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七年再代表新加坡踢足球 青奥黄金一代迎来最后机会

新加坡足球队在七年前首届青奥会勇夺铜牌,那批球员一度被视为黄金一代,是新加坡足球光明的未来。然而这批球员在青奥会后的成长与人们期待的大相径庭,今年才终于赶上东运会的末班车。

“幼狮”新加坡22岁以下足球队下周将飞赴缅甸参加亚洲23岁以下青年足球锦标赛外围赛,随后在下月参加吉隆坡东运会。这支球队中有不少本地球迷熟悉的身影,七年前的青奥会一代终于进入东运会阵容,如同浪子回头的哈纳菲所言,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幼狮的法国籍主帅塔迪昨天在惹兰勿刹体育场召开球队出发前的最后一次记者会,或许是有意安排,随塔迪一同出席的三名球员都是22岁,其中哈纳菲和穆海敏都是七年前那支青奥会铜牌球队的主力,那批球员曾被称作是黄金一代,被认为是新加坡足球光明的未来。

然而,青奥会之后,那批球员的发展道路与人们想象的大相径庭。之前哈里斯、萨夫万那代球员早在十六七岁就进入幼狮,一连参加三届东运会。哈纳菲、穆海敏连同当年的那一整支青奥队却是新加坡足球的迷失一代。成长期间,他们当中大多数都曾一度放弃足球,哈纳菲甚至一度入狱。

整整一代球员的迷失,使得我们直到今年才看到当年的青奥队球员进入东运会名单,在之前对垒印度U22队的两场友谊赛中,幼狮30人大名单中有五人来自七年前的那支青奥队。

幼狮下周一将飞赴缅甸,在亚青赛外围赛中与澳大利亚、缅甸和文莱交手。随后飞赴澳洲珀斯集训,备战下月的东运会。由于东运足球赛有23岁的年龄上限,对这些22岁球员而言,这是他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东运会。

穆海敏说:“我想东运会对于新加坡足球来说是最重要的比赛,因为我们很难踢到奥运会或世界杯。对于球员来说,我们需要这样的胜利,要不是成功,就是失败。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作为年轻球员出战,所以东运会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哈纳菲则说得更为感人,他是那支青奥队中最具才华的球员,却在最迷茫时曾因吸毒被捕。哈纳菲说:“我很感激教练能够给我机会。对于这支球队,我觉得我们的竞技状态和斗志很好,最近的友谊赛可说明一切。对于东运会,就像穆海敏说的那样,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我们只有这届东运会可展现能力。所以我们肯定会尽全力,我们相信自己可以走得很远。”

凑巧的是,缅甸和文莱同样是幼狮东运小组赛的对手。幼狮在东运中能否走远,其实在本月底的亚青赛外围赛中就可看出端倪。幼狮在东运小组赛的另两个对手是马来西亚和老挝。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