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选举 表态参选人 法立 :完全独立 我的优势

 

▲法立7月召开记者会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妻子娜依玛(右二)、女儿拉依萨(右一)和儿子尤索夫一起亮相,为法立站台。(档案照片)

9月总统选举启动保留选举机制,也规定来自私企的参选者必须领导股东权益至少达5亿元的企业,才能自动符合资格标准。

根据媒体报道,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尚未达到这个资格标准,他最终能否参选,取决于总统选举委员会的决定。

法立没直接确认公司规模,他指新加坡公司虽只有约80名员工,却是统筹澳大利亚和东南亚等地区业务的亚太总部,整个区域的团队超过900名员工。

法立认为,管理“波旁海事”展现了他的领导能力。他对于通过资格审核“相当有信心”。


“我不做高风险的决定,因为我负担不起。”

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62岁)小时候一贫如洗,还得辍学工作养家餬口,自小就得计算任何决定带来的风险。

这影响了他后来发展公司业务的战略。

法立在波旁海事公司的办公室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自称特别谨慎,从不做“疯狂的事”以迅速扩大业务,而是脚踏实地耐心经营。若下个月能当选总统,他也希望稳扎稳打,当个谨慎履行职权的总统。

法立坚信,白手起家的经历有助他成为一位了解人民疾苦、可代表所有新加坡人的好总统。

“我14岁就须为全家做决定”

法立求学时期成绩佳,但念中一时,父亲因心脏病猝逝,家人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支柱。法立在六个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二,但哥哥早年在意外中溺毙,使他不得不扛起与母亲共同照顾弟妹的重担。他白天在木材厂当搬运工人,晚上到加油站洗车,升学计划就此中断。

父亲的离世迫使他早熟,也为他后来的发展提供宝贵历练。

“我14岁就要为全家做决定,必须确保桌子上有粮食……这会让你思前想后,你如果做错事,吸毒或做什么蠢事,就会影响家里所有人,因为你是家里唯一经济支柱,所有人都靠你餬口。”

法立15岁成为技工,登船修理引擎,逐渐对海事业产生兴趣。他三年后加入造船厂清洗船只,21岁加入航运公司,成为船长助理,负责打杂、泡咖啡。他在后来的40年继续在海事业耕耘,包括报读新加坡理工学院的课程,转型成为海事工程师,后来转向管理工作,一步步晋升为跨国公司区域主席。

关注社会课题与经历有关

为事业拼搏多年后,他希望通过成为总统为国家服务。法立在7月中旬宣布参加总统选举时指出,若当选他计划与政府合作,应对极端主义威胁、帮助问题少年和弱势群体,以及协助失业国人找工作。

他指出,热衷于社会课题也与过去的经历有关。“父亲过世时,没有人帮助我。我只能靠我自己,这对13岁的小孩来说相当可怕。

法立约四年前与回教社会发展理事会(MENDAKI)合作,举办活动吸引年轻国人加入海事业,也与回教堂联手帮助问题少年。

“总统必须是独立的”

法立坦言,认识他的人主要局限于海事业,因此他计划接下来更积极地透过媒体增加曝光率,并于前天设立面簿专页,接触年轻选民。

但他认为,能成为“完全独立”的总统是他的优势。法立说,与任何政党都毫无关联意味着他没有任何“包袱”。

“以看守国库为例,若总理要求动用储备金,我身为人民选出来的独立总统,就会问为什么动用储备金、用途为何等问题。我不会构成利益冲突,可以自由发问……总统和政府是完全分开的体制,总统必须是独立的。”

据他分析,选民对独立总统的诉求“相当强烈”,足以为他吸引不少选票。加上从事社会服务和管理跨国公司的经验,法立自称是“正确的人选”。

“我是温和派”

为了参加总统选举,法立近来积极研究历任总统的经验。在上届总统选举中,一些候选人摆出制衡政府的姿态,做出超越总统职权的承诺,引起政府和部分国人的担忧。

或许是为了舒缓这方面的忧虑,法立在访问中多次强调自己是“温和派”,若当选他尽力做到“透明可信”,但不会采取与政府对立、质问政府的领导的作风。

他说:“如果有问题,我会要求大家坐下来谈,设法找出解决方案。这将是我担任总统的风格……我不喜欢对质的作风,这不会帮助我们达成任何事。”

法立 简历

  • 年龄:62岁 
  • 婚姻状况:已婚,育有一对儿女
  • 学历:
    • 1962年至1967年就读于现已关闭的仪林南小学
    • 1968年升上巴特礼中学,中二(1969年)即辍学
    • 1983年和1986年两次重返校园,到新加坡理工学院修读海事工程课程
  • 工作经验:
    • 1969年辍学后身兼两份工作,白天在木材厂工作,晚上到加油站洗车
    • 1970年接触海事业,曾担任技工、船长助理、添油员和工程师等职务
    • 1989年先后加入两家印度尼西亚海事工程公司,成为首席工程师
    • 1993年转为从事管理工作,加入本地海事企业Agensea担任营运经理
    • 1995年加入印度尼西亚海事企业PT Pelangi,从营运经理一路升至合伙人
    • 2004年成为波旁海事亚洲董事,隔年成为合伙人
    • 2010年升任波旁海事亚太区域董事经理
    • 2015年成立新公司Bumi Subsea Asia,为离岸油气与建筑领域提供遥控潜水器
    • 2016年卸下波旁海事董事经理职务,成为公司主席

妻子那关最难过

父亲从巴基斯坦来到新加坡落地生根,在新加坡出生的法立,其身份证种族栏目注明的是巴基斯坦裔,令一些人质疑他是否有资格代表马来社群参加总统选举。

对此,法立坚持自己是“巴基斯坦裔马来人”,自小在马来社群中长大,也说得一口流利的马来语,他有信心能通过族群委员会的审核。

“三参选者都被质疑没什么好担忧的”

法立相信,有关他身份的争议只局限于小部分国人之间。再说,他在社会服务中主要的援助对象是马来人。“我连半个巴基斯坦裔人都没见到,我都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所有的项目都帮助马来社群,一些华族和印族人士也从中受惠。”

刚宣布参选就被质疑身份,法立说他并不视批评为个人攻击。他笑道:“三名参选者都被质疑,所以没什么好担忧的。”

法立其实也有一点华人血统,他的外婆是华人,他年少时在木材厂工作期间,由于同事不谙英语,主要以福建话沟通,他也学会一点福建话。

“但我很久没说了,大约只剩下两成功力,所以正跟朋友上对话课,提升福建话水平。”

没直接确认公司规模

9月总统选举启动保留选举机制,也规定来自私企的参选者必须领导股东权益至少达5亿元的企业,才能自动符合资格标准。但根据媒体报道,波旁海事尚未达到这个规模,法立最终能否参选,取决于总统选举委员会的决定。

法立没直接确认公司规模,而是指新加坡公司虽只有约80名员工,却是统筹澳大利亚和东南亚等地区业务的亚太总部,整个区域的团队超过900名员工。管理这家公司,展现了他的领导能力,他对于通过审核“相当有信心”。

花一星期说服妻子

法立与妻子娜依玛(62岁)育有一对儿女,女儿拉依萨(23岁)在非营利组织工作,儿子尤索夫(18岁)目前则在工艺教育学院就读。

法立考虑竞选总统,妻子那关最难过。“她很担心失去隐私,提出一大串问题。我花了整整一星期说服她,告诉她当上总统后,我能为社会做更多。我还跟她开玩笑说,过去20年我经常出差,在家的时间不多,如果当选,以后出访她都能陪我同行。”

自认处于劣势

法立坦言,相较于哈莉玛的高人气,他确实处于劣势。

“但我的理念、上任后的计划,以及担任总统后的风格很明确,接下来就由人民做决定了。如果人们想要总统与政府来自同一背景,那也无可厚非,这是一个民主的体制。如果你想要一个完全独立,与反对党和政府都没有关联的人选,那我就是这个人。”


法立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自称特别谨慎,从不做「疯狂的事」以迅速扩大业务,而是脚踏实地耐心经营。若能当选总统,他也希望当个谨慎履行职权的总统。

法立坚信,白手起家的经历有助他成为了解人民疾苦、可代表新加坡人的好总统。法力也认为,能成为‘完全独立’的总统是他的优势。

据他分析,选民对独立总统的诉求「相当强烈」,足以为他吸引不少选票,加上从事社会服务和管理跨国公司的经验,法立自称是「正确的人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53860568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