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禁酒令造成500万元亏损 夜店上海娃娃本星期天停业

上海娃娃由城市酒吧控股经营,公司主席符永隆表示,有关当局自2013年10月发出禁酒令后,其生意营业额下跌约30%,最近九个月更是猛跌约一半。

称受禁酒令影响,著名夜店上海娃娃四年来亏损500万元,近九个月的生意更下跌一半,老板决定忍痛关闭,本周六(14日)将是最后一天。

上海娃娃是本地最大的现场华语流行音乐夜店,在克拉码头已营业八年,共有一个现场表演音乐厅、一家餐馆和三个酒吧。 上海娃娃由城市酒吧控股经营,公司主席符永隆(65岁)告诉《联合早报》,有关当局自2013年10月发出禁酒令缩短卖酒时段后,上海娃娃生意营业额下跌约30%,最近九个月更是猛跌约一半。相比之下,上海娃娃在禁酒令之前的高峰期,一年可有千万多元营收。

根据禁酒条例,里峇峇利路到克拉码头李德桥一带的酒廊和夜店,每逢星期天和平日凌晨3时过后,一概不准卖酒;星期六及公共假期前夕,禁酒时间从凌晨4时开始。

符永隆2014年已把上海娃娃交由儿子符传伟(36岁)打理。担任公司执行董事长的符传伟说:“夜店和酒吧的营业方式不同,夜店比较迟才热闹起来。禁酒令实施之前,我们的销量多数在凌晨1时之后,但现在凌晨1时30分就已是我们生意的高峰。顾客只有少过一小时的时间喝酒,因为我们2时30分就得开始收拾桌上的酒精饮料了。”

据符永隆估计,自禁酒令实施后,克拉码头已有超过12家卖酒的场所先后倒闭。

经营多家夜店的生命品牌(LifeBrandz)在2015年就关闭了克拉码头的五家餐饮及娱乐场所。

在克拉码头经营Privé餐馆酒吧的黄源祥也认为,延长卖酒时段能带动克拉码头一带的生意。“新加坡人通常很迟才开始狂欢,若凌晨1时开始,同一晚又要去几个地方,他们宁可选择到清晨6时还能喝酒的地方。”

上海娃娃停业的消息前天曝光后,熟客们纷纷表示惋惜。符永隆透露,儿子相信会继续开新的夜店,仍有可能进军中文歌曲市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767526986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