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峰时段前收费下调若有成效 不同时段地铁车资差价可能再拉大

对于日后是否计划进一步拉大尖峰时段和非尖峰时段的地铁车资差价,公交理事会受询时指出,将观察乘客的出行习惯,评估12月29日早上尖峰时段之前,地铁车资调低后的效用,并在必要时作出调整。

从本月底开始,在平日早上尖峰时段之前乘搭地铁,会比其他时段便宜多达五角钱,以后尖峰时段和非尖峰时段的地铁车资差价还可能进一步拉大。

为分散繁忙时段的乘车需求,公共交通理事会早前宣布,从12月29日(星期五)起,平日(公共假日除外)早上7时45分之前,在任何地铁站和轻轨站入闸的乘客所支付的车资,将下调多达五角钱。公共巴士的车资不受这项优惠车资计划的影响。

对于日后是否计划进一步拉大尖峰时段和非尖峰时段的地铁车资差价,公交理事会受询时指出,之前在繁忙时段前实行的免费乘地铁试验结果显示,在不同时段实施差价(differential fares)有效地改变了乘客的出行习惯。

“公交理事会将继续观察乘客的出行习惯,评估12月29日早上尖峰时段之前,地铁车资调低后的效用,并在必要时作出调整。”

免费乘车计划自2013年6月推行以来,早上最尖峰时段的乘客量减少了7%,平日一天有约6万5000多人享有免费乘车或车资折扣的优惠。

全球定价咨询机构西蒙顾和(Simon-Kucher & Partners)定价专家兼合伙人克劳斯(Jochen Krauss)博士认为,单是调低繁忙时段之前的车费并不足以调节需求。

他说:“很多时候,单是提供折扣,并不比也同时在尖峰时段收取较高车费来得有效……调低繁忙时段前的收费效应可能没有预期中那么大。”

新跃社科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说:“从之前试行的情况来看,五角钱的折扣或许可以吸引5%的乘客提早一点出门,但他们最多只可能提早15分钟出门搭车。许多人要享有这个折扣,就得更早起床,而这些人改变出行习惯的概率会更低。”

学者:外国城市地铁差价较大

他也指出,相较于其他城市,新加坡的差价其实相当适度,一些地方如华盛顿的地铁差价更大。

20171207_news_fare_Large.jpg

“我国地铁的差价最多是五角钱,但外国一些地铁系统的最高差价可超过一元。不过,新加坡的平均车资低于国际发达国家标准,美国好些地方的标准票价超过3新元,以百分比计算,新加坡的差价幅度相当大。”

新加坡管理大学战略管理学系助理教授范平正博士认为,五角钱折扣将在整个地铁网络实施,而不仅限于市区18个指定地铁站,这会让更多人受惠,预料会有更多人愿意改变出行习惯。

至于是否应把差价计划扩大到傍晚尖峰时段,专家学者则看法不一。

克劳斯认为,差价机制可协助管理地铁系统的使用情况,应该全天实行。

但在特斯拉看来,傍晚下班时段的列车虽然也很拥挤,但情况没有早上来得集中及严重,因此暂时没有必要也在傍晚时段实行差价机制。

根据车资调整方程式,今年的车资顶多可调低3.9%,加上去年剩下来的1.5%减幅,车资最多能调低5.4%。公交理事会决定把其中2.2%的车资减幅,用于调低早上尖峰时段之前的地铁车资,剩余3.2%的减幅则留待下一次车资检讨时应用,以更均匀地分散能源价格的影响。

这也是理事会最后一次使用旧方程式计算车资调整幅度,反映公交营运成本变化的新车资方程式和机制将在明年首季出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不同时段地铁车资差价可能再拉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