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岁以下失智症患者 人数六年来激增六倍

国立脑神经医学院高级心理学家伊芙琳·席尔瓦昨天在一项失智症座谈会后受访时指出,公众近年对失智症认知有所增加,促使更多年轻人求医,也有人因家族病史主动要求检验。

20171126_news_dementia_Large.jpg
国立脑神经医学院每年新确诊的年轻失智症病患人数激增六倍。

本地失智症患者有年轻化的趋势,过去六年来,在国立脑神经医学院确诊为失智症的65岁以下患者人数激增六倍,从2011年的27人,增至去年的180人。其中六成患者年龄介于55岁至64岁,其余患者年龄在35岁至55岁间。

由于不少年轻患者病发时正值事业期,患病后影响工作能力和生产力,他们的患病成本因此比65岁以上患者高出约一倍。

国立脑神经医学院去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本地年轻失智症病患的疾病成本,平均每年为2万1391元,65岁以上患者则达1万1356多元。

该项调查也发现,有超过四成年轻患者因失智症失去工作,他们的看护者负担也相对较大。

国立脑神经医学院高级心理学家伊芙琳·席尔瓦(Eveline Silva)昨天在一项失智症座谈会后受访时指出,公众近年对失智症认知有所增加,促使更多年轻人求医,也有人因家族病史主动要求检验。

她说:“失智症分不同类型,额颞叶失智症(frontotemporal dementia)在年轻病患中的发病率相对较高,它多影响患者的语言表达、行为和方向感等能力。”

目前,医学界仍无法完全预防失智症的产生,也缺乏治疗方法,病情将随时间恶化。不过,席尔瓦强调,年轻人患上失智症并非意味着将丧失享受生活的能力。

她说:“我们曾接收过一个38岁的男患者,好多年后他和太太孩子仍然过着正常的生活,只要保持健康和活跃生活方式,患者仍可以积极对抗病情恶化。”

青年失智症患者现身说法

慈善机构连氏基金、邱德拔医院和新加坡失智症协会之前联手推出“勿忘我”(Forget Us Not)的公众教育运动,旨在提升大众对失智症的了解,并教育人们为患者打造一个失智友善的环境。

为加强公众对青年失智症的认识,“勿忘我”运动昨天首次举办座谈会,特别邀请来自澳大利亚的青年失智症患者凯特·思瓦芙(Kate Swaffer)现身说法,与约500名公众分享患病经验和抗病心得。

现年59岁的思瓦芙,10年前确诊为额颞叶失智症患者。从患病最初的悲愤,到如今游走世界各国参加讲座演说,她一路走来以自身经历鼓励公众和患者积极面对疾病,并成立了失智症国际联盟,专为患者发声。

思瓦芙说,失智症虽无法治愈,但这并不代表患者得因此坐以待毙。患者本身除了要学会乐观面对,社会大众也要改变对失智症的看法,给予患者更多包容和正常工作生活的基本权利。

她说:“这么多年来我因祸得福,证明自己选择乐观面对的态度是可行的。我设立博客,每天记录抒发心情感想,要保持活跃生活,不断学习,多年来对病情也有一定帮助。我想对患者说,不要因病情放弃原有的生活,保持对生命的热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失智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