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国家情报总监: 中国在澳洲做法类似俄干预美政治

被指与中共有联系的两名中国亿万富豪:周泽荣已是澳洲公民(左),黄向墨(右)申请澳公民被挡下。(互联网)
在澳洲留学的外国学生约有50万人,每三人之中就有一个是中国留学生。(istock)

美国前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说,澳洲须警惕其他国家试图干预其民主制度。他也建议澳洲修法,把外国利益团体捐款给澳洲政治组织列为非法行为。

(悉尼综合电)美国前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说,澳大利亚须警惕其他国家试图干预其民主制度。

澳洲媒体6月6日指中国试图干预澳洲国内政治。目前在澳洲国立大学担任客座教授的克拉珀7日接受澳洲广播公司访问时说,他认为中国在澳洲的做法,与俄罗斯试图干预美国政治的做法有相似之处。他说,美国和澳洲共同面对的挑战是“我们的政治体系基础可能面对威胁”。

克拉珀也建议澳洲修法,把外国利益团体捐款给澳洲政治组织列为非法行为。在澳洲,收受外国利益团体的政治捐款尽管受到管制,但仍是合法的,但在美国却是非法的。

澳洲好些人认为,中国一直试图影响和控制在澳洲的中国人。澳洲约有50万个外来学生,其中大约三分之一来自中国。澳洲媒体指中国当局通过在澳洲的海外学生协会,严密控制这大约15万名中国留学生。它们也指中国在澳洲很多领域都很活跃,包括中国留学生组织、社团及华文媒体。

澳广和费尔法克斯传媒日前说,他们展开五个月的调查后发现,房地产发展商黄向墨(Huang Xiangmo)和周泽荣(Chau Chak Wing)或他们的助手,在过去10年向澳洲政党捐出约670万澳元(约645万新元)。

据知,周泽荣是澳洲公民,黄向墨的公民申请则被澳洲情报机构负责人下令喊停。

澳情报机构两年前已警告 两捐款富豪同中共有联系

两家媒体说,澳洲情报机构两年前已发出警告,指这两名亿万富豪与中国共产党有联系。但在接到这项警告之后,澳洲执政联盟和反对党工党仍接受了来自这两人的110万澳元捐款。

该报道说,2016年,工党呼吁澳洲政府在南中国海执行航行自由任务,结果黄向墨威胁要撤回对该党的40万澳元捐款。第二天,工党议员达斯特亚里(Sam Dastyari)与黄向墨一道,游说工党改变在这问题上的立场。在这起外国捐款丑闻曝光后,达斯特亚里否认他对有关捐款知情,但他接着辞去工党前座议员职务。

根据澳洲媒体的调查,周泽荣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员。黄向墨是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分析员说这个非政府组织实质上是北京的喉舌。

《悉尼先驱晨报》在其调查报告中说:“在大学校园、中文媒体和一些社区组织,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移民中间展开的影响与控制行动,其规模比其他任何国家的都大,而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其做法也比其他国家恶劣。”

该报引述住在布里斯班的一位学生托尼·常(译音,Tony Chang)说,他感觉自己受到秘密监视,并在2015年6月接到住在中国北方的父母的电话,说中国安全特务曾找过他们。

这些特务指托尼·常在澳洲参加推动中国民主的运动,他们警告托尼·常的父母,叫他停止这类活动和保持低调。

澳洲媒体的调查也揭露,达斯特亚里曾尝试协助黄向墨取得澳洲公民权。据报达斯特亚里曾四次打电话给移民局,询问有关黄向墨的公民权申请的进展。但达斯特亚里的办公室说,为移民提供这类帮助是常见的做法。

还有,澳洲前贸易部长罗布(Andrew Robb)现在是中国富豪叶成的顾问,叶成给他的薪水一年达88万澳元。叶成据说与中国共产党有关系。

澳洲媒体说,罗布在去年大选之前辞职,他在大选前一天就开始担任叶成的顾问。罗布发表声明说,他的行为与一名前部长的责任没有抵触。

针对这些报道,澳洲总理特恩布尔6日说,他上月初已指示总检察长检讨澳洲的间谍法,及针对外国政府在澳洲活动的相关法律进行检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6日驳斥这是澳洲媒体没有事实根据的报道,呼吁有关媒体客观看待中国和澳洲关系发展。她说:“有关报道完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充斥着猜测臆想,根本就不值一驳。”

澳广6日说,周泽荣以身在国外为理由拒绝对其报道置评。黄向墨则说,澳广“根据再循环的新闻报道、可疑的断言和暗讽,来怀疑我的动机和破坏我的声誉”,令人遗憾。“我也非常不满被指,我做出政治捐款是要影响对外政策。我根本不求任何回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澳洲 中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