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家庭“统领”美国?

“伊凡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和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将为特朗普统治美国。”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如此形容特朗普身边的这对“金童玉女”。

实际上,从特朗普当初成立过渡团队,让三名儿女和女婿进入执行委员会时就应可猜到,即将进驻白宫的美国新“第一家庭”会和特朗普政府的运作脱离不了关系。

早在1967年,美国就出台反裙带关系法,禁止总统委任亲人担任要职。这是为了避免1960年肯尼迪当选美国总统后,任命弟弟为司法部长的事件重演。

无视反裙带关系法

让女婿任高级顾问

然而,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显然无视这一法令,招揽长女伊凡卡的丈夫库什纳出任白宫高级顾问。

特朗普的顾问坚称,反裙带关系法只适用于内阁成员,而库什纳的白宫职位不领取工资,也无须美国参议院确认。

36岁的库什纳曾于2015年获《财富》杂志列为“40位40岁以下最具影响力商业人物”,被视为特朗普当选总统的幕后大功臣。

他的祖辈是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其犹太背景让他成为岳父在中东事务上的“军师”,他还曾安排让特朗普与以色列总理内坦亚胡见面。特朗普甚至说过,他认为库什纳能居中斡旋,促成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达成和平协议。

目前还不清楚库什纳担任白宫高级顾问所须负责的具体事务,但一般认为其范围非常广。

不过,库什纳也面对一些不利条件:他毫无政治或政府经验,其家族的庞大房地产生意也可能让他与新政府陷入潜在的利益冲突。

刚在去年11月,库什纳就曾为其家族在曼哈顿一栋摩天楼的重新发展计划与中国投资者会面。库什纳表明,他会出售该大楼和其他主要投资项目的资产,同时辞去家族企业的总裁职务。然而,他选择和特朗普一样,让家人管理这些资产。《纽约时报》引述一名律师的话,形容特朗普和库什纳的这种行为犹如“骗人的打赌游戏”(shell game)。

除了库什纳,伊凡卡的“第一女儿”身份也引发关注。35岁的伊凡卡曾在一次受访时强调父亲当选后,她会继续“当他的女儿”。然而,她的野心显然不仅于此。

在特朗普竞选期间,伊凡卡积极助选,并在托儿和气候变化课题上为父亲拉票。曾表明托儿服务是其“首要关注课题”的伊凡卡,甚至让父亲在其政策中纳入部分由她草拟的降低托儿费用计划。

去年11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到纽约与特朗普举行会谈,伊凡卡和库什纳也都列席,显示他们在特朗普心中的地位非比寻常。

拟设置“第一家庭办公室”

特朗普至今并未宣布会让伊凡卡出任任何公职,伊凡卡的律师则透露她会卸下特朗普集团副总裁的职务,也不再直接管理其时装生意,以集中精力协助三名年幼的孩子适应华盛顿的生活。

由于即将成为第一夫人的梅拉尼亚(Melania)会暂时留在纽约,陪伴10岁的儿子巴罗(Barro)直到他完成本学年的学业,伊凡卡很可能会肩负起一些通常属于“第一夫人”的职责。

美国CNN报道,特朗普的过渡团队正计划将白宫东翼的第一夫人办公室设置为“第一家庭办公室”,而伊凡卡可能会作为“女主人”在白宫占据重要位置。

CNN的分析指出,即使伊凡卡没有正式的公职,即使库什纳的任命最终遭到阻挠,这对夫妇与特朗普的亲密关系意味着,他们可能发挥的影响力相信是特朗普最亲近的顾问如康韦(Kellyanne Conway)、班农(Steve Bannon)或普里伯斯(Reince Priebus)无法比拟的。

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Paul Krugman)本月初在《纽约时报》撰文以小布什政府为例,指那届政府出现了大量任人唯亲的问题,许多关键职位的人选虽不一定合格,却都与高级官员有着密切的政治或商业联系。

克鲁格曼认为,美国在占领伊拉克一事上的失败,部分原因正是由于同政界有关联的企业从中牟取暴利。

彭博社的分析文章形容,特朗普政府很可能是自前总统尼克逊以来最不透明的政府,也可能是最不合乎道德准则的政府。他是40年来首位拒绝公开纳税资料的总统,也拒绝出售其商业利益或把资产放在保密信托(blind trust)。

实际上。他已经开始利用政治力量来为自己牟利,而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一些外国政府开始光顾特朗普酒店。

或许,正如克鲁格曼所言,美国正逐渐变成“特朗普斯坦”国。不过,这名如今成为一国之首的房地产大亨是否真的能够以其“地堡思维”(Bunker Mentality),躲在自己的堡垒里继续其盲目计划,筑造“伟大的美国”,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