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搭德士出车祸 脑损获赔165万元

男童父亲:希望有一天听到他叫爸爸妈妈

“希望有一天,他至少能叫‘爸爸’和‘妈妈’。”

男童父亲接受《联合早报》独家专访时,表达对车祸后脑瘫的长子抱有的殷切期望。男童今年六岁,仍不会说话,必须穿纸尿片,并以推车代步。

男童在2011年11月出生,是父母的第一个爱情结晶。岂料,他出世不久就遭遇严重车祸,一度命在旦夕。

他的父亲说,当时男童送入医院急救,医生说情况不乐观,劝他们做好心理准备。妻子当时因车祸脾脏出血,在另一家医院留医,听到长子有性命危险,乘坐救护车到竹脚妇幼医院“见儿子最后一面”。

虽然男童撑了过去,却终身残障,无法自理,生活中大小事都需要依赖他人。结果,他的母亲得辞职,父母两人也因他出现并发症,经常抱着他往返医院。男童父亲说:“总之,头一两年超级辛苦。”

男童的母亲说,以前当他得借助鼻胃管喂食时,在公共场所总引来他人侧目,现在管子插在肚子,较不明显,少了好奇的眼光。不过,一些公众会指指点点,男童都这么大了,还坐推车。

相比之下,男童三岁半的二弟已经会叫“爸妈”,能自己走路。他还有一名23个月大的幼弟。

男童父母打算用赔偿金来提升他的治疗,之前他们基于经济能力有限,只能提供男童基本的医疗。男童的医药费目前有着落了,但他的父母仍担心在他们百年之后,谁来照顾他。

出世时正常健康,男童约三个月大时,却因乘搭的德士发生严重车祸,颠覆了他的一生。他的脑部在车祸后受重创,成了终身残障,所有日常活动都得假手于人,寿命相信也受影响。

男童的母亲以他诉讼代表的身份,在2015年通过何进才律师事务所的万胜律师,入禀高庭起诉肇祸德士司机余财启(译音)疏忽,为男童的医药费、承受的痛苦等索讨赔偿。余财启于2015年12月同意,为男童的交通意外承担100%责任。

双方上个星期原定就赔偿估算对簿公堂,但他们在开审前达成协议,余财启赔偿今年六岁的男童165万元。

由于男童未满16岁,受儿童与青少年法令保护,因此媒体不得报道他名字及任何可能泄露他身份的资料,包括他父母的名字。

2012年1月31日约中午12时40分,当时仅两个月又三周大的男童和母亲及74岁祖母,乘搭康福德士去看儿科医生。不料,德士在淡滨尼快速公路朝盛港方向行驶时,撞上前面的一辆罗厘,德士翻覆。男童、他母亲及祖母都受伤,但三人之中他的伤势最严重。

原本正常健康的男童,蒙受的伤势包括脑部严重出血、弥漫性脑浮肿以及头盖骨和锁骨骨折。他需要紧急进行脑室外引流(external ventricular drain)以监察颅内压。男童在加护病房接受治疗12天,之后一直留医到同年3月5日才出院。

无法自己坐下站立走路 生活大小事都需人帮忙

男童在交通意外发生后,出现痉挛型和肌张力障碍型(dystonic)脑瘫,终身残障。他无法自己站立、坐下或走动,也不能言语。他的起居饮食每一样都需要母亲(36岁)和女佣帮忙。他因得使用鼻胃管来获取营养及低免疫力而容易受感染等问题,这几年来经常进出医院。

此外,他癫痫症每天发作,有严重便秘,并面对呼吸道衰竭的高风险。儿科医生估计,男童的情况所引发的并发症会缩短他的寿命,可能活不过20岁。至于神经外科医生,则推断男童有五六十岁寿命,这比一般新加坡男性的平均寿命来得低。

三个月前,男童也被诊断髋关节脱臼,需要用支撑架和动手术。目前,他在学生与幼儿早期介入计划中心学习,明年开始在新加坡脑性麻痹联盟接受教育。

除了男童,他父母的生活也在交通事故后出现变化。母亲在车祸后请无薪假一年,隔年更辞去她热爱的工程师工作,全心照顾男童,父亲(40岁,工程师)因而成为家里的唯一经济支柱。因此,男童的母亲不只为男童的医药费、蒙受的痛苦及失去日后赚取生计能力等索偿,也在索偿清单中列出车祸导致她收入损失的项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