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纵F1电力服务竞标价三公司罚60万

新加坡竞争局调查显示,周波集团(Cyclect Group)分别找上HPH和Peak Top,与它们串通操纵竞标价,周波集团甚至替两个“竞争者”制定价目表和最终标价,以致它们的标价高出Cyclect约25%至30%。Cyclect最终以最低标价赢得F1车赛2015年至2017年的电力服务合同。

三家工程公司因操纵世界一级方程式(F1)赛车新加坡大奖赛的电力服务竞标价,被罚款超过60万元。

这三家公司是周波集团(Cyclect Group)、HPH工程以及Peak Top工程。

新加坡竞争局昨早召开记者会,裁决三家公司违反了竞争法第34节条文,将分别判处57万1297元、3万3128元和2万1693元的罚款。

调查显示,2014年底,四家公司参与竞标F1车赛的电力服务合同。其中两家公司是与周波集团有关联的周波电子工程(简称Cyclect)和Chemicrete Enterprises(简称Chemicrete)。另两家公司则是HPH和Peak Top。

竞争局指周波集团分别找上HPH和Peak Top,与它们串通操纵竞标价,周波集团甚至替两个“竞争者”制定价目表和最终标价,以致它们的标价高出Cyclect约25%至30%。Cyclect最终以最低标价赢得F1车赛2015年至2017年的电力服务合同。

证据也显示,HPH是周波集团不时雇用的二手承包商。HPH为打好关系,几次在周波集团的要求下竞标同个工程,即使HPH多数时候无法得标。Peak Top所属的承包商级别,也根本不符合参与F1竞标项目的资格。

此外,竞争局也在调查中发现,在2015年杰美司国际学校的资产标记(asset tagging)服务竞标项目中,三家参与竞标的公司中,就包括了Chemicrete和HPH。

Chemicrete当时和HPH串通,让HPH的竞标价比Chemicrete高出约50%,以暗中支持Chemicrete得标。

针对上述违例行为,竞争局于2015年4月23日接到投诉,并在四天后突击检查周波集团的分公司,对关键人物进行问话。周波集团也在同一天向竞争局申请从宽对待。

根据竞争局的“从宽对待计划”,违例公司若主动向竞争局提供有关其垄断行为的资料,可豁免部分罚款。但由于周波集团是在调查展开后才要求从宽对待,并主使了这次的反竞争行为,因此只能豁免最多50%的罚款额。周波集团如今所面对的57万1297元罚款是经“打折”后的罚款额。由于原本的罚款额是根据公司营业额计算,竞争局不便透露该金额。

周波集团:对裁决吃惊

针对竞争局的裁决,三家违例公司可在两个月内,即明年1月29日之前提出上诉,否则须在同一个期限内缴清罚款。

对此,周波集团执行董事陈予聪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说:“我们从未刻意违背行业规范,也在调查过程中尽力给予合作,因此对于当局的裁决感到吃惊。”

“我们正与法律顾问研究有关裁决,并保留采取各项方案的可能性,包括上诉在内。”

针对此案,竞争局局长杜汉立强调,操纵投标属于最有害的反竞争行为之一。他鼓励企业通过电子采购等方式进行招标,尽量扩大投标人数,阻挠心怀不轨者。

周波集团是在调查展开后才要求从宽对待,并主使了这次的反竞争行为,因此只能豁免最多50%的罚款额。如今所面对的57万1297元罚款是“打折”后的金额。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