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领袖发唁电哀悼卡斯特罗逝世

2006年7月,卡斯特罗将权力移交给弟弟劳尔(右)。 (法新社)
卡斯特罗去世的消息传开后,在美国迈阿密市的小哈瓦那住宅区,古巴移民涌上街头热烈庆祝。(法新社)
卡斯特罗近年几乎没有公开露面,但仍继续接见来客。本月15日,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去探望了他。这相信是他最后一次会见外国领袖。(法新社)
1989年,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左)访问哈瓦那与卡斯特罗签署协定。苏联在解体前是古巴的坚固支柱。(路透社)
卡斯特罗的形象特点之一是雪茄不离手。1985年,这个古巴雪茄经典“代言人”宣布戒抽雪茄,使古巴雪茄的世界销量遭受打击。(路透社)

美国总统奥巴马说,历史将判断卡斯特罗对古巴和世界各地的影响。俄罗斯总统普京称卡斯特罗是一个激励人心的典范,是俄罗斯的真诚和可靠的朋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唁电中赞扬卡斯特罗对古巴和世界共产主义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哈瓦那综合电)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以90岁高龄辞世,包括民主体制国家在内的美洲、欧洲、非洲与亚洲多国领导人纷纷发出唁电,向这位在世界政坛留下印记的古巴共产政权建立人致敬。

古巴政府25日晚上宣布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逝世后,美国迈阿密市的古巴流亡移民上街庆祝,不过世界各地的领导人仍纷纷向古巴发出唁电,表示哀悼。

美国总统奥巴马说,历史将判断卡斯特罗对古巴和世界各地的影响。他补充道,在他担任总统期间,他要同古巴掀开新的篇章,努力“把过去放下”,同时为未来共同的事业努力。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发给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Raul Castro)的电报中说:“对许多国家而言,他是一个激励人心的典范……菲德尔·卡斯特罗是俄罗斯的一个真诚和可靠的朋友。”

俄罗斯前身政体苏联的最后一位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赞扬卡斯特罗对古巴和世界历史留下了持久的印记。苏联解体前一直都是古巴经济和政治的坚固支柱。

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援引戈尔巴乔夫的话说:“在最严厉的美国封锁期间,菲德尔站起来,强化国家,当时,他面对巨大的压力,但他仍然把他的国家从封锁中带上独立发展的道路。”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唁电中赞扬卡斯特罗对古巴和世界共产主义的发展作出了贡献。他说,卡斯特罗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古巴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维护国家主权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古巴是第一个同中国建交的国家。

越南官方媒体也纷纷发表哀悼文章。卡斯特罗1973年首次访问越南,那是越南共产党把美军击退之前两年。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刚于本月中旬前去探访卡斯特罗。

陈大光在推特发唁文说:“现在由我们来延续他的功绩,高举他独立的旗帜。”

古巴革命以来第一位访问古巴的法国总统奥朗德发出的唁电说,卡斯特罗体现了古巴革命的“希望”和其后的“失望”。他说:“身为冷战的一员……他代表古巴人,抵御外来的支配。”奥朗德于2015年5月会见了卡斯特罗。

美国及其盟国把卡斯特罗列入黑名单,但世界各地许多左派分子则视他为典范,特别是拉丁美洲和非洲。

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说:“菲德尔·卡斯特罗给我们遗留的功绩是为争取世界人民一体化而作出的努力。”

厄瓜多尔总统柯雷亚说:“一个伟大的人离开了我们,菲德尔死了。古巴长存!拉丁美洲长存!”

南非总统祖马感谢这位古巴领导人在南非推翻种族隔离斗争中给予帮助和支持。他说:“卡斯特罗主席支持我们的反种族隔离斗争。”

彭博社引述华盛顿拉美问题办公室项目负责人杰夫·塔勒称,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小国古巴就在国际舞台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与菲德尔·卡斯特罗的作用密不可分。

卡斯特罗名言

(哈瓦那路透电)卡斯特罗敢怒敢言,是个善于掌控语言的演说家,从他就个人和时局说过的很多话可以看出这个一代强人的信仰与个性:

*尽管批评我,这一点都不重要。历史将宣判我无罪。

——1953年,26岁时率领134名爱国青年攻打圣地亚哥的蒙卡达兵营,旨在夺取武器,在全国掀起反对巴蒂斯塔独裁政权武装斗争,大部分青年起义者惨遭杀害。当时身为律师的卡斯特罗在法庭上发表著名的自辩。

 

*我不准备刮掉胡子,因为我习惯用我的胡须向我的国家传递信息。当我们落实建立完善政府的诺言时,我会刮掉胡子。

——1959年发动革命30天后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专访。

 

*试想若是社会主义社群就此消失,世界会变得怎么样……但我不认为有这个可能。

——1989年

*我们对此一窍不通。先生们,实话实说,我们连如何收费定价都不知道。

——1990年谈及古巴如何发展国际旅游业。

*这些变化(向国际旅游业、外资、小本生意以及家庭汇款开放门户)带有其社会成本,因为我们原本生活在一个无菌的玻璃箱子内,而如今我们被病毒、病菌包围着,以致分了神,而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催生了自私自利的心理。

——1998年

*我意识到我真正的命运是我与美国之间会发生战争。

——2003年在美国导演奥利弗·史通执导的纪录片中受访。

 

*当今世界,数十亿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人们的生命却掌握在极少人手中……手中握有这种武器的少数几个国家,以能够独家开发并生产这些武器而感到沾沾自喜。我们有权对他们的行为进行谴责,向他们施压并要求改变现状。”

——2004年在古巴革命胜利45周年庆典上发表演说,指核武器大国挟持了整个世界。

 

*古巴模式连在我们这儿都再也行不通了。

——2010年接受美国记者访问时这么说,但后来他说是记者断章取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