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保育集团为物种长期存续 积极走出国门推广野生动物保育

雌性白老虎琦莎对树上的牛骨虎视眈眈,最后使劲一跳,才成功叼走牛骨,到一旁享受这得来不易的“下午茶”。(陈渊庄摄)
河川生态园管理员特别将鱼和虾肉放入穿有洞孔的管子,再将它沉入水底,让魟鱼游到水底觅食。(陈渊庄摄)

过去五年,新加坡野生保育集团已从野生动物保护基金拨出约100万元,在本地和越南、缅甸、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进行动物保育工作。集团也在大约10年前更积极地走出园地,将重心放在保护动物及它们的野生环境。

不论是聘用当地护林员,还是建造细胞培养实验室,新加坡野生保育集团将继续在动物保育方面投入更多资源,确保野生种群能长期存续。

新加坡野生保育集团(Wildlife Reserves Singapore,简称WRS)首席生命科学官兼副首席执行官曾文豪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集团过去主要专注于培育动物,以及在园内进行宣导活动,但是大约10年前,集团开始更积极地走出园地,将重心放在保护动物及它们的野生环境。

“如果我们只是谈论这些动物,向公众讲解动物所受的威胁,却没有采取行动提高它们在野生环境的生存率,那是不能接受的。”

本身是兽医博士的曾文豪透露,过去五年,集团已从新加坡野生动物保护基金拨出约100万元,在本地和越南、缅甸、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进行动物保育工作。

例如,自2009年起,WRS每年都会聘用越南河江省(Ha Giang)的护林员保护野生的越南金丝猴(Tonkin Snub-nosed Monkey)。越南金丝猴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被列为“濒临绝种”的物种。

曾文豪说:“世界没有一个动物园拥有越南金丝猴……如果我们不花钱找护林员保护这些猴子,它们很可能遭当地猎人捕杀。”

此外,WRS也参与培育“存续种群”(assurance colony)的项目,协助预防动物绝种。缅甸潮龟(Burmese Roofed turtle)是WRS协助培育的物种之一。

缅甸目前仅剩几百只缅甸潮龟,而新加坡是缅甸以外,唯一在培育缅甸潮龟的国家。

曾文豪说,集团自五年前就开始洽谈培育缅甸潮龟,但是直到去年25只缅甸潮龟才送来我国。“我们需要时间和当地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建立互信,让他们知道我们是真心想参与缅甸潮龟的培育工作。”

“在新加坡的缅甸潮龟数目虽不多,却是重要的一群……倘若缅甸的缅甸潮龟因自然灾害或疫情灭亡,我国的25只缅甸潮龟将有助这个物种继续繁殖,避开绝种的命运。”

自2009年至今,WRS共培育了15种濒临绝种的动物,其中以新加坡动物园培育的最多。

曾文豪指出,动物只要得到所需的护理和营养,以及适当的环境,自然就会交配繁殖。“对于自然交配有些困难的动物,如大熊猫,我们则会借助科学,帮它们一把。”

WRS接下来将投入更多资源,例如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协助一些较难自然交配的动物,如大象、猎豹和犀牛等繁殖。

曾文豪说:“我们各类动物的数目不多,有时它们就是不喜欢彼此,所以不交配。如果需要带进另一只动物,过程会相当复杂,但通过辅助生殖技术,我们不需活生生的动物,只要有它的精液就足够了。”

细胞培养实验室数月后开幕

WRS已同新加坡国立大学合作,在大学设立储存库,收集动物的遗传物质(genetic material)。下来几个月,设在WRS园内的细胞培养实验室也将开幕。

曾文豪说:“目前,我们都是在动物进行手术时或过世后收集它们的细胞组织,这些组织一般已死去,只能收集它们的遗传物质。但在细胞培养实验室,我们能冷冻保存组织,而细胞都还是活的。这么一来,细胞用途将更广,未来甚至可用于培育工作。”

谈及将动物送回野生环境时,曾文豪坦言,集团在这方面放生的动物数量不多。“我们虽成功培育出不少飞禽和动物,但问题在于它们所属的野生环境很多不受保护,一旦将动物释放回这些地方,很快又会遭捕杀。”

有鉴于此,WRS拨款支持的许多保育工作着重在协助当地人保护动物野生环境。如果日后情况改善,WRS考虑让更多集团培育出的动物和飞禽回归自然栖息地。

不能让圈养动物  日子过得太舒适

它虎视眈眈对着树上那块肉,前脚攀上石头,却还是有些距离。踮起脚跟,仍动不到。最后,它后脚使劲一跳,前脚终抓住鲜肉。

雌性白老虎琦莎(Keysa)叼着牛骨转了一圈,确定同伴帕沙(Pasha)没有意思和自己抢食后,才卸下心防把牛骨放下,细细品尝这得来不易的“下午茶”。

WRS属下的新加坡动物园、裕廊飞禽公园、河川生态园和夜间野生动物园的饲养员,不时都会为动物和飞禽设计一些活动,让它们动脑筋。这些活动旨在刺激动物感官,及训练它们的思维,像是把食物埋在一堆枯叶中,让动物自己发掘等。 

猩猩太闷会拔毛发

曾文豪说,在自然环境中,这些动物都需花很多时间和精力觅食。“这些脑力激荡活动是要确保动物尽可能保持天性,不因生活太无聊,欠缺挑战而行为异常或超重等。”

1997年加入动物园的周经汉(43岁,饲养员副主管),照顾园里的猩猩已超过10年。他说,猩猩的日常生活如果太沉闷,可能会过度注重仪容,一直拔除身上毛发,导致身体出现秃块;又或者,猩猩会在展区内一直来回徘徊,精神显得不太正常。

周经汉和团队每周都会想出不同点子“考验”猩猩,包括把水果放入多层麻袋内让猩猩解开,或把果仁倒进盒子,考验猩猩利用树枝取出食物。

他说:“猩猩非常聪明,我们在观察它们时,猩猩也在观察我们。例如,一些年长猩猩知道我们会把食物放进多层麻袋,于是直接咬破麻袋,而不是一层层解开。”

此前负责照顾白老虎的饲养员吴家庆(33岁)也说,设计动物脑力激荡游戏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确保游戏具新鲜感,又不失挑战性。“白老虎碰到一些新挑战时,有时会露出一种错愕表情……看着动物愿意尝试我们设计的游戏,那种开心和满足感是金钱买不到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野生保育集团积极走出国门推广野生动物保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