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电单车被树枝砸中头部受重创 马国男子成植物人亲人起诉公园局

马来西亚籍食品厂工人李嘉俊去年7月20日清晨冒着暴风雨骑电单车往工厂途中,疑遭掉落的树枝砸中,被抛离电单车摔倒在路上,头部受重创成为植物人。他的妻子和姐姐代他起诉国家公园局,要求它们负责。公园局指出,这起意外是在它无法预见或控制的情况下发生的,所以不是它酿成的。

马来西亚籍食品厂工人清晨骑电单车入境后,冒着暴风雨开往工厂途中,疑遭掉落的树枝砸中,被抛离电单车摔倒在路上,头部受严重创伤而永久损坏,成为植物人。他的妻子和姐姐代他起诉国家公园局,要求这个公共机构负责。

李嘉俊(24岁,男)去年7月20日骑着电单车在海军部西路行驶,准备到兀兰环道的食品厂上班,结果在途中出事受重伤。 他在医院留医约四个月后,被送回怡保家乡疗养。他的妻子(24岁)和姐姐(27岁)以他的代理人和诉讼代表身份,向新加坡国家公园局索讨赔偿。公路使用者遭掉落树枝或倒下树木砸伤或压死的消息偶尔出现,但死伤者起诉公园局的案件却罕见。

李嘉俊的诉讼代表在今年7月入禀本地高庭的索偿书中指出,他的脑部在意外中蒙受严重的伤势,发生急性蛛网膜下腔(subarachnoid)和头颅硬膜下(subdural)出血。

不仅如此,他的脸部骨折、大量出血,也有血肿情况,牙齿松脱、左眼瞳孔放大和没反应。由于他伤势严重,所以紧急接受手术制止他的颅内失血。

之后,李嘉俊的情况因肺炎、高钠血而变得复杂。他于本地医院留医至去年11月,累计了约3万2000元医药费,然后转到怡保一家专科医院一直住到隔年元旦的前两天。他去年底接受头颅造形术。

目前,这名育有一名三岁独生女的青年是个植物人,双眼极可能失明,起居饮食完全需要假手于人,无法自理。

李嘉俊的妻子和姐姐把他的不幸遭遇归咎于公园局的疏忽,指公园局没确保树木健康、状况良好,以免对公路使用者构成危险。

此外,公园局被指没谨慎照顾树木、没移走危害公众安全的树枝、没评估路边树木的危险性,以及没修剪树冠来减低树木因不良天气所受的影响。

李嘉俊出事之前是家中唯一经济支柱。他的妻子和姐姐通过万胜律师,代他索讨医药费、收入损失及所蒙受的痛楚等。若诉方胜诉,所要求赔偿的金额需估算,而高庭审理与身体损伤有关的索偿额从25万元起跳。

公园局通过骆维明高级律师否认须为李嘉俊的事故负责,并辩称它有一套定期检查事发路段树木的系统,并在发现有枯树、树冠过大或树枝延伸出范围,就会安排育木师进一步检查及承包商去除树枝或修剪树木。

它称,在前年3月就曾有育木师检查海军部西路的树木,三个月后修剪树木和去除枯树,以及在事发前半年再修减树枝。

而且,它称即使李嘉俊的确是被树枝砸到,意外是在它无法预见、无法控制的情况下发生的,所以不是它酿成的。

它的检查显示,即使在意外发生后,有关的树木健康,没有枯萎的迹象,树冠也不过重。树枝断裂的导因可能是它在事发前三天,受不寻常的暴风雨和风速高达每小时50公里的强风所影响。本案今天进行审前会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公园局
Display Title: 
马国男子成植物人亲人起诉公园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