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总副会长被控 五度非礼两女青年田径员

新加坡田径总会副会长(竞赛)罗长彪被指非礼女田径员案件昨天开审,受害人母亲庭上透露,女儿哑忍了数年,直到向朋友倾诉后发现她也是受害者之一,才相约一起报警。

今年73岁的罗长彪面对五项非礼控状,涉嫌在2011年底到2013年3月间,五度对两名当时分别16岁和18岁的女田径员做出猥亵的非礼行为。他否认指控,案件昨天在国家法院开审,控方以针对18岁受害人的两项控状进行审讯,另外的则暂时搁下。

为保护受害人,媒体不得报道任何可泄露她身份的资料,包括证人的名字。

首先供证的是受害人的父母。父亲表示,他不知道女儿在2016年报警,直到有一天调查官要录口供,他才得知女儿被非礼,他当时还劝女儿如果只是一次事故,就算了。不过,女儿很激动地说:“爸,你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女儿之后更说,被告的行为甚至让她有过生理反应,父亲这才意识到事态严重,就支持女儿报警,他也录了口供。

母亲则说,女儿在2016年报警的前一晚深夜,突然很郑重地说:“妈咪,我明天要和朋友去报警,我们确定教练非礼了我们。”母亲听后很讶异,追问女儿是否确定?她说女儿很坚决,表示报警是为了阻止他对其他年轻女孩子做出同样的事,她要“为正义报警”。至于被非礼的过程,母亲说她没追问,女儿只告知被告帮她们按摩,碰触部位包括私处。

上大学后停止接受罗长彪训练

受害人2013年5月上大学后就停止接受罗长彪的训练。

母亲供证时说,女儿在接受罗长彪的训练时,曾要求父亲陪她去体育场。她表示,女儿在年纪较小时可能不确定是怎么回事,也不敢说,长大后才敢说出来。根据控状,受害者是在事发三年多之后才报警的。

根据控状,罗长彪涉嫌在2013年1月至3月17日之间,以及3月17日那天,在淡滨尼体育场的长凳和按摩床上,两次非礼她。案件续审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非礼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