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者:本地员工难请 放宽来源有助舒缓钟点女佣短缺

财政部长王瑞杰前天宣布,为了应付人们对钟点家政服务的需求,人力部推出了家政服务计划,让有关企业从缅甸、泰国、印度和斯里兰卡四个国家聘请员工,以及申请额外的工作准证。在人力部放宽家政服务外籍员工来源国之前,家政服务公司多数是聘请年长新加坡公民、新加坡永久居民和马来西亚人,从事钟点女佣的工作。

家政服务公司现在可从新的来源国聘请员工,提供钟点女佣服务。受访业者说,虽然聘请外籍员工成本较高,但聘请本地人做钟点女佣颇为困难,放宽外籍员工来源国有助于舒缓人手短缺的情况。

Home Cleanz清洁与洗衣服务公司董事曾焕婷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这种工作很辛苦,新加坡人比较娇生惯养,我请人请到几乎都快放弃了。”

财政部长王瑞杰前天宣布,为了应付人们对钟点家政服务的需求,人力部推出了家政服务计划,让有关企业从缅甸、泰国、印度和斯里兰卡四个国家聘请员工,以及申请额外的工作准证。

在人力部放宽家政服务外籍员工来源国之前,家政服务公司多数是聘请年长新加坡公民、新加坡永久居民和马来西亚人,从事钟点女佣的工作。

家政服务公司属于服务业,按照条例,原本只能聘请马来西亚人、中国人,以及香港、澳门、韩国和台湾这四个东北亚地区的员工。

与入住家中女佣不同的是,钟点女佣只负责某些家务,如擦地板和洗衣服,而不包括烹煮和照顾儿童或老人等较全面的服务。

曾焕婷说,公司之前有28名从事清洁工作的本地和马国员工,外籍员工来源国去年9月开放时,公司便多聘请了19名缅甸员工。

须考虑住宿和交通成本

她指出,聘请外籍员工的成本其实比本地员工高,公司每个月为每名外籍员工缴交的劳工税约为800元。

她说,如果本地人愿意入行,她宁愿把所缴的劳工税付给本地员工,让他们享有较高的薪水。

除了政府征收的外籍劳工税,有些家政服务公司也承担员工住宿的成本,这可能纳进外籍员工所能获得的薪水。

住宅清洁服务公司Dew Homes就为新聘请的缅甸员工提供住宿和交通津贴。

公司董事经理林俊伟受访时说:“公司付薪水给员工,员工再拿去付租金,和公司直接替员工付租金其实是一样的。”

他指出,尽管聘请外籍员工成本较高,无论是由本地或外籍员工提供服务,收费都不会有差别。

他说,公司是按照运作班表而不是按国籍安排工作,只要是公司派去的员工,都经过内部培训和考核,素质已由公司鉴定,服务水准和收费也应该是一致的。

Home Cleanz则把住宿问题交由招聘中介解决,公司完全不介入外籍员工如何找到住宿,但仍得支付一笔费用给中介公司,这也是聘请外籍员工的一项成本。

一些公司则因为成本不胜负荷而仍然没有聘请外籍员工的打算。

钟点女佣服务公司Laundry Maid董事经理赵芳明受访时说,提供住宿不仅是额外成本,而且还得确保住在一起的是来自同个国家且背景相似的员工,才会比较容易适应新环境。

另一家钟点女佣服务公司Spick and Span清洁公司董事瑟琳(Sherin Gill)则说,这门生意其实利润率不高,聘请外籍员工的额外成本会把公司利润压得更低。

“我们一个月收客户360元,出价再高一点,客户可能就会觉得聘请全职女佣更划算,这门生意真的不容易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