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韩国人梦中搬家济州岛

从火烧岛发展成为著名旅游胜地,韩国西南端的济州岛近三四年来已成为韩国人,尤其是首都首尔人的梦想移居首选地。济州岛地方政府统计,截至今年9月,济州岛总人口为67万4812名,过去五年共增新人口8万2363人。分析师根据趋势预测,到了2025年,济州岛人口总数将突破100万。适应济州岛满意济州岛的移居者受访时表示:移居济州岛,生活品质提高了,身心健康愉快。

20171224_news_jeju1_Large.jpg
济州岛是首都首尔人的梦想移居首选地。

2009年之前,韩国西南端的济州岛迁出人口比流入人口多,“出超”情况从2010年起开始逆转,流入这个岛屿的人口越来越多,尤其是近三四年来,移民济州岛的现象十分火爆。

据统计,2013年搬到济州的“新人口”有7823人,2014年增至1万1112人,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为1万4257人和1万4632人。

根据济州岛地方政府统计,截至2017年9月,济州岛总人口为67万4812名,五年来共增加了8万2363人。去年岛上人口共66万1190名,比2015年(64万1355名)增加了3.09%(近2万人)。分析师预测,按照这样的趋势,到了2025年,济州岛人口总数将突破100万。

移民热四大主因 新移民多样化

济州岛政府表示,济州出现移民热主要有四大原因,而且这些因素相互影响发生了作用:

一、近几年济州具代表性徒步行路线(济州Olle),吸引韩国人更向往济州的大自然环境;

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婴儿潮世代(baby boomer)如今逐渐步入退休期,他们一般希望在济州养老;

三、韩国各界明星纷纷搬入济州岛,济州成了热门综艺节目拍摄地点;

四、2011年起,济州开设了四所国际学校等设施,带动移居热潮。

基于吸引移民的因素多元,济州新移民的年龄层呈现多样化趋势,其中以30岁至49岁的移居者最多,其次是50岁以上的退休人士。由于中年移民群体往往携家带口,造成济州岛小学生人数不断增加。济州岛政府估计,未来五年,当地小学生将激增3300多人。

移居济州 满意济州

在济州房地产开发公司上班的张宰亨(37岁)原本是首尔人,他在济州读大学时被当地优美的自然环境和淳朴悠闲生活触动,多年以来念念不忘,三年前决定移居济州。

20171224_news_jeju3_Large.jpg
带着妻小从首尔转到济州岛生活与工作,张宰亨对生活品质大幅提升非常满意。(张宰亨提供)

张宰亨说:“以前在首尔生活,每天坐一个半小时地铁去上班,看到地铁内人群熙熙攘攘,总感觉自己只是机器上的一个小零件。

“每天光是上下班坐车的时间就要花费三个小时,这给我很大压力。现在我开车15分钟就能到公司,下班后应酬也少了许多;回家跟家人吃晚餐,生活变得有规律,而且充实。

“搬来济州后,大女儿(4岁)的皮肤过敏也好了,家人之间的关系比以前更加亲密。周围朋友都说,搬来济州后的我看起来更有活力。只是济州没有大型商场,除了妻子无法通过购物来缓解压力之外,我对济州的各个方面真的都非常满意。”

张宰亨透露,2014年底,他在济州市中心买了一个面积82.6平方米的公寓单位,价格为2亿韩元(约合28万新元)。这套小公寓现在已经涨到4亿韩元(约合49万新元)。”

他说:“2亿韩元在首尔市中心买不起房子,但我用这笔钱买了房,还赚了钱,对我而言,来济州是个正确的选择。”

面包师傅郑承:生活质量提高很多

在济州岛经营面包房的面包师傅郑承(37岁)说:“做面包很辛苦,因为需要很早上班,很晚才能下班。

“以前我在首尔面包房工作时,每天像机器人一样过着周而复始的单调生活;工作11个小时后下班,回家就睡觉,找不到什么生活乐趣。”

20171224_news_jeju2_Large.jpg
郑承在济州岛除了工作,还能经常带着太太和孩子游山玩水,生活写意。(郑承提供)

郑承现在不但找到了生活乐趣,也找到了事业。“我高中毕业后就进入烘焙行业,本想在首尔开一家面包房,但租金太贵了。2014年夏天来济州度假,被这里的自然环境吸引住了,当年年底就决定移居。”

郑承说,济州岛的自然环境优美,开车10多分钟就能带孩子到海边或山上走走。“搬来济洲后,生活质量真的提高很多。

“要是我现在还住在首尔,为了买房子,一定是跟其他人一样拼命赚钱,成为金钱的奴隶。

“虽然目前济州的面包房增至约450家,竞争十分激烈,但我还是喜欢在济州烤面包。”

健身女教练黄瑟奇:为了孩子移居

健身女教练黄瑟奇(32岁)一年前移居济州,开设了普拉提(Pilates)训练房。她曾是首尔万豪国际(Marriott)酒店的普拉提导师。她说,她完全是为了孩子才决定移居济州岛。“我儿子(3岁)有鼻炎,是非常好动的孩子。以前我们住在首尔公寓时,怕打扰楼下邻居,经常得阻止孩子在屋里跑动。

“我希望孩子在自然环境里成长,让他去野外接触大自然。正好在制药公司工作的先生有机会到济州工作,于是我们毫不犹豫决定搬来。”

黄瑟奇说:“为了儿子,我只安排上午教课。孩子从幼儿园回来后,我会带他四处走动。济州除了没法随时见到亲朋好友以及没有大型百货之外,我对济州的生活感到很满意。”

金兑垠:移居一年后就适应了

济州越变越好,除了吸引外地人移居,厌倦了城市生活的济州人也纷纷回乡,已成家的更带着在城市长大的孩子,一起回到济州。

经营小餐馆的金兑垠(42岁)受访时说:“我先生是济州人,因公婆年纪大,我们三年前决定搬回济州开餐馆。以前我是做舞台设计,在首尔工作10年后,很厌倦那里的生活和工作。”

虽然新来乍到需调适,但金兑垠不介意。她说:“济州在地人多少会排斥外地人,刚来时无法融入济州社会,但一年后就适应了。

“来济州后,我的生活变得很单纯。应酬少了,生活费也省很多,尤其是餐馆租金,只相当于首尔的三成,便宜很多。整体来讲,我挺满意。”

经合组织:韩上班族通勤时间最长

满意移居济州的生活品质,或许可反映出韩国一般城市人的生活窘状。

韩国的经济成长可算是发展中国家的一个典范,但韩国人普遍认为“生活并不幸福”,例如日常通勤就是一大困扰。

韩国就业门户网站“JOB KOREA”今年7月发表的调查报告显示,韩国上班族平均通勤时间为101.1分钟,首尔上班族平均通勤时间甚至超过两个小时。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统计,OECD成员国当中,韩国上班族通勤时间最长。OECD这方面的平均值为28分钟。

移居热暴露韩国焦虑:工作压力大 生育率低

济州岛这么一个平凡小岛竟然如此吸引韩国人,固然有其魅力所在,但更可能跟韩国人的生活与工作压力太大、需要突破口有关系。韩国政府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此一直在倡议缩短工时,减轻人们的压力。

韩国统计厅最近发布的调查显示,韩国上班族一年平均只休假5.9天,2016年9月至10月,未使用年假的上班族比重达35.8%。

韩国人均年工时全球第二长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去年发表的统计资料显示,韩国劳动者人均年工作时长2113个小时,是OECD成员国当中第二长的国家, 仅次于墨西哥(2246个小时),比OECD成员国平均工时(1766个小时)多了347个小时。

为此,韩国政府一直在促进减少工作时长,制定了将年工作时间缩短至1800小时的目标。

工时长 生育率低

韩国人的工作时间长与生育率低有直接关系。韩国总统文在寅强调,过去10年来,韩国投入100万亿韩元(约合1240亿新元)仍未解决低生育率问题。若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人口将急剧减少,韩国恐面临“人口悬崖”。为解决低生育问题,当局将每周工时上限从68小时下调为52小时,让双薪家庭安心养育孩子。

今年上半年,韩国新生婴儿数量仅为18.8万人,创2008年以来新低。预计今年韩国生育率将比去年的1.17进一步减少到1.03,创历史新低。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济州岛

不是每一个“济州移民”都能适应而留下来,主要还是适应问题。由于移民济州的人大部分来自大城市,习惯了城市生活节奏的城市人,如果没做好充分准备而贸然移居,好山好水也未必能留得住人。

挣钱生活还是重要问题

一年前放弃济州生活、重返首尔的李先生(35岁)说:“济州的海和山,看一两年就没什么感觉了。重要的还是挣钱生活的问题。

“大部分人以为,大约准备3至4亿韩元(约合37万至49万新元)就能在济州住下了。可是如果没有专业技能,这笔钱在济州是不够做什么的。我移居济州之前也准备了三年多,但后来发现我还是适合住在大城市。”

他透露:“有时想念朋友,想叫他们出来喝杯啤酒聊聊天,但在济州就没办法。每当感到孤单的时候,我就买机票回首尔。在首尔,到处都有电影院,随时都能安排节目,济州可不一样。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移居济州。我想对有意搬到济州的人提议,先去住一年看看。”

远看很漂亮 近看就不一样

五年前移居济州岛经营民宿的郑智媛(44岁)也说:“济州岛不是逃避现实的地方。我经常看到35岁以下的年轻人从媒体看到韩国名人移居济州的节目后,就抱着对济州生活的幻想而来,但后来发现济州生活并不简单,最后只好放弃济州生活返回首尔。

“年轻人要移居济州之前,应该先在社会上磨炼,累积生活经验。只靠幻想就要到济州生活,会很吃力。”

济州岛政府地区共同发展科主管高尧淑指出:“远处看很漂亮,近处看就不一样。济州生活可能就是这样。

“有些人到济州岛来并没有明确的目的,仅仅是抱着试试做农活的心态而来,若是如此,是很可能以失败收场。”

(记者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