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上调消费税宣布 工人党建议政府使用售地收入

毕丹星指出,政府是我国最大的地主,而我国大部分土地都属于99年或更短地契。考虑到这些土地今后还能再次创造价值,为各届政府提供经常性收入,应该允许当代人从现今的售地收入中获益。

工人党不支持政府上调消费税的决定,并建议政府使用政府售地收入,而不是将这笔收入拨入国家储备金。

工人党议员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昨天在国会辩论新财年财政预算案时说,政府若使用部分售地收入,并不会阻碍国家储备金增长和造福子孙后代,还能为现任政府提供更多灵活性,有更多空间加强对当代国人的社会保障。

毕丹星指出,政府是我国最大的地主,而我国大部分土地都属于99年或更短地契。考虑到这些土地今后还能再次创造价值,为各届政府提供经常性收入,应该允许当代人从现今的售地收入中获益。

他说,我国土地资源稀缺,土地价值很高,政府售地预计未来数十年都能取得稳定收入。随着我国基础设施更新换代,会不断有土地被释放出来。例如,当丹戎巴葛码头业务未来迁至大士码头,丹戎巴葛一带的黄金地段就能被释放出来,供政府出售。

目前我国政府售地收入是拨入国家储备金进行投资。毕丹星引述政府网页Factually的说法指出,除了宪法限制之外,主要有两种观点反对将土地出售纳入预算支出。首先,这能够避免政府为了满足开支需求,进行不必要的售地。其次,售地收入已经作为国家储备金的一部分进行投资,并以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Net Investment Returns Contributions,简称NIRC)的形式,供政府使用。

毕丹星认为,第一种顾虑可以通过为售地收入设定使用上限来解决,例如政府使用的额度不得超过20年平均售地价值的20%,或是当年售地收入的20%。

第二个观点则更有说服力,但若不把售地收入和其他储备金混在一起投资,既有助于提高透明度,也能避免因投资决策失误带来的不良后果。

毕丹星也批评政府在宣布上调消费税时,没有给出相应的开支增长预期,并解释通过向进口服务征税和探讨发债等方式,能减轻多少开支负担。工人党也希望了解政府能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提供哪些消费税抵消配套。“鉴于这些细节缺失,工人党目前无法支持上调消费税的宣布。”

地契到期并用掉收入 林谋泉:等于花后代的钱

随后发言的行动党议员林谋泉(蒙巴登区)反驳毕丹星的说法,指土地一旦售出,要在地契到期后才会回到政府的土地储备中。以一幅99年地契的土地为例,政府要等到99年后才能重新出售并获得收入。“如果用掉这笔收入,未来99年都不会再有,这就是在花后代的钱。”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阿裕尼集选区)则说,政府出售的地段都附带地契,并不代表一旦售出,就无法收回。区别售地收入是否可纳入政府预算的根据,是地契是否超过10年。但她未对此做进一步解释。

林瑞莲去年就曾建议政府使用政府售地收入,并询问财政部如何区别售地收入是否用于政府营运。

财政部当时回应,如果售出地段是10年或更长地契,这笔收入就要拨入国家储备金,不得作为政府营运收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