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发债融资应对基建开支

政府将为重要基础设施提前储蓄,并探讨允许政府机构和政府旗下公司发债融资,以应对未来基础设施建设的庞大开支。

财政部长王瑞杰昨天发表财政预算案声明时指出,我国基础建设投资面对的主要挑战,是某些项目支出可能极其庞大,需要大量前期投资,且要多年后才见成效,​而好处是很多年后都可以享受到​。政府将通过“储蓄和借贷”(save and borrow)双管齐下,满足主要基础设施建设需求。

他说,像医疗、安全和各种社会支出,由于是一直重复的,好处是当下的人可以直接享有,就不应靠借贷来应付,负责任的做法是动用税收,让每一代人分摊。

“我们不应该借钱来应付重复性的开销,因为这会把重复开销的担子,由未来的世代去承受。”

我国基础建设开支已从2011财年的85亿元增至2018财年预估的200亿元。未来10年,我国铁路网络还会延长100多公里,裕廊湖区、榜鹅创意产业组合园区和兀兰北岸区等不同区域都将重新发展,本地老旧水管、组屋和电梯也会翻新。此外,政府还将建造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大士港口和新隆高铁。整体基础建设开支料将持续上扬。

政府在2015年设立樟宜机场发展基金(Changi Airport Development Fund),为建设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预留资金,目前这笔基金有40亿元。

王瑞杰宣布,今年政府将设立新的地铁基础建设基金(Rail Infrastructure Fund),并先注入50亿元资金,应对地铁项目的开支。未来只要财政状况允许,政府将继续拨款入基金。

此外,政府也探讨允许建设基础设施的法定机构和政府旗下公司进行借贷。例如,国家环境局融资来兴建综合废物管理设施(Integrated Waste Management Facility),陆路交通管理局可为新隆高铁和新柔地铁项目借贷,樟宜机场集团也会考虑为第五搭客大厦借款。

一般上,政府是通过发行债券的方式进行融资。建屋发展局、公用事业局和陆交局都曾发售债券。

王瑞杰说,除了能分摊项目成本,这类长期借款也有助于我国债券市场发展。

为降低融资成本,政府会考虑为这些关键国家基础设施的长期借贷提供担保,以增强债权人信心。王瑞杰说:“我们正对此进行仔细研究,并与总统和总统顾问委员会讨论。”

他指出,这样一来,政府无需直接从国家储备金拨款,也能利用我国的储备优势来支持基础设施建设。国家储备金则可以继续用于赚取投资回报。

本财政年的预估政府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19%,低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但王瑞杰强调,2021至2030年间,基础建设、医疗、安全和教育开支都会增加。他强调,我国要继续谨慎管理开支增长,这包括进一步减缓政府部门的开支增幅,以及提高政府机构的效率。

从去年起,所有政府部门和机构的预算开支限额下调2%。目前各部门开支增幅可达到GDP增幅的0.4,从2019财政年起将降至0.3。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