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客工因工伤终身瘫痪 两机构助争取最高赔偿额逾32万元

人力部助理总监(工伤赔偿)陈京欣今年初处理了客工孟祥波的工伤索赔案,为他争取到32万7500元的最高赔偿额。(朱睿彬摄)

39岁客工遭混凝土墙压断脊椎以致终身瘫痪,客工援助组织得知后通报人力部,双方携手合作,为他争取32万7500元的赔偿金,并护送他回返老家。

这名客工是来自中国青岛的孟祥波。他于2010年初到我国担任建筑工地木匠,却不幸在去年9月发生工伤意外。

当时,由起重机吊起的一面混凝土墙,不慎压在孟祥波身上,导致他的脊椎神经断裂,须终身以轮椅代步。

客工援助组织康侍(HealthServe)的社工蔡财传(51岁)从陈笃生医院得知孟祥波的伤势后,前去探望他。

“他告诉我们,雇主在他受伤前已经拖欠了一部分薪水,他也担心雇主似乎面临破产。”

以工伤赔偿法索赔 程序较民事诉讼快

蔡财传当时立即知会人力部。接手此案的人力部助理总监(工伤赔偿)陈京欣(34岁)受访时说:“我想我很难忘记那个画面,当孟祥波坐着轮椅来见我时,那是我第一次接触伤势如此严重的客工。”

在我国,工人若发生工伤事故,可通过工伤赔偿法令或民事诉讼索赔,但须两者择其一。通过工伤赔偿法令索赔,无须追究责任,只要证明伤者是因工受伤即可,因此索赔时间一般短于民事诉讼,但设有赔偿顶限。

以永久伤残为例,赔偿顶限是26万2000元,若医生鉴定工人已完全丧失工作能力,则以上述赔偿额再增加25%。

陈京欣说:“孟祥波选择通过工伤赔偿法令索赔,在意外后约五个月就获得赔偿,程序比民事诉讼快了许多。”

尽管成功争取到32万7500元的最高赔偿额,但陈京欣知道,这只是解了孟祥波的燃眉之急。

“当我告知他赔偿额时,我能感觉他并不快乐,只是松了口气。虽然赔偿金迟早会耗尽,但我真心希望能为他减轻一点负担。”

孟祥波今年2月获得赔偿后,于隔月离开我国,蔡财传当时义务陪伴他乘坐六小时的飞机、四小时的汽车,回返青岛老家。

蔡财传坦言,无论是人力部或客工援助组织,都无法解决客工的所有问题。

“当遇到能力范围以外的事,人力部和客工援助组织就必须互相寻求援助或指导,这样才能配合客工情况提供适当帮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