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坛 巾帼新登场

丸川珠代虽然是政坛新人,但受安倍重用,先担任环境部长,8月改任奥运部长。(法新社)

国际特稿

日本向来都被视为是个女人难以出头的相对保守国家,女性即便才华横溢一般都难以施展,在竞争激烈的日本政界就更难如登天。长久以来,日本从政女性即使才干出众也很少被重用,只能在各政党内充当“花瓶”。

可是近期的日本政坛却出现一派“巾帼不让须眉”的新气象,不论执政党或在野党都有女强人登场,令日本社会充满期待。

研究女性政治的日本作家横田由美子曾经感叹:“日本各政党都只在选战中,才会将焦点放在女竞选人身上。日本政界要出现像英国的撒切尔夫人、美国前国务卿希拉莉那样的女强人实在很不容易。”

在二战刚结束的1946年,日本国会议员中的女性比率为8.7%,至1980年代,这个比率不升反剧降到1%至3%。换言之,日本国会里平均每100位代议士只有一两位女议员。

1989年,重视引进女议员的社会党在女党魁土井多贺子率领下在选举中旗开得胜,女议员比率一下子升至17.5%,之后又下降并保持在10%左右。

近期,日本女性议员的比率回升至18.3%,一般认为这是安倍政府大力提倡“活跃女性”政策的成果。这个政策鼓励各大企业与机构重用女性,并设下目标要将管理层中女性的整体比率提升到30%。

东京都首位女知事小池百合子

安倍领导的执政党就亮出一组女将,表面上这是当局以身作则让女性有更多表现机会,但分析指出其中也包含了政治较劲。

在7月底的东京都知事选战中,前女防长小池百合子(Yuriko Koike,64岁)打了一场漂亮胜仗,成为首都第一个女知事。几天后,首相安倍晋三重组内阁,宣布把国防大权交给党内的红颜亲信稻田朋美(Tomomi Inada,57岁)。此外,他还把今后四年举足轻重的奥运部长一职交给参政不久、由他一手栽培的丸川珠代(Tamayo Marukawa,45岁)。

小池百合子、稻田朋美和丸川珠代三人当中,在政治圈资历最深的是小池。她出生于日本兵库县,1971年远赴少有日本人去的埃及留学,能说流利阿拉伯语。学成归国后,她立即被日本电视台网罗,成为一名出色女主播。她曾在著作中写道:“自小父亲就督促我,除了英语,也应该多学其他语言来自我增值。我也告诉自己要有和别人不一样的专长,要有独立目标,这样在事业上才会有所作为。”

1992年,世界局势动荡,冷战刚结束就发生波斯湾战争,国际形势加速日本经济泡沫化。那时,还是主播的小池不愿只当个旁观者,而涉足政治支持自民党内的改革派人物、前首相细川护熙另起炉灶。

背负日本所有女人使命做事

小池深知,置身在男性主导的日本政治圈,不力争上游就不会有好日子过。小池近期在被问及当女部长可有压力时这么说:“在日本,女性要比男性更怕失败,因为一旦出错,人们就会把所有责任归咎于‘因为你是一个女人’。因此,我永远都有压力,是背着日本所有女人的使命在做事。”

小池曾拜日本“幕后将军”小泽一郎为师,掌握在政界生存的权谋之术;例如,她为提升政治地位而频跳槽,投身于好几个政党。她政治生涯中的大跃进是获得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提拔,进入自民党内阁当上环保部长。期间,她出台“商业宽衣”举措,让人们着凉装上班以降温,为节能做出贡献。

2007年安倍第一次掌权时,小池的政治事业攀上高峰,她在首相府协助安倍执行防卫政策,担任冲绳与北方问题助理官。当时,原防长久间章生说错话而被迫离职后,安倍点名小池补缺。不过,小池担任防长前后只有55天,原因是与部内干部势同水火。

小池在辞职时在记者会上撂下一句话:“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再回来。”

“刺客”出击 志在安倍

小池在政坛有个外号——女刺客。2005年,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在大选中将她从原本竞选的兵库县撤出转战东京,把那些要和小泉政权做对的一些自民党男议员一网打尽。日本媒体认为,小池此番出任东京都知事,想必也是抱着“刺客”心态登场,要“刺”的对象更大。

日本媒体分析,安倍第二次执政没有再重用小池,原因是她在党总裁选战中转而支持前防长石破茂,显示她要与安倍打对台。有意在2018年总裁选战中争取续任的安倍,如今最怕的就是小池当外围“刺客”,与党内联手搞叛变。

小池坐上首都第一把交椅之后,对安倍丝毫不留情面,例如日本股市在安倍重拳提振经济后有了起色,她却泼冷水说:“现在这个水准距离我走入政坛的90年代初期还差一大截。我要全力以赴办好2020年奥运,领导日本走出经济不景气。”

她还发出豪语,要让东京更上一层楼。她说:“我要让这一座城市发展成领导世界的环保模范都市。此外,也要抓住英国因脱欧受重创之际,让东京把握好机会,成为最强的国际金融中心。”

安倍女官人事布局牵制小池

政治评论员本泽二郎受访时表示,日本政坛百年难得一见的“女性战争”已悄然拉开序幕。

他说:“安倍的女官人事布局都是为了牵制小池。他曾在第一次执政时让小池出任第一个女防长,这次选用稻田朋美掌军权,是要用‘二号女防长’压一压‘一号女防长’小池的锐气。另外,安倍把原环保部长丸川珠代调任奥运部长,更凸显他是要找一个人和小池平分秋色,不让东京女知事在东京奥运中出尽风头。丸川和小池还有一个共同点,她们都是电视主播出身。”

日本媒体与舆论热传日本将出现“女首相”。在上届自民党总裁选战中,资深前总务部长野田圣子就有意与安倍抢位。最近,小池也对外透露,支持她竞选都知事的包括被安倍冷藏的野田圣子。一些政治家推测小池或会在她的东京都知事任期结束四年后组新党,与安倍一较高低。

说到女首相,安倍力捧稻田朋美是众所周知的。安倍在2010年12月出席稻田新书《我要护守日本》发布会时说:“如果问我谁最有资格当日本女首相,我的回答是,非稻田朋美莫属。”

反对党民进党选出女党魁莲舫

日本执政党有女性将帅之才,反对党也有。第一反对党民进党刚在9月15日选出莲舫(Renho,49岁)为党魁。至今为止,日本女党魁都出自反对党,之前有社民党的土井多贺子和她的接班人福岛瑞穗。

莲舫是华日混血儿,父亲是台湾人,姓谢,母亲是日本人。她于1985年入籍日本,在少女时代加入演艺圈,后来当上主播。其祖母陈杏村也是一个不平凡的女人,战前战后都活跃于中日商场。

自小崇拜祖母的莲舫在日本重男轻女的政坛中变得更坚强。1995年,她留学北京修读了两年中文,如今是日本政界唯一精通中文的政客。

莲舫中选党魁后毫不隐瞒她有当首相的抱负。她在记者会上就此问题回答:“我当然要以这个作为从政的最高目标。倘若真有那么一天能站在日本政坛最顶端,那我就可以向全世界宣布:日本真的变了。”

在日本,女性要比男性更怕失败,因为一旦出错,人们就会把所有责任归咎于‘因为你是一个女人’。因此,我永远都有压力,是背着日本所有女人的使命在做事。

——小池百合子

女防长是安倍修宪柔性推手?

在西方国家,女人当国防部长并不稀奇。1990年6月,芬兰出了世界第一位女防长伊丽莎白·雷恩。后来刮起一阵女防长风,后来者有加拿大的金·坎贝尔、挪威的克隆·德沃尔等。日本则是在安倍掌权的2007年出现第一个女防长。

小池百合子在其著作《女子本怀》中描述受委为防长之初的心情。她说:“防卫部门官员加上自卫队一共是27万人,是日本政府部门里最大的单位,这比我之前掌管千多人的环境部大得多。当上日本史上第一位女防长,我那时最在意的是就职典礼上该穿什么样的衣服。按惯例,女部长多选穿和服和长裙,可我觉得这些衣装和防长身份不搭。

于是,她参考了法国女防长米歇尔·阿利奥·玛丽的穿着,最后决定以一套黑西装衣裤登场。足见这位女强人是做足功课要好好表现一番的,可惜小池百合子在万众瞩目下登场,不到两个月却因部内干部不合作而辞职,根本还没来得及表现。

稻田朋美鹰派色彩浓

日本第二位女防长稻田朋美被舆论界认为鹰派色彩太浓。稻田曾发表各种美化二战历史的言论,她每年还去参拜祭祀二战战犯的靖国神社,并出言侮辱慰安妇。

对于稻田朋美,军事专家田冈俊次说:“她外表斯斯文文,说起话来轻声细语,但雄辩起来牙尖嘴利。她的右翼背景更令人咋舌,就连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都感到不安。麻生曾这么形容,她如果和前防长石破茂站在一起,石破也得靠左站。”石破茂当过两任国防部长,对军事战略了如指掌,被视为自民党的军事急先锋。

稻田朋美是主张推翻《和平宪法》的急先锋,还曾发文倡议日本“自行拥核”。她在2011年3月的右翼月刊《正论》发表言论说:“美国和日本所面对的不一样,从长远来看日本应该独力拥核。这一建议当列入国家战略方针。”

安倍在2007年和2012年两次上台掌权都极力促使国防部“转型”。第一次执政时,他让该部门升格,从战后设立的“厅级”提升到与其他内阁机构同等的“省级”地位。第二次上台后,安倍围绕区域安全局势,强化安全法制。舆论认为,他起用刚柔合一的女防长有利于他推动强势军事政策,有人因此戏称这些女防长是他的“贤内助”。

田冈俊认为,小池和稻田都可能成为安倍完成修宪的柔性推手,因为在安全课题上,小池与稻田其实有共同点,都主张修改和平宪法。去年,安倍通过安保关联法,扩大自卫队对外派兵的空间时,小池发表文章说:“我们终于能在国会中,开诚布公地推动安保以及谈修宪,这是我当防长时就有的心愿。”

小池现在担任东京都知事,这个职位虽然以都政为主,但一些决策对国家政策也会产生影响。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就是通过煽动买岛,让政府将日中之间有争议的钓鱼岛“国有化”,使中日两国关系陷入僵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