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妇卖洋房仍不够还债 银行申请她破产遭撤销

高庭助理主簿基于本案有值得开审裁定的争论点,所以批准林丽丽撤销银行法定追债信的申请。银行可以上诉或者起诉林丽丽追讨1620万元。

家庭主妇抵押独立式洋房帮助丈夫的合伙生意向银行借钱,但她称不知道房子被售卖抵债后,她还得负责剩余欠款。结果,银行在她的房子以1000万元出售还债,还向她追讨1620万元余款不果后,申请她破产。

然而,林丽丽(49岁)通过李一阳律师,日前成功获得高庭助理主簿撤销大华银行的法定追债信,避免被判入穷籍。法定追债信是破产过程中一个重要的步骤,因为它让债主对欠债人兴起破产申请。

林丽丽于今年3月收到大华银行法定追债信,要她偿还1620万元。银行指出,林丽丽在2010年4月以联名屋主身份抵押加东白兰森路(Branksome Road)的独立式洋房时,同意为银行发给她丈夫合伙的燃油公司Tenshin Trading商业贷款负责。

称在签署抵押文件时
不知得负责剩余欠款

林丽丽否认她在签署抵押文件时被告知有这样的义务。她称,她一家在2010年搬入的白兰森路独立式洋房今年3月以约1000万元售卖用来抵债,大华银行一周后向她发信追讨剩余的1620万元欠款时,她才知道她得偿还的不仅是洋房的价值而已。

她称,2010年在丈夫凌金财(50多岁)的要求下, 她虽担心失去屋子,却逼于无奈签下抵押文件。办抵押手续的律师没向她说明她还得承担售屋不足抵债的余款。她以为失去屋子是无法偿还贷款的唯一后果,否则她不会签署抵押文件。

然而,银行通过立杰律师事务所反对撤销法定追债信,并指林丽丽受她丈夫施压签署抵押文件,以及她不知道得为所有贷款负责的说法不但不可信,也口说无凭。

它说,她仅称把财务交由丈夫全权管理,但她没证明丈夫如何向她施压。此外,为抵押办手续的律师不但讲解贷款条件和义务,也在她签署文件的隔天发出有关说明信件。

助理主簿李函隆基于本案有值得开审裁定的争论点,所以批准林丽丽撤销银行法定追债信的申请。银行可以上诉或者起诉林丽丽追讨1620万元。

此外,李涵隆说林丽丽22年来都是家庭主妇,最高学历是O水准,既没参与Tenshin Trading的生意,也没获取这家公司的红利、薪水和盈利。因此,她以估价750万元的洋房当2600万美元贷款的抵押,若还要负责卖屋抵债之余的贷款,看来她是在承担一个极为高风险的义务。

林丽丽的丈夫已被判入穷籍。(部分人名译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