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供应商千多元化学品 建筑公司客工罪成坐牢10周

在建筑公司当司机的客工,被指欺骗密封剂供应商的职员,交出千多元雇主没下单的化学品。客工不认罪,反指公司不满较早的工资纠纷才嫁祸于他,但最终判罪成,须坐牢10周。

来自孟加拉的阿拉姆(30岁)目前在服刑。他不服所判,准备向高庭上诉。

被告辩称有同事要他订货,他开罗厘把货载到工地,却被该同事弄丢了。他也指因薪金纠纷曾向人力部投诉雇主,所以雇主故意报警说他欺骗,嫁祸于他。

但国家法院法官不相信被告的话,指事发日有太多“纯属巧合”的事。首先,被告罗厘上的环球定位系统(GPS)追踪器无法运作超过五个小时,他也没要求接收化学品的同事签收送货单。

被告当天宁愿冒险薪金被扣,去办自己的私事——用罗厘接妻儿,而同事拨给他的通话记录,也全被他删除。

法官也发现,事发当天上午有许多不一致之处,被告对化学品的数量,以及把化学品交给谁的证词也摇摆不定,这些对被告都不利。

法官说,整体来看,控方的举证已成功,裁定被告罪成。

代表被告的无偿律师求情说,被告自2008年9月就在本地工作,取得不同技能需求的证书,还考获驾照。

被告虽然只为翔安建筑(Xiangan Construction,译音)打工几个月,却是该公司的宝贵资产。2016年3月初,被告的罗厘出意外,雇主就罗厘受损错误扣押其工资。

被告个性刚烈,与雇主起争执。雇主后来不再需要司机,要被告换职务却遭拒绝,于是在同月底取消他的工作准证。

律师说,被告无力偿还雇主,他触法后本身的损失也大,促法官判他坐牢一天就足够。

法官说,被告与雇主之间有不愉快的事让人遗憾。据了解,双方的纠纷经人力部斡旋已解决。不过,被告的罪行与这起纠纷无关,不能成为求情因素。

被告是初犯者,如果一开始他就认罪,一般刑期是8周左右。法官最终判他坐牢10周。

根据判词,被告从2015年12月至2016年3月,在翔安建筑当普通工人兼罗厘司机。

他被指于2016年3月17日,在实笼岗一带的Normet公司,欺骗该公司职员程丽君,让她以为翔安订购20套价值1755元左右的TamRez 220TG。这是一种用来注入结构裂缝的密封剂。

两家公司的标准作业方式是:翔安向Normet下单,再派人取货。接货职员会签收和保留送货单,Normet每月把发票寄给翔安付款。

根据控方证据,事发当天上午7时16分,被告联络程丽君,说要载雇主订的化学品。载到货之后,他载妻儿到移民与关卡局。约下午1时22分他才回到公司,但GPS追踪器毫无记录。

根据翔安女业主郑美芳的说法,该月份公司收到17张发票,付了1万2600余元。她是在3月18日才看到被告签的发单,但发单没有接收人的签名,她因此问被告货交给谁?

被告说了一同事的名字,但该同事否认。被告改说是另一印族同事,后者也否认。被告无法回答货的去处,郑美芳于是报警。

卖GPS追踪器给翔安的公司业主,也被控方传召供证。业主说,追踪器没有记录只有两种可能,一是SIM卡被取出,过后才置入追踪器,另一是有人故意拔出追踪器,消耗电池。(人名译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