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摊子”与“纸牌屋”

美国总统特朗普本月17日在白宫举行的记者会上宣布,提名现任佛罗里达国际大学法学院院长的亚历山大·阿科斯塔(Alexander Acosta)为美国劳工部长,记者纷纷举手向总统提问。这是特朗普就职以来举行的首场白宫记者会,全程77分钟,当中却花了60多分钟炮轰媒体不诚实。(彭博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蜜月期,不但没有表现还是非不断,恐怕往后将无法跳出最初几个月为自己挖掘的坑洞。

白宫失火、总统骂人!

白宫最近诸事不顺,火点四起,特朗普总统更加心烦气躁,拿传统媒体出气。

他把责任推给前朝,说奥巴马留给他一个烂摊子,更怪媒体说谎,制造假新闻抹黑新政府,还煽动支持者把媒体当人民公敌,人人喊打。

他不怪自己领导无方,把白宫变成岌岌可危倾轧不断的纸牌屋,白白丢失了原可大有作为的蜜月期。

在西方政治传统中,新任行政首长上任后头一百天,往往享有一段友好时光。

在美国,这百日一般被称为蜜月期,民众和舆论会给新总统时间展现执政能力。因此,总统必须在这段期间果断迅速地推展大刀阔斧的改革,争取表现,累积声望和政治资本,好让自己更有本钱挨过往后艰难的日子。

反之,这段期间没有表现或是非不断,恐怕往后将无法跳出最初几个月为自己挖掘的坑洞。

这就是“百日定江山”的道理。历任多位美国总统文胆的评论家兼专栏作者大卫葛根写过一本书《美国总统的七门课》,提到施政百日即可看出气魄也可暴露缺点。总统做决定是否英明果断,一百日内已见分晓。

这个传统始于1932年大萧条上任的罗斯福总统。他上任伊始提出黄金百日的政治承诺,并成功推动国会通过多项振兴经济的立法。从此华府政坛以此为标准,检视历任总统的政绩。

史学家公认的另一成功例子是里根。他一开始就把经济列为首要课题。就职时已备妥一系列减税方案并提交国会,尽管里根在就职69天后遇刺,但推动经改的努力雷厉风行,不受影响。

时任白宫幕僚长贝克后来在《改变美国:第44任总统的前进蓝图》书里提到,“我想里根政府首个任期表现成功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一开始就有一个清楚明确、深思熟虑、准备就绪的百日工作计划……总统首要及唯一的工作重点,就是其经济大计,而我们这些同僚也一心一意、全神贯注于计划上”。

反观特朗普,挑错议题,准备不足,缺乏部署,匆促上马,结果“禁穆令”一推出便触礁,国家安全顾问涉嫌通敌遭曾被特朗普冒犯的情报机构揭底而被迫辞职,让白宫近期焦头烂额。加上总统忙着和媒体打口水战,白宫已无暇顾及特朗普在选战中承诺改革的议题。

本月17日,特朗普在他的第一场白宫记者会上,两次怪责奥巴马给他留下个国内外问题的烂摊子,但专家和经济数据反映的实况正好相反。

奥巴马上任时,美国遭逢上世纪以来最大的经济不景气。奥巴马任满时,失业率已从7.8%降到4.8%,创造的就业机会与月俱增,专家们对经济前景的信心不断增加。相比八年前奥巴马刚上任时,特朗普接手的美国情况已经好了许多。

有趣的是,特朗普在这个记者会上,花了大部分时间批评媒体,指新闻界不诚实已到失控的状态,还骂记者道听途说,无中生有。但他接着说了几个谎言。

最可笑的是,他自称在总统选举中赢得了里根以来最高的选举人票。但当记者提出质疑,指正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的选举人票数高过他时,他把责任推给了别人,说“这是别人告诉我的”。

说回纸牌屋:作为美国政治局外人,特朗普从来就没有得到共和党建制派的真正支持。为了安抚他们,他不得不接受熟悉华府政治的建制派人物彭斯当竞选搭档,和委任原共和党全国主席普里伯斯为白宫幕僚长,作为和国会沟通的搭桥人。但是,打从过渡团队开始,便发生争权和混乱。

观察家指出,这种混乱和运作不良表现在多个方面,例如新内阁还有近半数部长未被国会通过而无法正常运作,白宫内斗不断和新政府的一些做法惹恼了传统盟友。

上任不到一个月,团队倾轧不断,先是总统首席战略师班农和幕僚长普里伯斯争权,之后又传对欧外交政策出现分歧。就在彭斯到访布鲁塞尔传递美国欧盟关系坚定不移之际,却传出班农和德国驻美大使会面时传达出和彭斯截然不同的信息,使欧盟盟友感到迷惘。

而特朗普和中国主席习近平通电话时,对一中政策做出了让步,成了中国眼中的纸老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难怪华府一些资深政治家摇头叹息从来没见过这么动荡和无能的新政府。

多项民调显示,特朗普是政权过渡期支持率最低的美国总统。而他上台一个月后的支持率继续下跌。

上台一个月支持率40% 比平均低21个百分点

盖洛普公司的民调显示,特朗普上台一个月后的支持率40%,比历任总统平均支持率低21个百分点。

正常来说,总统的支持率往往是上台时最高,不论将来政绩如何,民调都不会高过就职百日的支持率。对特朗普而言,40%支持率是个凶兆。百日时恐怕更低。看来他的蜜月期还未开始就已结束。

这与他好勇斗狠凡事以自我为中心,到处树敌骂人、荒废正事的性格有关。

上星期,35位精神病专家在《纽约时报》发表公开信,警告特朗普“情绪极度不稳,这表现在他的讲话和行为上,这让他不适于担任总统职务”。他们表示特朗普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其主要症状为沾沾自喜,缺乏同理心、极度追求赞美和相信自己至高无上,无法接受批评和失败。

有评论说,如果特朗普还像以往那样任性,让政府和国家陷入更大的争议,国会、媒体、舆论和民意对他可不会太客气,一旦政治圈和舆论场形成反特朗普风潮,特朗普将会施政受阻,政府的孤立主义将使特朗普陷入自我孤立,要嘛他将成为独裁者,要嘛被传统政治的漩涡吞噬。

保守派评论员、《国家评论》杂志主编彭努如周三为彭博社撰稿,对特朗普其人倒是做了个大胆的假设。

他提到前两任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在执政一个月后,都已分别提出或签署了税务和扩大儿童医疗与同工同酬的法案,而特朗普至今却没有对他在竞选时承诺的医改、基础建设和税改三大立法课题,有所作为,也没有扮演为共和党化解纷争和提供方向指导的传统角色、更没有为白宫制定一套明确的权力分配和领导制度。

彭努如总结称,或许特朗普压根儿并非人们所担忧的专制强人,而是个彻头彻尾的低能儿弱势总统。

如果这项分析正确,那共和党建制派最终取而代之拥立副总统彭斯的可能性指日可待。

英国博彩公司已开赌盘,赌特朗普任期会有多久。

葛根在总统的七门课里提到好总统必备的七大条件依序为:高尚的品德、目标清楚、说服力强、在体制内运作的能力、百日定江山、坚强的顾问群和能启发与传承愿景。

其中在体制内运作的能力,强调总统必须具备善用媒体和舆论并与国会协作的能力。这些能力正是特朗普所欠缺的。

其他六个条件,除了说服力强,特朗普没有一样符合标准。

纸牌屋不稳,特朗普如何应付危机?

有分析说,白宫团队的对策就是利用特朗普骂人的特长,把管理不善的责任推给被骂的对象,还可借骂人转移公众的视线和巩固自己的铁杆票仓。

于是,我们在特朗普结束第一个月任期时,看到他重拾喧闹的竞选风格。

尴尬时刻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意思是新官上任,一定要轰轰烈烈、漂漂亮亮地干几件事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这个上任短短一年就烧了三把火的新官,就是刘备三顾茅庐请出山当其军师的诸葛亮。

据《三国演义》描述:这三把火分别是火烧博望坡、火烧新野和火烧赤壁。三次遭火攻的倒霉对象都是曹操。曹军被烧得弃甲曳兵、死伤无数,元气大伤。诸葛亮则声名鹊起。

特朗普对媒体的敌意和批评由来已久。但他走马上任才一个月,又连放三把火,正式向媒体宣战。但谁胜谁负,还很难说。

本月17日,特朗普举行就职以来首场白宫记者会,全程77分钟,却花了60多分钟炮轰媒体不诚实,多次怒骂许多报道是假新闻,把媒体形容为一个腐败体制的带有自身议程的组成部分。

他隔天继续在推特上炮火四射,直接点名《纽约时报》、ABC、CBS、 NBC和CNN,声称媒体不只是他个人的敌人,还是“美国人民的公敌”。

第二天,他飞到佛罗里达州,在一个充满竞选气氛的9000人群众大会上说:“我想在没有假新闻过滤器在场的情况下向你们说话。”他把前总统杰佛逊、林肯和杰克逊拉下水,说他们和他一样与媒体不和,他指责不诚实记者团企图破坏他给美国带来变化的努力。

他说:“当媒体向人民说谎时,我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

特朗普已摆出和媒体势不两立的姿态。然而,评论家质疑,面对斗志昂扬的媒体,特朗普的媒体大战还能撑多久,搞不好引火自焚,伤了自己的元气。

有学者认为,特朗普不可能让媒体闭嘴,也无法迫媒体关门,限制采访也收效不大,他所能做和最在乎的是,打击传统媒体的公信力。而他最有利的武器,是发送推文和向群众发表竞选式演说。

冤家路窄 去或不去?

特朗普和媒体的战争将会旷日持久,但不久的将来,特朗普和美国传媒界的众多巨星们将会在华府的一个传统聚会上,不是冤家不聚头。

话说白宫记者协会将在4月29日举办常年晚宴。这个始于1920年的媒体盛事,旨在加强白宫与新闻媒体的沟通。晚宴气氛轻松,内容搞笑,时任总统出席晚宴已成惯例。爱热闹的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总统还多次粉墨登场演独角戏娱人娱己。

然而,特朗普和媒体的战争,让很多人感到别扭。不少人已表示不想出席,但也有人认为出席宴会才是对特朗普最好的还击。杯葛晚宴等于证明特朗普是正确的——媒体对他有偏见。

另有一种看法是,大家不妨买票,因为门票收入将资助新闻奖学金,但到时都不出席,让这个眼里只有支持率和观众的自恋狂对着空荡荡的宴会厅,发表演讲。

白宫已收到请帖,并把这项活动列在特朗普的日程表内,但没说明他会不会出席。支持特朗普的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特朗普不该走进这个对他怀有敌意的斗兽场,再次受到羞辱。

有媒体认为,特朗普就是在六年前的晚宴上被奥巴马用脱口秀当众羞辱,才决定竞选总统。

如果他肯赴会,那才真的是“扬眉吐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特朗普
Display Title (ZBcom): 
国际特稿:“烂摊子”与“纸牌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