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兰妮:没考虑修改储备金投资回报使用比率

政府宣布几年内调高消费税后,坊间出现不少质疑这项决定的看法,也有人建议修改宪法,动用更多国家储备金的投资回报为政府开支埋单,以避免调高消费税。不过律政部兼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指出,政府目前没有检讨储备金使用比率的打算,也希望尽可能保持现行做法。

在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Net Investment Returns,简称NIR)框架下,政府最多可以使用50%的预期净投资回报,其余归入国家储备金继续进行投资。英兰妮昨晚出席民情联系组财政预算案对话会,并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指出,50%上限是“公平的数目”,也确保作为投资本金的国家储备金持续增加,为新加坡带来更多可观回报。

她说:“如果把比率提高到六成或七成,这等于我们消耗的更多,放回本金的更少……我们不能预知未来市场的状况,因此无法确保年年都能取得稳定回报。要确保一致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净投资回报贡献得维持在50%,我们同时也得调高消费税。”

储备金净投资回报目前是政府最大的收入来源。被问及政府是否会检讨50%的使用上限时,英兰妮表示:“我们希望尽可能维持在这个水平,越长越好。”

财政部长王瑞杰日前在发表财政预算案声明时,宣布政府计划在2021年至2025年期间,将消费税率调高两个百分点,从7%增加至9%。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院长刘浩典随后在网上发表看法指出,把储备金投资回报使用上限设在50%的决定“不科学”,若将净投资回报上限调高至60%,就无需调高消费税增加政府收入。

英兰妮强调,医疗、基础设施和防卫等领域的开支大幅度增加,政府须透明地向人民交代如何规划国家未来,应对挑战,以及如何资助这些计划。

她说,提前宣布调高消费税的计划有助于帮助国人做准备,届时也会推出援助配套,缓解消费税上调对低收入群体带来的冲击。

对于这项消息会不会影响人民行动党在下届大选的表现,英兰妮仅表示希望国人以务实角度看待这个课题。

“到头来,消费税上调,政府收到的钱增加了,我们拿这些钱做什么?这些收入都投入医疗、基础设施、防卫和教育,以公共物品与服务的形式重新投入社会,让人民受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