当工厂从德福搬迁到大士后离家太远,孩子见他每天舟车劳顿太辛苦,希望他在家安享晚年。

吴亚里说:“如果没有工作的话,白天女儿们都去工作,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只能看看电视,时间过得很慢,很辛苦。晚上盼着女儿们回家来,才有人说说话。”

“有做工就不同, 每天早上起床知道这一天要做什么。工作有伴可以聊天,一起做事情,时间过得快很多。而且老板很体恤员工,不让我搬重的,让我自己安排工作时间,没压力。”

随着本地劳动人口老龄化,政府鼓励雇主聘请年长员工来应付人力需求。

星洲木箱包装的行销与公关经理胡彩琳说,公司在招聘时,不会因为年龄而对员工有差别待遇。

公司申请津贴投资新科技  减轻年长员工劳力工作

“聘请年长员工对公司和员工而言是双赢局面,既让公司填补空缺,也让年长员工有事情忙,帮助他们保持健康、活跃、警惕。”

胡彩琳说,年长员工在公司一般担任管工、人力资源助理、财政助理、司机、运作助理与包装人员等职位。公司会为年长员工安排较短、较灵活的工作时间,薪金则保持在原来的水平,不会减薪。

此外,公司也申请了政府优化职场计划的重新设计工作津贴,投资科技与设备,使工作任务更简单、更安全,减少年长员工觉得吃力的劳力工作。

吴亚里有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目前跟两个女儿一起住。他说,女儿会偷偷把钱放在他的衣服口袋,但他都还给女儿,跟她们说:“老板给我的钱都花不完,不用给我。”

他现在每周工作四天,下午3时放工,扣除公积金后月入1360元,而且公司有厂车往返德福与大士,也提供早午餐,他对这样的安排与待遇相当满意。

吴亚里为公司效劳将近30年,多年来累积的感情也是他留下的原因。

他说:“看着小老板长大,从老老板接手,10人的小工厂至今有100多人,有许多老朋友一起做,很熟悉,做得很开心。”

重新雇佣年龄顶限本月起调高至67岁

法定重新雇佣年龄顶限本月1日调高至67岁,比原来的65岁高,以保障年长员工能继续就业。

按照法律,雇主须在员工达到62岁法定退休年龄时,给予员工重新受雇的选择,直到员工67岁为止。

重新雇佣的一个特点是,员工未必担任同一个职位,也未必获得同样的工作条件,雇主与员工双方可互相讨论,达成共识。若无法重新雇佣员工,雇主须支付员工一笔就业补助金(Employment Assistance Payment),作为员工找到新工作之前的援助。

除了调高重新雇佣年龄顶限,退休与重新雇佣法令修正后,也让雇主在安排年长员工继续就业时,能更灵活处理。

现在,若公司没有适合重新受雇员工的职位,雇主可把重新雇佣员工的义务,转让给另一名雇主。

满60岁员工不必减薪10%

为了保障员工利益,法律规定员工得同意新雇主的重新雇佣条件,而新雇主也得承担所有适用于该名员工的重新雇佣义务,转让才有效。

另外,法令的另一项更改允许年满60岁的员工保留现有薪金,不必像以前一样,得减薪10%。

多项援助计划鼓励雇主聘年长员工

为了鼓励雇主聘用年长员工,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援助计划,包括薪金补贴以及用于打造适合年长员工工作环境的津贴。

财政部长王瑞杰今年2月发表财政预算案声明时宣布,政府将继续发放额外特别就业补贴(Additional Special Employment Credit),直至2019年12月底。

若聘用月入不超过4000元且年龄超过重新雇佣年龄的员工,雇主将获得额外补贴。这项补贴也适用于不被新法定重新雇佣年龄(67岁)保障的员工。

根据财政部的资料,就月入不超过3000元的合格员工而言,雇主所获额外补贴可抵消员工薪金的3%,加上适用于年满55岁员工的特别就业补贴,总共可抵消员工薪金的11%。

月入介于3000元至4000元者获得的补贴则较少。

延长额外特别就业补贴的发放期限,预计惠及12万名员工、5万5000名雇主,发放总额约为1亿6000万元。

另外,政府去年7月1日起也加强了优化职场计划下的两项津贴(见表),鼓励雇主打造适合年长员工的工作环境。

其中,重新设计工作津贴(Job Redesign Grant)的津贴顶限调高至每家企业30万元,比原本的15万元高一倍。

年长员工管理津贴(Age Management Grant)的申请条件改为须雇有至少五名年满50岁的员工,之前为年满40岁。

重新设计工作津贴推出加强版至今,共有200多家企业申请,预计惠及近4000名年满50岁的员工。

人力部赞助专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