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带”丑闻越演越烈 特朗普选战输定了吗?

菲奥里纳
凯利
马查多
奥唐纳
赫芬顿

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一卷“黄带”,令总统选战天平倒向民主党候选人希拉莉那一侧。有人认定特朗普已无翻身机会,他已没办法吸引到

更多女性选民支持,加上共和党内部分裂严重,因此输定了。然而,特朗普基本盘仍未动摇,希拉莉也仍然背负诚信“赤字”,谁将是下任总统仍有极大变数。

“总统选战已经结束了。”这是特朗普多年前大开黄腔侮辱女性的录音曝光后,一些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的感想。

有人把这卷带子形容为本届总统选举的“10月惊奇”,将对犹豫不决选民的最终选择起着决定性作用。就像四年前罗姆尼(Mitt Romney)被拍到在私人筹款集会上称“47%美国人”不缴个人所得税,“我不关注这些人”之后,这位共和党候选人输掉了选举那样。

这段“黄带”到底有多糟糕?

根据《华盛顿邮报》10月7日的爆料,特朗普在录音中,用粗俗不堪的语言夸耀自己如何调戏一名已婚妇女,并强吻其他女性,对她们动手动脚,包括触摸私处,还夸口称“只要你是名人,她们就会让你这么做”。

这段谈话录于2005年,当时特朗普在等待录制一档节目,他与娱乐新闻节目《走进好莱坞》的主持人比利·布什(Billy Bush)坐在一辆大巴上闲聊,而特朗普显然不知道麦克风没有关,因此两人的对话被录了下来。

各大媒体在报道这则消息时还特别指出,特朗普讲这些话时,跟第三任也是现任妻子梅拉尼亚(Melania Trump)才结婚几个月。

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发表侮辱女性的言论。他过去也曾在电视上出言羞辱美国喜剧演员罗茜·奥唐纳(Rosie O'Donnell)和福克斯新闻女主持人凯利(Megyn Kelly),但他的支持者都以他在娱乐公众为由为他开脱。

无法再以娱乐大众脱罪

此次曝光的谈话的不同之处在于,特朗普是在私下的闲聊中发表这些猥亵女性的言论的,他无法再以娱乐大众来脱罪。这也印证了大家一直以来的看法,即特朗普是性别歧视者,蔑视且不尊重女性。

“黄带”曝光后,特朗普立即招致各方的批评,共和党大佬们纷纷出言谴责,有些还要求特朗普退选。

但会退缩就不是特朗普了。为挽回选情,特朗普把矛头对准希拉莉的丈夫、前总统克林顿。特朗普在10月9日的第二场总统候选人辩论中称克林顿比他还要不尊重女性,“我只是言语上的,他却是行为上的”。他当天也找来曾指责克林顿性侵的三名女子召开新闻发布会攻击克林顿夫妇,还邀请其中两位坐在电视辩论的观众席上给希拉莉施压。

特朗普毫无悔意的表现令女性更加反感。他找来这三名女性的做法,被视为要希拉莉为克林顿出轨付出代价,殊不知女性根本无法认同这种要妻子为丈夫的不忠买单的论调。

特朗普“黄带”丑闻的雪球越滚越大,共和党大佬们不禁担心特朗普会拖累共和党的国会选情,毕竟11月8日当天,美国选民除了投票选总统之外,还会对众议院所有435个议席和参议院约三分之一议席(34席)进行改选。目前参众两院都由共和党控制,“黄带”曝光前,共和党笃定继续掌控众议院,只是多数席可能减少,而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的可能性为50对50。

“黄带”曝光后,共和党人开始担心参众两院都不保。共和党籍的众议院议长瑞安(Paul Ryan)于是选择跟特朗普划清界限,宣布不再为特朗普站台助选或发声为其辩护,而要把精力放在维持共和党在众议院的多数党地位上。

对于瑞安的决定,有些共和党人选择默认支持,有些则发声谴责。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尽管表明没有撤回对特朗普的竞选资金支持,但该党现在给人的感觉就是乱糟糟的,在原本应一致对抗外敌的时候却在内部对骂。

特朗普基本盘未动摇

在党内分裂和“黄带”丑闻的内外交困下,特朗普的选情越来越不利。路透社和益普索11日公布的民调显示,希拉莉领先特朗普的幅度已从前一周的5点扩大到8点。综合各大民调的RealClearPolitics数据也显示,希拉莉现在平均领先特朗普7点;在9月26日的第一场总统候选人辩论后,希拉莉平均只领先特朗普近3点。

所以特朗普输定了吗?那倒未必。首先特朗普的“黄带”风波根本未动摇到他的基本盘。这些人无谓他说什么。他们当中很少有人是因为特朗普的个性而支持他的,他们支持他是因为担心移民等问题。

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在“黄带”曝光后展开的一项调查就发现,四分之三的共和党选民认为该党领袖应该继续支持特朗普,只有13%的人不同意。

其次,特朗普在女性心中的形象早就非常差了,“黄带”风波只是印证了大部分女性对她的看法而已。因此,被特朗普冒犯的女性选民,对他的支持和不支持率根本不受“黄带”影响。路透社和益普索11日公布的调查显示,44%的女性选民支持希拉莉,29%支持特朗普,该比率与之前相似。继续选择支持特朗普的女性同样认为,他们支持特朗普与他的个性无关,而是看中他的变革诉求。只不过,“黄带”曝光前,特朗普阵营还可以大谈如何争取更多女性选民的支持,但风波后,他们大可放弃这个想法了。

最后,特朗普的对手希拉莉本身也不是无懈可击的。从现在到投票日,希拉莉的敌人仍可能爆出更多不利于希拉莉的料。维基泄密上周就公布了希拉莉给华尔街银行家做有酬演讲的讲稿内容,里面显示她支持自由贸易,与希拉莉在竞选期间声称的不支持自由贸易协定完全相反。只不过该爆料的时机不对,与“黄带”差不多同一时间被爆出来,加上震撼程度不及“黄带”,结果没有被媒体大肆报道。

希拉莉的诚信“赤字”一直居高不下,《今日美国报》上个月初公布的民调显示,有59%的选民认为希拉莉不诚实、不值得信任。如果接下来又爆出任何令人质疑希拉莉诚信的丑闻,特朗普随时可从中获益。

话说回来,如果接下来没有出现任何重量级的爆料,希拉莉胜选的机会还是比较高的。如果这位女总统是在获得女性选民压倒性支持下进入白宫当家做主的话,那她的成功除了本身的因素之外,恐怕部分原因也要归功于对手的大嘴巴。

特朗普冒犯女性讲话摘录

“看看那张脸,谁会投票给她?”

特朗普在共和党总统初选中如此评论他的对手、惠普前总裁菲奥里纳(Carly Fiorina)。

菲奥里纳随后被问到特朗普这番言论时嘲讽道:“我想全国女性都听得很清楚,特朗普当时讲了些什么。”

“你可以看到血从她的眼睛里流出来,从她身上任何地方流出来。”

去年共和党总统初选辩论,特朗普不满辩论协调人的女主持人凯利(Megyn Kelly)对他的指责,隔天受访时如此形容凯利。一般认为特朗普是在暗讽凯利“月经来潮所以脾气暴躁”,有歧视女性之嫌。

特朗普称自己是指凯利的鼻子和耳朵流血,“我认为只有有病的人才会以为我是那个意思”。

“她的体重增加了很多,这是个问题。”

希拉莉在首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中以前美国环球小姐艾丽西亚·马查多(Alicia Machado)的遭遇为例,来说明特朗普经常侮辱女性,特朗普对此作出回应。

在委内瑞拉出生的马查多称,她在赢得后冠后由于体重增加而遭特朗普羞辱,特朗普还叫她“猪小姐”。

“她从里到外都令人厌恶。她是个大胖子,怎么能上电视?如果我是The View(奥唐纳主持的脱口秀节目)负责人,我会抄了罗茜。我会对着她那又肥又丑的脸说‘罗茜,你被开除了!’我们都有一点胖,但罗茜比大多数人还要糟糕。”

美国喜剧演员罗茜·奥唐纳(Rosie O'Donnell)是特朗普多年来的死对头。2006年,特朗普又出言羞辱奥唐纳。

“阿里安娜·赫芬顿从里到外都毫无魅力。我完全可以理解她的前夫为什么会为了一个男人离开她……他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2012年,网上媒体《赫芬顿邮报》的联合创办人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同丈夫离婚后,她的前夫公开出柜,结果引来特朗普的嘲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