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电子病历系统仍存档引热议 六年来仅200多人退出

一名李姓医生致函报章说,病人应有权拒绝当局把资料输入一个可永久保存的电子记录。另一名司徒医生则针对“选择退出”而非“选择加入”的机制说,按目前的医药道德和法律标准,“允准与否应是自愿性质的”。

政府收集所有在本地看病者个人病历资料的中央电子系统,尽管能让人选择退出,但他们的资料仍继续收进系统,只是不会让所有可进入系统的医生等专员查阅,而六年来选择退出者仅200多人。

选择退出者实际上无法完全退出国家电子健康记录(National Electronic Health Record,简称NEHR),有关事件近日也因卫生部有意修改相关条例而引起热议。

一名李姓医生致函《海峡时报》说,病人应有权拒绝当局把资料输入一个可永久保存的电子记录。一名司徒医生则针对“选择退出”而非“选择加入”的机制说,按目前的医药道德和法律标准,“允准与否应是自愿性质的”。

新加坡医药协会去年3月已向卫生部提出类似关切,指“保密”和“隐私”并不一样,因为当局所采取的保障资料安全的措施,只着重“资料保密”的部分,但每名病患应有权自行决定个人资料可通过什么方式与他人分享。

负责管理NEHR的综合保健信息系统公司(Integrated Health Information Systems,简称IHiS)受询时向《联合早报》表示,正在探讨是否要改变选择退出的机制。

卫生部首席资讯官兼IHiS总裁连水木之前受访时则说:“目前的设计是要确保病患选择重返系统时有完整的病历,但我们下来会咨询医疗护理专员和公众的意见。”

本报去年底报道,卫生部将在两三年内通过医疗服务法令强制规定所有业者上载资料。公共咨询据知即将展开,而修正法案最快会在下半年提呈国会一读。

IHiS护联总监高瀚伟以电邮答复本报时说,NEHR自2011年启用后,当局至去年11月接获228个退出申请,但有21人之后选择回归系统,因此已退出者达207人。他们一般以“希望保有个人隐私”为由提出申请,但高瀚伟指出,还是有人在更了解当中益处后,选择回归系统。

他说:“尽管可选择退出,但我们不鼓励人们这么做,因为这会让病患无法受惠于NEHR的益处。公众在退出前会被告知可能面对的问题,例如病情危急时,医疗人员可能无法及时获得病历资料、影响不同医疗护理业者有意提供的无缝连接服务,又或者病人到不同地方求医时重复做化验检查等。”

NEHR收集病人的年龄和身份证号码等个人资料、入院、看诊、用药和手术等记录、化验结果报告,以及对药物敏感或曾起不良反应等。所有在本地求医者,包括外籍人士的资料都会记录在内。

记者尝试上网查找更多如何退出NEHR的资料不果。高瀚伟没有回应当局是否刻意不把太多资料公诸于世,以免导致更多人提出申请。他仅说,欲退出者可到医疗护理机构向特定的专员索取和提交表格;重回NEHR的程序也一样,而“公众可通过海报、传单、卫生部和NEHR网站获取资料。”

民情联系组之前在官网分享相关贴文时,有些网民也留言对强制业者输入在本地看病者个人病历资料的政策表示关注。

有人留言说,他若患病却选择不到公共医疗护理机构求医就是不想让政府知道,这“也不关政府的事”。

本报联系上这名不愿具名的何姓经理(31岁,资讯科技业),他表示他的担忧包括如何确保查阅资料者确实是授权提供护理的专员。他希望当局公开拟议中的条例并展开公共咨询。

曾接受专业护理培训的何姓男子也说:“当局称资料输入系统能在病人危急时提供便利,但据我在医院实习的经验,专业医生或护理人员仍得遵从一套标准作业方式,找出正确病因才能对症下药,NEHR的实际益处有待商榷。”

IHiS护联总监高瀚伟说,尽管可选择退出,但他们不鼓励人们这么做,因为这会让病患无法受惠于国家电子健康记录的益处。公众在退出前会被告知可能面对的问题,例如病情危急时,医疗人员可能无法及时获得他们的病历资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退出电子病历系统仍存档引热议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