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慧云:希拉莉白宫路荆棘未除

特朗普因为冒犯女性的言行连连曝光而选情告急,特朗普与女色也成了热门话题。图为某个电视节目在纽约时报广场上搞宣传活动,就以此为噱头。(法新社)

国际特稿

还有九天就是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如果大部分民调都准确的话,民主党候选人希拉莉会胜出,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性总统。

但小胜还是大胜关系重大,希拉莉是否取得压倒性胜利,以及国会参众两院控制权花落谁家,对她未来执政之路有着很大的影响。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莉最近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好像她已笃定赢得选举。如果民调结果可信的话,那她的确有理由感到鼓舞。

她在近乎所有全国民调中领先,而且领先幅度有扩大的趋势;她在多个摇摆州的优势正在加强,甚至原本倾向共和党的一些州也有可能被民主党拿下。整体来说,近乎所有选举预测模式都认为,希拉莉入主白宫的可能性达九成以上。

在最近公布的全国民调中,希拉莉的领先幅度最高可达13点。一周前认为特朗普可击败希拉莉的财经网站IBD民调,现在改为认为希拉莉能赢。

只有原本一直得出对特朗普较有利的民调结果的《洛杉矶时报》民调认为特朗普的支持率较高。RealClearPolitics(简称RCP)综合各项民调的平均数后,得出的结论是希拉莉目前领先特朗普超过5点,比10月1日时的领先近3点多出了2点。

希拉莉在关键州的情势也一片大好。

根据RCP截至10月27日的统计,将选情不明朗的摇摆州排除在外后,希拉莉的铁票和倾向票可为她在投票日当天争取到至少252张选举人票。意思是若要累积到赢得选举所需的至少270张选举人票,希拉莉只要从摇摆州拿下18票就行了。

在摇摆州中,希拉莉在两大票仓佛罗里达(29张选举人票)和宾夕法尼亚(20票)分别领先特朗普1.6点和4.9点。所以只要拿下这当中任何一州,希拉莉就已笃定胜选。

不过,还不止这样,如果希拉莉能把以上两州都收入囊中,再加上她也以2点领先的另一票仓北卡罗来纳(15票),以及以近4点领先的内华达州(6票),希拉莉的总票数有望达到322张。她甚至可能锦上添花,拿下传统上的共和党安全州如亚利桑那州(11票),希拉莉目前在那里领先1.5点。

在上一届的2012年选举中,代表民主党的奥巴马总统以332票击败罗姆尼(206票),希拉莉这次看来有望向奥巴马看齐。

反观特朗普入主白宫之路却越来越窄。

根据RCP的统计,特朗普目前的铁票和倾向票应可为他拿下至少126张选举人票,但若要胜选他还需从摇摆州(佛罗里达、俄亥俄、宾夕法尼亚、北卡罗来纳、内华达、艾奥瓦、亚利桑那、佐治亚、得克萨斯州)拿下至少144票。

可是特朗普目前只在艾奥瓦、佐治亚和得州有较明显的领先优势(领先3.7点至4.8点),即使拿下三州也只能添加60张票而已。

一个月前,原本看来将落入特朗普手中的摇摆州俄亥俄州,目前的选情朝着对希拉莉有利的方向倾倒,特朗普目前在该州只领先约1点。其他由希拉莉领先的摇摆州对特朗普来说就更加渺茫了。

希拉莉小胜或大胜影响执政

随着投票日逼近,摇摆州的战情相信会越来越激烈。但就如美国新闻网站Vox所说的,接下来恐怕只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或出现大规模的选举舞弊现象,否则特朗普看来已胜选无望。

接下来要关注的可能只是希拉莉到底会小胜还是大胜。如果只是小胜,那希拉莉可能还没进入白宫就要面对特朗普对选举结果的挑战。如果希拉莉的胜利无法带动民主党在国会大胜,那她即使是进入白宫,共和党人也会有胆量在国会挑战她所要做的一切,让她什么事都做不了。

希拉莉也明白国会控制权对其未来执政之路的重要性,所以受到民调和选举人票统计的鼓舞,信心满满的希拉莉竞选团队已不再只是一心一意地为总统选举拉票,还开始关注民主党在国会参众两院的选情。

事实上,11月8日投票日当天美国选民除了投选总统之外,也要对众议院所有435个议席和参议院100个议席中的约三分之一(34席)进行改选。

如果在本届选举后,民主党能同时控制参众两院,希拉莉就能通过她想要的大部分立法,像奥巴马总统在2009年和2010年的情形。

不过,如果共和党得以同时保住两院控制权,希拉莉面对的将是一个处处跟她作对的国会,不只是她想要推动的法案难以过关,就连她想要进行任何人事任命都会面对重重阻力。

据《洛杉矶时报》的分析,目前最可能出现的选举结果是参议院分裂,而共和党以比较少的多数席继续控制众议院。

共和党目前拥有54个参议院议席,民主党只要净赢四席就能拿到50席,与共和党在参议院平起平坐,然后在关键的投票时靠副总统凯恩打破平衡。因为根据美国宪法,副总统兼任参议院议长,通常情况下在参议院不具投票权,但当参议院的100位议员表决结果为平局时,副总统的投票有实际决定权。

民主党在众议院选情不乐观

民主党在众议院的选情则没那么乐观。共和党目前在435个众议院议席中拥有246席,民主党须净赢至少30席才能拿下众议院控制权。

民主党调研人员梅尔曼告诉《洛杉矶时报》,这种情况很难出现。他估计,希拉莉的得票率要比特朗普高出10%或以上,众议院控制权才有可能转手。可是上一次以10%的多数票赢得总统选举的候选人是1984年代表共和党出战的里根。

虽然本周公布的两个民调显示希拉莉领先特朗普10点至13点,但其他民调显示希拉莉的领先幅度只介于2点到7点。

按照上述情况来看,希拉莉若当选总统,肯定要同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进行磋商。

如果她是以大比数获胜,那她至少可以宣称自己获得大多数选民的委托。这让她有机会寻求同务实的共和党议员进行合作。

保守派的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学者奥恩斯坦告诉《洛杉矶时报》:“如果选民对此次丑陋选举产生反弹,舆论压力可让希拉莉有一些作为。她可通过一些两党都支持的基础设施计划,也可能对奥巴马医疗计划进行一些技术性的修正。但差不多就是这样了,而这还是比较好的前景。”

奥恩斯坦说,在比较糟糕的情况下,“共和党人可能决定重演2010年和2014年的情况——挑战总统的合法地位,尽全力阻止所有他们能阻止的法案通过。”

希拉莉可协助使第一种情况实现。她最近一直宣称自己不只是要成为民主党人的总统,也想为共和党人服务。当选后她可以实际行动证明,包括提名一到两个共和党人进入她的内阁,以及立即展开跨党派对话以寻求共同立场。这虽不会让共和党人停止批评她,却可提高她达成自己所要的变革的可能性。

但无论如何,希拉莉需先尽可能赢得最多选票才行。只有赢得越多选票,希拉莉跟共和党人谈判的筹码才会越多,她入主白宫之后的日子才能过得更舒坦。

希拉莉大胜才能避免特朗普挑战

希拉莉如果要顺利入主白宫,不但要赢,还要赢得漂亮,毕竟特朗普已经放话说,他只会接受“明确的选举结果”。

特朗普在第三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中拒绝说明他是否会不论输赢都接受选举结果,而称“到时再说,我想保留悬念”。他随后对支持者说,只要赢的人是他,他就会全面接受选举结果,但如果成绩令人存疑,他保留提出挑战和诉诸法律的权利。

特朗普有两途径挑战选举结果

特朗普要挑战选举结果有两个途径可循,一是得票异常接近而要求重算选票,另一方法是指称选举舞弊而要求法院推翻选举结果。

以第一种情况来说,不是特朗普想要重算哪一州的选票就一定可以得逞,那还要看他和希拉莉的得票数有多接近,而每一个州对此有不同的规定。

以北卡罗来纳州来说,只要其中一个候选人的多数票占总票数的0.5%以上,就不会批准重算。所以如果选举结果是北卡州的15张选举人票落入希拉莉手中的话,特朗普想要提出挑战,那他在该州的得票数也不能比希拉莉少太多,否则就什么都别想了。

至于指控选举舞弊,那也不是一条容易走的路。美国选举的行政工作是高度分散的,由各州按自身的条例,安排本身的行政人员来操办,但各政党可安排人员来监督整个投票和计票程序。因此,不论是民主党或共和党人员都认为,选举不可能出现大规模舞弊,但不排除零星、孤立的舞弊现象出现。

由于特朗普最近指投票站可能会出现舞弊现象,美国各州都已经加强防范措施,因此要在今年的选举中舞弊恐怕难如登天。但如果特朗普团队的确发现某一个投票站或某一个选举官有舞弊的嫌疑,那他们也要提出明确的证据,否则即使是告到法院,法官也不会受理。

无论特朗普用什么理由来挑战选举结果,对希拉莉来说都不是好事。就以2000年的总统选举来说,由于选举结果异常接近,结果共和党的小布什和民主党的戈尔因佛罗里达州的25张选举人票的归属问题而反复要求重算和闹上法庭,以致最终选举结果在投票日后的37天才有定案,而那还是因为戈尔决定做出让步,不继续挑战对他不利的判决。

今年,特朗普若要提出挑战就一定不会轻易认输,而希拉莉只能以压倒性的得票来浇灭特朗普要提出任何挑战的念头。

赢者通吃让摇摆州成必争之地

  美国总统选举采用“选举人团”制度,选民投票选的并不是总统,而是代表他们投票选总统的选举人。

按照美国的选举制度,全美共有538张选举人票:参议员100名、众议员435名,以及华盛顿特区代表三名。

美国50州,每州有两名参议员;众议员则按人口的多少产生,约50多万人选出一名。

除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州,任何一个总统候选人如果赢得这个州的多数票,就算赢得该州所有选举人票,这被称为“赢者通吃”。

一般来说,两党的票仓比较固定,候选人主要在摇摆州拉票,而人口众多的摇摆州因为拥有大量选举人票,因此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