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理会与体理会联手接管 田径队东运会备战工作

全国奥理会秘书长曾成兴发表了一份措辞强硬的文告,他表示,由于田总理事会内部争斗已影响了运动员和教练员的训练备战工作,目前距离东运会不到两个月,奥理会和体理会只能暂时接管田径队。

由于新加坡田径总会管理团队内部的混乱状况,新加坡全国奥林匹克理事会和新加坡体育理事会昨天决定携手成立大赛备战委员会,暂时接管东运田径队,以确保运动员能够专心备战。奥理会运动员委员会主席叶任凯从即日起受委为东运田径队领队,担负起田径队的最后备战工作。

新加坡奥理会秘书长曾成兴表示,这是无可奈何的决定。他在文告中说:“我们一再对旗下体育总会强调,要将运动员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但我们很失望地看到,新加坡田径总会理事会内部的不和及争斗没有停止的迹象。”

曾成兴说:“令人遗憾的是,这些争斗已影响了运动员和教练员对于2017年东运会的备战工作。现在距离东运会不到两个月,运动员的备战工作是最为要紧的事。为了这项运动和我们的运动员,其他个人问题都应该放在一边。为了能够维护及确保运动员的利益不受田总内部争斗的影响,奥理会和体理会决定成立一个大赛备战委员会,管理东运会田径队。”

田总理事会内部原本就矛盾极深,东运备战期间,因为选拔赛报名和集训地点等问题,受田总副会长(训练与选拔)巴拉舍卡兰支持的德国籍技术总监赫尔曼又与部分本地教练产生矛盾。在一份泄露巴拉阵营内部聊天纪录中,巴拉甚至表示,要让两名本地教练胡素珍和杨志彬陷入麻烦,以便在与田总会长何文章的争斗中占得上风。

胡素珍:可暂时安心备战

胡素珍是本地女子短跑名将珊蒂的教练。在得知奥理会与体理会接管东运会田径队的消息后,胡素珍受访时说:“我觉得不错。因为现在已太接近东运会,我只希望有些人不要再来做手脚,让我能专心帮助运动员备战。现在由奥理会和体理会来接管,我相信至少可以暂时放心,不用在指导运动员时还要担心有人在背后陷害我。其他事情等到东运会之后再说吧。”

珊蒂是新加坡女子100米和200米全国纪录保持者,上届东运会勇夺女子200米冠军。她曾受田总内部矛盾影响,无法安心训练,在跟教练与田总高层面谈后,决定配合田总的东运会集训计划。

叶任凯:只想保护运动员利益

新加坡水球队前国手叶任凯昨天受访时表示,他们将很快与田总理事会会面,接管备战工作。对于集训等问题,他们需要在充分了解情况后才做出决定。

对于未来工作,叶任凯说:“我们不是要越俎代庖,也不是要反对田总的任何一方,我们要做的是保护运动员的利益,给予备战工作适当指导。”

叶任凯和担任助理领队的体理会高级经理何忆廷,将直接向新加坡东运会代表团团长郭米兰和大赛备战委员会联席主席曾成兴和卓文毅(新加坡体育学院院长)汇报。

这不是新加坡体育首次出现类似局面。在2001年东运会前,新加坡业余体操总会遭全国奥理会除名,新加坡体理会当时也设立了一个东运会备战委员会,接管体操队的备战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