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贸易停止增长 发达国家被指背弃全球化进程

全球贸易量继今年第一季度持平之后,第二季度下降了0.8%。贸易减少除了归咎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也存在着结构性导因,即发达国家似乎在背弃全球化进程。

(纽约讯)国际贸易是近几十年来最重要的经济发展形式,但数据显示,全球贸易量已停止增长,继今年第一季度持平之后,第二季度下降了0.8%。

美国进出口总值连降

 《纽约时报》分析文章指出,世界经济龙头美国去年的进出口总值下降了2000多亿美元,今年首九个月其贸易额再减4700亿美元。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首次在经济增长期间出现下降。

贸易减少除了归咎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也存在着结构性导因,即发达国家似乎在背弃全球化进程。

世界贸易组织的全球贸易谈判去年以失败告终;太平洋沿岸国家试图建立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区域贸易协议难产,美国两大党的总统候选人都反对这个协议;英国即将脱离欧盟;贸易壁垒有增无减,世贸组织今年7月表示,其成员国自2008年以来共实施了2100多项新的贸易限制措施。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最近撰文呼吁各国重新开启贸易承诺,她写道:“抑制自由贸易,将会导致过去数十年给世界带来前所未有福祉的引擎熄灭。”

然而要激发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对贸易的热情恐怕很难。低关税和低运输成本不能再往下降多少。

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也正在改变,中国消费更多本国货,其日益成熟的工业则越来越多地生产自己的零部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去年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制造”的产品中使用的进口零部件份额已从1990年代的60%下降到35%。

该组织的研究也显示,在上世纪90年代,全球经济每增长1%能推动贸易增长2.5%,而近年来,同样经济增长只能带来0.7%的贸易增幅。

中国用工厂养出一个中产阶级,其他国家要走这条发展道路却步履艰难,因为碰上了制造业自动化。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罗德里克的研究显示,印度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制造业就业已经达到顶峰,他称这种现象为“过早去工业化”。

全球经济的疲软正在加剧这一趋势。根据联合国的数据,跨国公司的基础设施投资在2015年连续第三年下降。即使经济增长反弹,自动化也降低了对劳动力成本低的发展中国家注资的动力。

另一方面,发达国家的人民越来越倾向于认为自己是国际贸易的受害者,一种政治反弹正在形成。

经济学家米拉诺维奇曾在2012年发表过一条曲线,该曲线显示,在1988年至2008年期间,世界上大多数人口的实际收入大幅上升,但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大多数人民的收入没有增加。

特朗普得以成为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就是这种政治反弹的一种体现,其对手希拉莉则撤回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议的支持。今年4月的一项研究发现,美国失业率最高的选区选民较倾向于把选票投给立场极端的候选人。

罗德里克说,支持自由贸易者犯的错误是,夸大了贸易带来的好处,低估了贸易的代价。“由于他们没有做出这些区别和警告,如今贸易与各种弊病被视为是一路货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