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刑框架出炉 高庭:袭警者一般会判监禁

高庭制定框架阐明对袭警被告的量刑,根据袭警者的罪责和所造成的伤害,把刑罚归为三个组别。此外,高庭确认袭警的被告一般上都会被判监禁,除非是很特殊的情况。

由大法官梅达顺、郑永光法官和施奇恩法官组成的高庭三司,前天发表上诉裁决加重掌掴警员的杨益文(译音,26岁)的一周监禁至10周时,也应控方要求制定量刑框架。

然而,框架只针对保护特定一群的公务员——警员和执行相似警务的公务员,包括辅警、商业事务局人员及志愿特警。因为警察与其他维护法纪、维持秩序和押送犯人等执行相似警务的公务员,是日常生活中最显眼的一群执法人员。因此,如果不保护他们,可能出现不良的后果,如削弱公众对他们的信心和难以招募新血。

去年有484起内政人员执勤时遭受语言侮辱或暴力对待的案例,比2014年多出超过65%;前天就有八名男女分别被控辱骂或袭警。

高庭在前天发表的框架以袭警者的罪责(即被告袭警的诱因和方式)和受害人的伤势为量刑考量,把刑罚分为三个组别。

一组是伤害和罪责都较轻,目前大部分袭警案件为这一类;一组是伤害或罪责较严重,例如被告使用武器;一组是伤害和罪责都严重,例如公然挑战警员的权威。

graph-0111.pdf__Medium.jpg

框架是以被告认罪及没有类似案底为准。若被告抗辩、前科累累或对受害人作出无理的指控,法官可酌情调高刑罚。

此外,高庭确认法庭对袭警者一贯判监的做法。蓄意伤害在执行任务的公务员或妨碍公务员执勤的被告,触犯刑事法典第332节条文,面对长达七年监禁、罚款或鞭刑,或多项刑罚兼施。

三司在判词中说:“罚款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案件中才会施加,即罪行在伤害—罪责组别中被列为最轻微的,例如一个非常年轻的罪犯不在公众视线和耳际之内,就那么一次轻轻推撞了警员,并且他是认罪的。”

数据显示,在2005年7月至今年7月里,在335起这类案件中,318起的被告都被判监禁。大部分案件属伤害和罪责都较轻的一组。那些使用过度暴力、武器或在致伤警员过程中尝试抢夺或使用警员佩枪的被告还可能被鞭。

过去,袭警或伤害执法者的被告一般上都被判监两个月至九个月不等,但国家法院没有量刑框架可以参考。尽管如此,这类罪犯若没有加重刑罚因素,通常被判坐牢三个月;有加重刑罚因素的被告一般入狱半年至一年。

框架没加重刑事法典刑罚

三司在裁决中强调,虽然控方要求法庭加重蓄意伤害在执勤的公务员或妨碍公务员执勤的刑罚,但框架只是把国会已设定的刑罚范围分为三个组别,没有加重刑事法典第332节条文的刑罚。

杨益文去年4月16日醉倒在百慕乐商场附近的草地,接到报案的一名警曹查看他的情况时,遭他辱骂和挨了他一记耳光。他承认蓄意伤害警员,被国家法院判监一周。

控方上诉时促高庭施加四个月监禁,但高庭指出杨益文的罪责和造成的伤害轻微。除了他醉醺醺、语言粗暴及行为惹人厌,他没有更严重的行为。而且他没有给别人麻烦,对警曹动粗时是在凌晨3时40分,没有公众在场,不会削弱公众对警察的尊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高庭 袭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