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支持圆大学梦 学士女佣回雇主家报恩

​“能当一辈子的女佣吗?人生百态,她也有权利学习和体验。”

蔡培安(67岁)坚信知识可以形塑未来,因而决定让女佣每年有两个月回缅甸修读学士课程。这么做一晃就是四年,女佣也已毕业,获得仰光大学的工商学士学位。

他开放的心胸,使他获本地非营利组织外籍女佣援助与技能培训协会评选为今年的最佳雇主之一。

他的女佣瑙郭图(Naw Klo Htoo,33岁)九年前只身到新加坡谋生,她虽然从小热爱学习却因为家境不好,未能完成学业。

瑙郭图平日的工作是帮助曾中风且患上肾病的蔡培安使用洗肾机,以及料理家务。在瑙郭图每年有两个月回缅甸进修的四年里,蔡培安和老伴陈多莉(65岁)得另外雇用临时帮佣来打理家务。

尽管如此,两人未曾想过要换女佣。陈多莉说:“瑙郭图是一个很好的女佣,每天一大早就起身准备早餐,再帮我的先生洗肾。”

瑙郭图在上大学期间,已把积蓄全花在往返新缅的机票和学费等开销上,没能力出席今年1月在仰光举行的大学毕业典礼和邀请乡下的父母前往观礼,蔡培安和陈多莉得知情况后,决定又伸出援手。他们不只赞助瑙郭图回缅甸的机票、瑙郭图父母到仰光的车票,还赞助三人入住五星级酒店,以及餐饮消费。

瑙郭图说,能遇上这么善良的雇主是她的福气。尽管考获工商学士学位后获得仰光当地的企业赏识,瑙郭图却选择回到新加坡照顾蔡培安夫妇。

她坦言,这么做除了向两老报恩,也因为刚毕业的大学生在仰光可挣得的工资并不高,她希望积攒更多储蓄。

谈及为何屡次帮助瑙郭图,蔡培安说:“谁也不知道她未来会从政还是从商,我不需要她的回报,只想给她一个追求梦想的机会。”

无私照顾雇主家庭 两女佣获最佳奖

非营利组织外籍女佣援助与技能培训协会昨天在新加坡理工学院举办第八届外籍女佣日。除了迎来7000名女佣与雇主,在热闹的氛围里一同庆祝,协会也在活动开始前,颁发了最佳雇主与最佳女佣奖项。

外籍女佣援助与技能培训协会(Foreign Domestic Worker Association for Social Support and Training,简称FAST)向来鼓励女佣自我提升,也希望本地雇主给予女佣足够认可,让孤身在外的女佣感受温暖、增强自信。

FAST会长谢成春受访时说:“除了考虑雇佣时间,这次最佳雇主与最佳外籍女佣的评分标准,也包括双方为彼此所做的贡献,以及他们的关系是否密切。”

除了最佳雇主之一蔡培安,《联合早报》也采访了两名最佳女佣,了解他们得奖的原因。

人力部规定外籍女佣只能在新加坡工作至60岁,嘉雅(Jayawardena Mudiyanselage Sittamma)虽然去年就达退休年龄,但雇主蔡爱丽一家却希望她能再继续工作一段时间。

25年前,蔡爱丽(42岁,理工学院讲师)的母亲因高血压不幸中风,一家人要上班或上学,没人能全天陪伴和照顾母亲,以致母亲在医院住了九个月。

蔡家曾雇用两名女佣都不尽责,正当全家感到一筹莫展时,嘉雅的到来犹如一场“久旱后的甘露”。

过去的20年,嘉雅平日除了照顾中风的老太太,也照料蔡家大小的生活起居。离开斯里兰卡的嘉雅在新加坡俨然找到了“第二个家”,把她悉心照顾的老太太称为“妈咪”。

为了照顾父母,蔡爱丽原先决定成为“不婚族”,嘉雅知道后,就好像家中长姐般告诉她:“你去结婚吧,不要怕。我会照顾好妈咪的。”

蔡爱丽婚后看着嘉雅一个人也能照料父母,才放下心头大石。老太太去年离世,嘉雅可说是陪她走完人生最后一段旅程。

“妈妈去世的时候,嘉雅一直求她不要走,相信妈妈会好起来。可是,我们还是没能留住妈妈。”

蔡爱丽谈及母亲时不禁落下眼泪,一旁的嘉雅也双眼通红。

嘉雅说:“我在斯里兰卡的妈妈已经100岁了,她说我一定要好好照顾新加坡的妈咪,但我没能留住她。”

雇主争取续聘留住“家人”

老太太离世的同一年,嘉雅也到了退休年龄要返斯里兰卡,但蔡爱丽一家人无法忍受相继失去两位深爱的“家人”,于是写信给人力部希望延长嘉雅的工作准证,并幸运地争取到了多一年的准证。

蔡爱丽说:“看到最佳女佣奖项的宣传文案后,我们觉得应该提名嘉雅,认可她的贡献。”

女佣以爱心带大瘫痪少年

早起为患有脑性瘫痪的孩子穿衣洗脸、准备早餐,然后带着孩子坐车去特殊学校上学。这是玛丽露(Marilou Tavas Lagleva,49岁)一天的开始。

17岁的阿努哈(Anubhav)儿时患上脑性瘫痪,不仅智力有缺陷,还时不时癫痫发作,需要长时间坐轮椅,无法行动自如。就连睡觉,他都需要由玛丽露抱着移到床上。

玛丽露说:“照顾阿努哈,要有健康的体魄和坚定的心理。开始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很难受,因为太辛苦了。”

岂料隔年,玛丽露的雇主艾士(Ashish)迎来另一名孩子,意味着玛丽露的工作量更大了。幸好艾士与妻子决定多聘一名女佣料理家务。

渐渐的,玛丽露开始调整心态并视阿努哈如自己的孩子一般。“有时候他不会表达自己,会把四周搞得很糟糕。我会告诉自己,他是孩子、我的孩子。我要更有耐心。”

悉心照料阿努哈16年,玛丽露的亲身女儿已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但玛丽露却不能一直陪伴在家人身边,只能每隔两年回菲律宾一趟。

艾士与妻子很庆幸能雇用像玛丽露这样细心照料家人并且十分善良的女佣。“她真的很爱阿努哈,每当她回去时,阿努哈会一直等着她。有时候阿努哈的癫痫会持续好多天,她会心疼地帮他梳洗干净。”

玛丽露16年来的努力,令艾士毫不犹豫地提名玛丽露成为最佳女佣。“应该让大家知道外籍女佣并不是只会洗衣做饭,她们为一个家的付出,不会比任何一个家庭成员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女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