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总理:消费税将以整体公平与累进式上调

消费税上调的宣布占据财政预算案舆论焦点,其累退性质会否给低收入者带来额外负担也引起热议。李显龙总理指出,政府将确保消费税的调高整体是公平且累进式的,并且会重点帮助较贫困家庭,应付税率的改变。

李总理昨天在个人面簿上发文,重申财政部长王瑞杰在预算案所说,下来政府开支将因医药、基础建设和国家安全方面的投资而增加。他说:“尽管目前国家财政基础稳固,政府仍须未雨绸缪,确保负担得起下来所需开销。”

政府计划将消费税调高两个百分点,从7%增加至9%,但消费税上调会在2021年至2025年期间才落实,即下届政府任期内。

受访政治观察家指出,政府选择在上个财政年财政盈余创下历史新高之际,宣布调高消费税,难免导致民众不理解这么做的原因。

2017财政年盈余远超预估,创下新高达96亿元,尽管财长在派发7亿元“新加坡共享增长花红”(SG Bonus)时,强调出现盈余属特殊情况,但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指出,此时宣布消费税上调,民众自然会问:若财政基础强健,为何不动用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Net Investment Returns,简称NIR),或使用盈余支付下来的开销?

整体税制调整考虑“代际公平”

他分析说,此次政府对整体税制的调整,以及探讨为关键国家基础设施的长期借贷提供担保,都反映它对代际公平的考量,希望“跨世代的开支负担能更均等分布”,不过于连累任何一代人,但要让人民理解这点,并且“在花费与储蓄之间取得平衡”,政府必须继续促进社会共识。

陈庆文和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都认为,消费税调高难免是下届大选议题,许林珠更形容大选可能成为对该议题的“公投”。

许林珠估计,异议者可能会像拍卖议价那样,拿政府如今只最多使用50%预期净投资回报开刀,质疑为何不将顶限调高至60%或70%,以应付增加的开支,避开消费税上调。她认为,此次政府与人民分享增长红利,一定程度上是尝试“与选民达成新契约”,即让大家知道:政府保留基本财政框架,不调高NIRC顶限,也会在出现特殊盈利时分发红利。

新跃社科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博士指出,动用储备净投资回报等同于“使用未来钱”,留给下一代的资源会减少。他说:“政府选择了较谨慎的做法,而这建立在它相信新加坡人也愿意把储蓄留给下一代上。若这是错误的判断,它只好在下届大选付出代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