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驯服特朗普?

彭斯是正统保守派政客,在共和党内部声望高,有一定的内政外交资历,这些都是特朗普欠缺的特质。有分析指出,他将成为继小布什政权副总统切尼之后另一位掌握实权的副总统。(法新社)

瞭望台

美国总统选战期的特朗普就像一头脱缰野马,我行我素狂妄不羁。人们担心他上台后变本加厉。

但奥巴马日前一改他在大选前对特朗普的可怕预测,表示特朗普是务实者,就任后现实情况会令他迅速清醒起来,调整竞选期间的言辞及主张。越来越多评论认为,表面上共和党控制白宫和国会两院,总统似乎好当,但特朗普没从政经验,反而可能受制于国会建制派。有学者发出惊人预测,特朗普很可能因违法行动被抓到痛脚而在任内被国会弹劾。也有文章指出,中国已有“驯服”美国新总统的大量经验, 特朗普不应是个例外。

看来,美国内外等着下马威驯服特朗普的,大有人在。

世界各国对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忧多喜少,正忙着评估美国政策可能出现的变数和对国际形势可能带来的变化。

对特朗普的担心既与他的个性有关,也与他的政策主张有关。

多数评论把他描绘成西方秩序或全球化时代的“终结者”。

由于特朗普在选战中表现出非常明显的反全球化倾向,有评论家把他当选看成是美国主导的全球化、新自由主义的终结。

特朗普的胜利可能宣告自由世界秩序的终结,除非他当上总统后变温和。

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早就预言:特朗普当选标志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全球事务中担当核心角色的时代走向终结。其结果不是形成新秩序,而是出现危险的失序。

《德国之声》总结各主流媒体的评论,惊呼特朗普当选是划时代灾难,西方秩序在英国脱欧后再遭重击,世界进入了民粹主义时代。

《历史之终结》作者福山说,选了特朗普,民主作为美国象征亦告终。

民主制度作为文明政治生活组织制度之典范将丧失信誉。

特朗普要美国再度强大起来,但他有门罗主义倾向,上台后将打破民主共和两党精英长期达成的维持“美国霸权”的共识,结束美国主导的全球化,转向“美国优先”的政策导向。

以上种种描述把特朗普的崛起看成洪水猛兽,会把世界导向灾难边缘。

人们都在追问,特朗普会不会把他在竞选中激烈的民粹主义治国理念变成事实?

奥巴马总统上周出访欧洲前召开记者会,试图安抚对特朗普当选感到不安的人,并给了特朗普一些当总统的忠告。

他说,如果特朗普把竞选承诺付诸实施,他将发现做比说难。

特朗普曾许诺要重新塑造美国与他国的关系,奥巴马指出,特朗普要遣返数百万非法移民、撕毁美国与北约和日本的共同防卫条约,退出伊朗核协定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但现实上行不通。

“不管你带着什么样的经验和设想就职,总统职位总会让你清醒,现实将会让你清醒。”

不过,奥巴马认为,特朗普是个务实者,而不是意识形态至上的人,在明年就任总统之后就会迅速清醒过来,调整他竞选期间的言辞和政策主张。奥巴马也提醒特朗普谨言慎行,不好像竞选时那样口无遮拦。

尼克逊和里根也是务实者  

奥巴马称特朗普为务实者,不禁让人想起两位共和党总统尼克逊和里根。两人都是在美国声望地位走下坡时行现实主义力挽狂澜。

尼克逊在冷战时代以坚持反共的意识形态闻名,却以现实主义的大胆决策留名青史。当选总统后,在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襄助下,他清醒地看到美国面临的挑战和了解美国的真正利益所在,看准变化中的世界形势,为打开中美关系采取了重大外交行动,这对扭转美国的颓势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里根也是在美国实力和国际地位走下坡的形势下上台执政的。历史学家施莱辛格曾批评里根不是以历史眼光而是以意识形态眼光看待世界,里根痛恨苏共,称呼苏联是“罪恶帝国”、是一切国际动乱的根源,但他的看法在戈尔巴乔夫上台后为之改观。戈尔巴乔夫格于国内外形势主动示好促成了美苏首脑多次会谈,最终达成核裁军协定和终结了冷战。

为了吸引眼球,特朗普以公开的政治不正确姿态出现在竞选活动中,一副我行我素、大话和粗话连篇的样子,所幸在当选后一个星期,特朗普的言论已越来越谨慎,看法也越来越理性和宽容,渐渐摆脱狂人、疯子、脱缰之马的不良形象。

特朗普没有从政经验,在党内也欠缺人脉,目前正借助内定副总统、识途老马彭斯领导的过渡团队筹组内阁。

作风剽悍经常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到了华府,孤掌难鸣,会不会反被驯服?

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卢斯本周写了一篇专栏《特朗普能被政治精英驯服吗?》(The Perilous Taming of Donald Trump),指出特朗普的团队如今已被特殊利益集团把持,特朗普这位信奉民粹主义的“局外人”周围已经是“局内人”。

民粹主义者面临两大风险

卢斯指出,任何成功当选的民粹主义者都面临两大风险:一、他们的大多数竞选承诺都不可能兑现;二、信奉民粹主义的局外人缺乏执政经验,因此,他们必须依赖有执政经验的局内人。

当民众意识到自己拥护的胜利者没有魔力时,他们将要求退货,迅速失去民心的前景将给特朗普做的一切都打上问号。而借助局内人可能使特朗普冒着屈服于共和党建制派的危险。

现年57岁的彭斯是正统保守派政客,在共和党内部声望高,华府人脉广,有一定的内政外交资历,这都是特朗普欠缺的特质,特朗普选他当副手有助安抚建制派。彭斯当选印第安纳州州长前,曾当过六任联邦众议员,曾是共和党在众议院的第三号人物,他与现任议长瑞安有私交。有分析指出,他将成为继小布什政权副总统切尼之后另一位掌握实权的副总统。而过渡团队的其他成员包括前纽约市长朱利亚尼和新泽西州长克里斯蒂等,都是政坛老手。

曾准确预测2007年次贷危机、有“末日博士”之称的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鲁比尼则从经济角度分析特朗普怎么治国。他在《如何驯服特朗普?》(How Trump Will Be Tamed?)文里断言特朗普将不会依照竞选纲领中的激进民粹主义治国,以免引发市场恐慌和得不偿失。

鲁比尼认为,国会将促使特朗普转向中间道路。道理很简单,特朗普要通过任何立法都必须与国会合作,众议院议长瑞恩和参议院领导层在贸易、移民和预算赤字等问题上的观点都要比特朗普更接近共和党主流派。

鲁比尼也注意到副总统彭斯、经济顾问和内阁多名准阁员都是共和党主流派。

此外,特朗普将受到他最讨厌的主流媒体的严密监督。其头号死对头《纽约时报》周三报道,特朗普的商人身份将令他就任后面临潜在的利益冲突,他任命子女加入过渡团队甚至可能出任白宫幕僚将使情况变得更加复杂。该报和《华盛顿邮报》这几天也大力报道过渡团队发生内斗的内幕消息。有说是特朗普女婿一手遮天炒掉多名负责国安事务的高级幕僚。

特朗普就任后如果一意孤行,想要让华府屈从于自己的意愿,他将尝到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苦头。

在本届大选准确测中特朗普当选的华盛顿美利坚大学政治历史教授李特曼周三接受美国有线电视网(CNN)采访时做了个惊人预测:由于特朗普一生游走在法律边缘,他很有可能因违法行动被抓到痛脚而在任内被国会弹劾。

当记者问他在共和党已经控制国会两院的情况下,特朗普为什么会被自己人弹劾,李特曼给的答案是:因为共和党一直对特朗普很不放心,他不是一个他们可以信任、可以控制的人,因此,共和党宁可在他被弹劾之后拥立像彭斯那样可以预测的保守派共和党人接手。

特朗普或得向官场潜规则妥协 

可以预见,在竞选期间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特朗普,当上总统之后,还是不得不向华府官场的潜规则妥协。

北京《环球时报》社评也认为,目前参众两院都控制在共和党手里,表面看来对特朗普有利,却也不尽然。特朗普在政界无根基,与整个精英层关系紧张,即使共和党内不服他的人仍有很大势力。

该报认为,特朗普既没有作为强势总统所需要的充裕财力支持,也没有精英群体与他共赴危机的忠诚和团结。因此,他顶多是个外强中干的总统。

文章总结说,中国已经有“驯服”美国新总统的大量经验,特朗普不应是个例外。

看来,美国内外等着下马威驯服特朗普的,大有人在。

习惯在电视实境节目《实习生》里炒人鱿鱼的特朗普会不会在任内被弹劾下台或在四年后被选民唾弃?

热词 :

特朗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