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欧盟还有黑天鹅?

欧盟周三公布白皮书,为“27国欧盟”提出五个“通往一体化的道路”。(路透社)
▲期民调显示法国极右派国民阵线领袖勒庞几乎肯定可高票进入5月7日进行的第二轮投票。(法新社)
最新民调显示维尔德斯领导的自由党,支持率首度遭执政党反超,但仍有望成为荷兰第一大党。(法新社)
默克尔承认在难民问题上犯下错误,她承诺2015年开放边境所引发的混乱情况不会重演。(法新社)
阿姆斯特丹的一个广告牌上贴满了参选政党的宣传海报。荷兰的政党林立,即使自由党成为第一大党,也未必能顺利组阁。                        (法新社)
制图∕李太里
英国去年公投通过脱欧,欧洲一体化进程遭遇重挫,欧盟未来发展方向成了欧盟峰会重点议题。

在经济发展呆滞、就业隐忧和失业焦虑的背景下,外来移民问题在过去一年加速度牵引世人向不安倾斜,民粹主义乘势造就特朗普在英国脱欧之后当选美国总统的第一个“黑天鹅效应”,并进一步带动欧洲极右派政党声势持续扩张。今年,荷兰、法国和德国等欧洲多国都将举行大选,这些国家的极右派政党会否复制“特朗普式胜利”?欧盟会步上瓦解之路吗?3月15日的荷兰议会选举,就可见端倪。

两个纪念日,使到欧洲联盟的2017年,别具意义。

60年前(1957年)的3月25日,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以及卢森堡六国首脑和外长签署了《罗马条约》(Treaty of Rome),奠定了欧洲一体化的基础。

25年前(1992年)的2月7日,比利时、丹麦、德国、希腊、西班牙、法国、爱尔兰、意大利、卢森堡、荷兰、葡萄牙以及英国,在荷兰的马斯特里赫特(Maastricht)签署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Treaty of Maastricht),标志着欧盟诞生。

然而,对欧盟成员国来说,今年这两个纪念日的重点,或许已不在于庆祝,而是反思欧盟未来的走向。

初始即遭质疑 欧盟动荡于今尤烈

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今年步入25周年,然而在纪念日当天,在条约签署地出席纪念活动的欧盟及欧洲主要国家高官寥寥无几。

观察人士认为,这具体反映了当前疑欧情绪严重的现状,欧洲一体化进程面临严峻考验。

马斯特里赫特市长施特拉克在上述纪念活动上致辞时坦承,25岁通常是充满活力,也拥有足够智慧去开创未来的年

龄,但欧盟却步入非常动荡的年代。

1992年签署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旨在追求欧洲一体化,促进资本和货物流动,激发商业活力,以及带动基础设施建设和贸易发展。此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其实从一开始就遭到质疑。

丹麦在1992年的全民公投就否决了此条约,直到欧盟同意丹麦不参加货币、防务和司法领域的合作后,丹麦才在第二次公投中通过条约。

《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主导国法国在1992年9月举行的公投中,也仅以约51%的支持票勉强通过。

虽然在欧洲各国领袖的推动下,欧盟终于克服种种内部问题,在欧洲一体化进程取得巨大成就,但2008年的金融风暴引爆欧债危机,打破统一货币的神话,也凸显欧盟体制的不成熟。加上2015年以来难民危机恶化以及恐袭事件接二连三,欧洲民粹势力抬头,欧盟内部的离心力持续加大。

黑天鹅不止一只?

">

英国去年公投通过脱欧,使欧洲一体化进程遭重挫。欧盟未来发展方向虽然成了多个欧盟峰会的重点议题,但始终没能达成明确共识。

作为反建制代表人物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表扬英国脱欧的决定,并预测会有更多欧盟成员国选择离去,这让各欧盟国家的疑欧势力备受鼓舞。在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国总统的第二天,欧洲多国极右翼政党在德国科布伦茨(Koblenz)举行集会,法国极右派国民阵线女党魁勒庞(Marine Le Pen)在集会上宣称,欧洲今年将通过多场关键性大选刮起变革之风,“2017年将是欧洲的觉醒之年”。

国际舆论观察,民粹主义浪潮已随着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而高涨,“黑天鹅效应”的忧虑笼罩欧盟。

欧洲一体化认同感消减 欧盟改革不能单靠口号

荷兰、法国和德国今年的大选被视为欧盟走向的指标。排外的极右翼政党在这三个国家迅速崛起,甚至有望执政。他们大力反对接受移民,将经济不景气、工作机会匮乏、国家安全等问题都归咎于移民涌入,包括煽动民众对穆斯林的恐惧情绪来争取选票,鼓动退出欧元区,进一步削弱欧盟本已脆弱的向心力。

上述三国共占欧元区国内生产总值的56%,加上法德是欧盟的轴心,席卷英美的民粹浪潮如果在这些国家掀起巨浪,就可能影响欧盟未来走向,甚至导致欧盟瓦解。

全球目光聚焦荷法德选举

荷法德的政界人士心情紧绷不在话下,选民也意识到手中选票的分量加重,欧盟成员乃至全球政治领袖的目光,也都聚焦这三场攸关欧盟命运的选举。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去年12月呼吁欧盟成员国放眼未来、加强团结以捍卫一体化的成果。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欧盟问题的根源在于民众逐渐失去对欧洲一体化的认同感,要解决问题不能单靠呼吁团结,而必须采取实际措施,让民众看到一体化的实际利益。

英国决定脱欧对欧盟敲响了警钟,提醒欧盟必须加速改革,缓解经济和难民等问题引发的反体制情绪。

摩根大通执行长迪蒙(Jamie Dimon)指出,如果欧洲政治领袖不处理这方面的民怨,欧洲必将分裂。他希望欧盟领袖能检讨英国脱欧的原因,并进行改革,否则像勒庞这样的民粹主义者在欧洲各地纷纷崛起,“欧元区或无法生存”。

荷法德选举攸关欧盟命运 荷兰选举 欧洲民粹指标

2017年可说是欧洲的选举年,3月15日的荷兰议会选举是第一炮,这个最开放国家的选举结果将反映出民粹主义在欧洲势头有多强大。

自由党崛起

本届荷兰议会选举,大约28个政党争夺150个议席。3月2日Ipsos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由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领导,在之前的民调中一路领先的自由党,支持率首度被现任总理吕特(Mark Rutte)领导的自由民主人民党反超,但自由党仍有望成为第一大党。

自由党反穆斯林并疑欧,多数政党已表态拒绝结盟,因此自由党即使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在党派林立的荷兰政党体系中能否组阁仍是未知数。

维尔德斯声称,选举结果会证明自由党不容忽视,其他政党会在投票结果出炉后改变主意,但吕特3月2日重申,绝不会与民粹主义政党联合执政。

吕特说:“如果自由党成为第一大党,荷兰或将沦为民粹主义这一错误潮流在欧洲甚至全球推倒的又一张多米诺骨牌。”

选举结果影响欧洲未来

虽然自由党面对支持率有所下滑和难以顺利组阁的挑战,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黄奕鹏认为,仍不能低估自由党在本届大选的表现。

他指出,荷兰虽不曾遭遇大规模的恐袭,但发生过和极端穆斯林相关的暴力事件。例如:前荷兰议员阿里2004年与荷兰导演梵谷合作拍摄了一部批评伊斯兰教的影片,结果梵谷被一名荷兰籍穆斯林谋杀,阿里也收到死亡威胁。

黄奕鹏副教授说,随着大选脚步逼近,期间若发生任何与移民有关的暴力事件,无论规模大小都可能影响选情。即使自由党无法成为执政党,这个势力日益强大的政党也会对政府施压,要当局收紧入境管制。

他说:“荷兰向来是最开放最具包容性的欧洲国家之一,如果连荷兰都开始封闭,对欧洲未来的走向不是个好兆头。”

勒庞 欧盟首位极右派总统?

法国总统选举将在4月23日通过“多数两轮投票制”选出,第一轮投票若无人得票超过半数,得票率最高的两名候选人将进入第二轮对决,由选民二选一。

本届法国选举,预计没有候选人可在首轮选举中获得过半选票。

作为极右派唯一候选人,法国国民阵线领袖勒庞近期民调领先,几乎肯定可高票进入5月7日第二轮选战。她高喊“法国优先”口号,公布包括法国退出欧元区、发起脱欧公投、对移民问题采取强硬措施等144项竞选承诺,欲借民粹主义浪潮复制特朗普式胜利。不过,勒庞因在社交媒体发布伊斯兰国组织处决人质的照片而遭法国检方调查,罪成将入狱。

法国共和党候选人菲永(Francois Fillon)原是热门人选,但被爆妻子挂名领薪后支持率下滑,警方已就“空饷门”丑闻展开调查,党内60多名成员表明无法再支持他。

菲永坚称自己没违法,并誓言继续竞选总统,但法国社会贫富悬殊问题日益严重,选民对金钱丑闻特别敏感,他要登上总统宝座可说是困难重重。

以独立中间派身份出征的法国前经济部长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支持率不但超越菲永,还直逼勒庞,黑马气势如虹。

马克龙主张摆脱左右派之争、呼吁团结,并支持法国留在欧盟发挥重要作用。他也指责国民阵线反欧元、反移民的主张违反法国“自由、平等、博爱”的国家格言。

民调显示,法国多数选民特别是年长者希望法国留在欧盟,马克龙的主张因此有望吸票。中间派政治人物贝鲁(Francois Bayrou)宣布和马克龙结盟,也提高了马克龙的胜算。

民调:勒庞将在第二回合落败

Ifop-Fiducial截至2月28日的民调结果显示,在第一轮选举中,勒庞和马克龙会分别获得25.5%和24%的选票而排第一和第二,菲永以20.5%紧随在后。到了第二回合由两个得票最高者决战时,马克龙会以61%大胜,击败得票39%的勒庞。

然而,随着多名热门人选出局,加上选情可能受荷兰选举结果影响,法国是否会产生欧盟首个极右派总统,目前还很难说。

难民问题冲击德国选情

美国出了个“非传统”总统并推出一系列令人担忧的政策之后,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的德国选举,更令人关注。

欧美政界不少人希望总理默克尔能够担负起捍卫自由民主价值观的重任,同样地,他们也担心默克尔若败选,不仅德国的未来走向无法预知,欧盟瓦解的风险也将加剧。

移民问题是默克尔致命伤

移民问题对默克尔的冲击极大,让她面对政治生涯最大考验。她领导的基督教民主党在去年3月的巴登—符腾堡、莱茵兰—普法尔茨和萨克森—安哈尔特的地方选举中遭受重挫,其保守执政联盟在9月举行的柏林州议会选举也无法赢得多数席位。反移民的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则不仅在地方选举中成为大赢家,也首次打进了柏林议会。

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 Bank)分析师施米丁说:“地方选举结果是对默克尔的最严厉批判,也是我们至今见到的最明显抗议。”

默克尔表示,愿为保守联盟在柏林选举遭重挫负责。她承认在难民问题上犯下错误,并承诺2015年开放边境所引发的混乱情况不会重演。她还说,如果可以让时光倒流,她会更好地应对涌入德国的数以百万计的难民。

分析师:选民似已厌倦默克尔

分析师指出,就算德国极右派政党还未构成明显威胁,德国选民似乎已厌倦默克尔,转而支持左翼政党。

德国权威民调机构Emnid2月19日发布的民调显示,中间偏左的社会民主党的支持率,超越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党及其姐妹党基督教社会党。这是2006年以来的第一次。

该民调机构在2月22日公布的民调虽显示基民党/基社党以32%对32%与社民党扯平,但社民党如与民主社会主义党及绿党合作,左盟政党有望取代默克尔的保守执政联盟,上台执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