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仅16辆 SMRT“钟点”德士增至近700辆

SMRT德士运营与私人出租车服务董事经理王友德也透露,已有超过5000人注册加入钟点租车计划,而近期每个月平均会有多300人注册。

推出按钟点租用德士的计划约一年后,公交业者SMRT在该计划下供租用的德士从原本的10多辆增至近700辆,相当于公司德士车队的约20%。

SMRT的“德士共享租用计划”(Taxi Share)去年2月正式推出,德士司机职业执照(taxi driver’s vocational licence,简称TDVL)持有者可上网按钟点租用SMRT停放在不同地区公共停车场的德士,之后在同处归还。

每次租用的最短时间为三小时,租金从每小时5元8角起跳,尖峰时段可达12元8角,不过SMRT这一年来不时提供优惠,吸引司机租车。

SMRT德士运营与私人出租车服务董事经理王友德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由于需求增加,在该计划下供租用的德士已从最初的16辆增加至目前的近700辆,分布在全岛300多个停车场。

据陆路交通管理局网站数据,SMRT截至去年11月的车队共有3170辆德士。

司机平均租用时间为五至六小时

王友德也透露,已有超过5000人注册加入上述计划,而近期每个月平均会有多300人注册。司机每次平均租用的时间为五至六小时。

他说,若持续有更多司机对计划感兴趣,公司会考虑增加供租用的德士,但如果租用率减弱,公司也会“做出相应的调整”。

Taxi Share去年推出时,王友德曾说供租用的车辆是公司未出租的德士,并指当时旗下的约3500辆德士中有约5%未出租。

自2014年私召车业者进军本地以来,德士生意每况愈下,空置率也逐年攀升。据陆交局早前提供的数据,去年首10个月平均有10.3%的德士租不出去,明显高于前年的6.2%及2015年的4.2%。

王友德此次受访并未谈及公司德士目前的空置率,只说相信按钟点租用德士的模式有吸引更多司机的潜力。

“该模式能为司机提供灵活性,更自由地安排几时要载客赚钱,也让他们有同时兼职其他工作的伸缩性。相信在自由业越来越普遍的市场环境中,Taxi Share将能吸引更多人。”

至于这一模式是否能为公司赚取盈利,王友德回答说这方面“仍有进步空间”,并指目前下定论还过早。

“按钟点出租德士的营运成本与传统的德士出租模式有别,例如公司得承担车辆的更多维修费用、停车费,以及网站的经营费等……如果钟点租用率能继续增加,那我们将能达到所设定的盈利目标。”

去年3月加入Taxi Share的纪圣提(45岁)每周五天会租德士,每次租12个小时。他受访时说:“虽然是按钟点租车,但我算是全职开德士,和先前当14年的全职德士司机没有两样,只是现在无需担心不开车还得付德士租金,压力因此减少了。”

他指出,目前每个月开德士的收入和之前按传统模式租德士时相比“没有太大差别”。

另一名在去年11月加入计划的司机洪添顺(57岁)则说,该计划让他有机会在不签合约租车的情况下尝试开德士。

“身为德士新手,按钟点租车让我逐步熟悉开德士的生活,慢慢适应。但如果每小时的租金将来提高,我不会排除按每天租金长期租一辆德士,或是当代班德士司机的可能性。”

征收清理费引不满 王友德:会确保司机不“亏本”

按钟点出租的德士每天可能在多个司机之间“转手”,若司机都不主动清理汽车,德士可能脏乱不堪。为让司机担起清理责任,SMRT从本月1日起规定司机须付额外每小时4角的“清理附加费”,引起部分司机不满。

SMRT德士运营与私人出租车服务董事经理王友德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对此作出回应,指公司已做出计算,确保司机不会因付附加费而“亏本”。

根据新规定,司机除了租金外,还须付每小时4角的“清理附加费”(cleaning surcharge),之后若到30个指定油站洗车则无需付费。

按照该计划每天最短的三小时租车时间,司机得付至少1元2角的附加费,若租用全天(24小时),就得付9元6角。

接到通知后,有些受访的Taxi Share司机表示不满,指平时到油站洗车的费用才4元,租车时间过长就不划算。也有司机认为如果每个司机都因为付了附加费而开车到指定油站排队洗车,会浪费宝贵的载客时间,有欠效率。

王友德指出,清理汽车的费用有两种,只洗车身为4元,连内部都清理则是11元,因此租用超过10小时的司机若选择内外都清理,就不会因为付附加费而“亏本”。

“公司的想法是,就算一名司机不清理汽车,下一名司机开去洗车也不会付比平时更高的费用……我们是想给司机清理汽车的选择,不用他们烦恼要到哪里去使用清理服务,以确保德士的清洁与卫生水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