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反恐时代军队新使命惹争议

意大利军方人员在新年期间提高警惕,在人潮拥挤的商店街道驻守巡逻,防范恐袭发生。图为一名持枪伞兵在罗马纳沃纳广场的一个入口处站岗维安。(法新社)
新加坡内政部和国防部不遗余力着手强化本身的反恐能力,携手合作制定跨部门的标准运作程序。图为去年10月在樟宜机场举行的北极星演习,测试政府各单位应对恐怖袭击发生时的协调与应对能力。(档案照片)

瞭望台

面对恐怖主义日益猖獗的威胁,西方重灾区国家已认识到,必须加强军队在反恐方面所扮演的角色。除了出动反恐新工具,西方各国也赋予军队新任务,军人除了作战训练,也须上街巡逻。反恐时代赋予军队新的使命,军方将如何定位其使命和作用,已成为决策者须慎思的问题,而军队参与反恐后的身心健康,也成为媒体热议的课题。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这句古话指的是军队平日养精蓄锐,关键时刻才上战场杀敌,保卫国土。

而今反恐时代,军队又多了个新使命,参与国内反恐任务,保卫家园。全方位名符其实地“保家卫国”。

进入21世纪,人类文明遭遇国际恐怖主义的严重威胁。恐袭的复杂化、多元化,使得传统上负责国内安全的警察部队疲于奔命、穷于应付。

面对恐怖主义日益猖獗的威胁,世界各主要国家,尤其是西方重灾区各国充分认识到必须加强军队在反恐方面扮演的角色。

军队加入反恐,于是成为各国应对恐怖威胁逼不得已的普遍选择。

恐怖主义成保安升级理由

恐怖主义成了保安日益升级的理由,执法当局纷纷积极寻求以新旧结合的防御模式应对恐怖分子不断变化的攻击手法。

在刚过去的圣诞节和新年佳节,人们普遍注意到,各种隔离屏障正在欧洲各地涌现,营造出一种堡垒般的围城状态,这些路障和护墙,既是对行人的保护,也是一种惊醒。

除了出动反恐新工具,西方各国也赋予军队新任务,军人在作战训练之外,也必须上街巡逻。

许多驻外记者观察到,欧洲许多景点,这个圣诞和新年多了许多荷枪实弹的警察和军人。

军队积极参与国内反恐工作,是近两三年的事。

2015年年中,一份意外流出的英国内阁会议记录,揭露卡梅伦政府有意部署5000多名军人到街上协助警察执行反恐任务,引起哗然。虽然军队将只是协助防守可能遭攻击的目标,而军方领导层尽管表态支持反恐,但之后却表示这计划会让军力更吃紧而不愿跟进。当时任内政部长的特雷萨·梅正力图削减部门预算,节省警力,因此打了这个如意算盘。没想到两年后她担任首相在选前因发生恐袭而被选民怪罪,自食其果。

部署军队上街巡逻 法意比英走快一步  

去年5月22日,曼彻斯特演唱会遭遇恐袭后,特雷萨·梅即刻把英国恐袭威胁级别从“严重”上调到最高级别的“危急”,并启动卡梅伦定下的计划,派出3800名军人进驻伦敦主要地标,以腾出警力专心查案。

但法国和意大利在实际部署军队到街上比英国走快一步。2015年1月7日,《沙尔利周刊》屠杀案后,奥朗德总统立刻调派1万名士兵执行防恐维安任务,其中7000人是直接在街上巡逻,而意大利则部署5000人到市区。

军队上街会否常态化?

比利时自从2016年3月22日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和紧邻欧盟总部的地铁站遭到恐袭造成32人丧命后,安全警戒级别一直居高不下,维持在仅次于最高级别的第三级水平。在布鲁塞尔市中心随处可见荷枪实弹的军人。

比利时士兵街头值勤将常态化。

去年8月,军方以形势仍然险峻为由,把武装士兵参与街头安保值勤的计划延长至2020年,并通过有针对性的军事训练和兵力部署加强防范和打击恐袭的能力。

恐袭变得越来越难以防范,单靠警力已无法应对。其他西方国家苦思新战略新战术,都在为军队介入寻求法理支持。

军队上街值勤会不会常态化?

德军参与国内安保须修宪

以德国为例,在二战结束后,为免重蹈纳粹覆辙,德国严格限制国防军在国内的部署,若要让军队参与国内安保任务,就必须修宪。把军队纳入反恐行动,在国内引起不小的争议。

赞成的人认为,因历史原因而有所保留的做法已经过时,如果在极端情况下,明明有具备专业素质的士兵可用而不用,在情理上说不过去。反对的人却指出,德国军力本来就捉襟见肘,还要兼顾海外多处维和任务,实在抽不出人手参与反恐。当然这里头也牵涉谁指挥谁的权力问题,以及军队在大规模恐袭中扮演何种角色的争论。德国武装部队协会会长就说得很白,“保护火车站并不是军队份内的职责”。

不过,德国国防军和警察终于克服困难,在去年3月举行了70年来第一次联合反恐演习。

澳警与军方加强合作防恐

澳洲政府也在去年年中提出反恐改革措施,提升军队协助打击国内恐怖势力的能力。

一向来,澳洲联邦警方和各州倾向于将反恐总体控制权交付警方,而突袭建筑物等特别任务则交给军方负责,然而据了解,澳洲国防部队对于受警方指挥感到不爽。

前总理阿博特就主张军队领导大型反恐行动,并授权他们枪杀恐怖分子。

特恩布尔总理却认为警察部门始终是应对恐袭的最前线部门,但也是时候与军方加强合作。他公布的军警合作新措施中,就包括特种部队向地方警察提供特别训练。

反恐时代赋予军队新使命,军方如何定位自己在反恐斗争中的使命和作用,已经成为决策者重大和紧迫的现实问题,而军队参与反恐任务后的的身心健康,也成为媒体热议的课题。

根据路透社分析,军队上街巡逻,肯定影响北约盟国部队的效率。

它说,旷日持久的巡逻任务打击到士兵们的士气和训练,站岗巡逻将成为法国和比利时军队的主要任务而且没完没了,一些北约盟国则担心海外维和任务缩水。

根据法国国防部去年10月的数据,为了执行反恐任务,去年的军训日子从90天减为59天,足足少了三分之一。许多士兵担心看守机场和火车站太久了,他们行军打仗的功夫将生锈,他们也觉得自己对恐怖分子无能为力。

反恐压力令军警人员 疲惫不堪和高度紧张

比利时一名军官则说:“我们像花瓶般站岗,随时会被摔破。”

前英军总长巴伦斯爵士说:“他们离开军营越久,打仗的本领就越差。”

巡逻任务对士气影响巨大,许多士兵说他们从军是为了派驻海外,追求刺激,但站岗守卫离刺激太远。

另一项报道说,持续时间长并且不断升级的反恐压力,令首当其冲的军警人员疲惫不堪和高度紧张。

法国内政部称,单是去年,就有45名警察,16名宪兵自杀身亡。一个极端的例子是,一名深受器重的模范警察由于反恐的需要,时刻枪不离身,结果在一次家庭冲突中,拔枪打伤要与他分手的女友、她的母亲和妹妹,打死了女友的父亲和两名劝架的路人,最后饮弹自尽。

比利时士兵即使部署在国内,也不能与家人同住,由于预算紧缩,他们只能寄宿在旧校舍、办公楼和旧货仓改装而成的营房,有人申诉居住空间狭窄浴室设施不足。长期不在家也造成亲子关系和婚姻破裂。

比利时军方去年底的调查显示,有45%士兵有意退伍,并打算加入警队。

有人说,士兵上街巡逻的真正原因是,让比利时公民感觉到他们的领导人正在反恐。部署受到欢迎,军队支持率从20%飙升到80%。在法国,四分之三市民欢迎军队上街站岗,但只有不到40%认为对打恐有帮助。

比利时皇家军事学院荣誉教授斯特鲁斯说:“这不过是一场演得精彩的公关秀。”因为它为长期面对预算缩减的军方制造了增加军费的借口。

美国倒是没有这方面的问题,联邦法律禁止军队部署执法,反恐由国土安全部门全权统筹,联邦调查局等情报部门人手充足,发生像九一一那样的恐袭,联邦和州政府有很大的灵活性,调派州国民卫队执行维安任务,无需调军遣将。

看情形,恐怖主义很难在短时间内消失,反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为应对恐怖袭击这种新型“城市游击战”,军队必须应势而变,从战略、战术、战备、编制、训练等各个方面展开深度变革。我国武装部队两年前曾宣布将从科技、军备和训练着手,多方面提升军队的反恐能力。

近几年来,政府每隔不久都会向国人发布反恐新措施和信息。值得庆幸的是,内政部和国防部都不遗余力着手强化本身的反恐能力,还携手合作制定跨部门的标准运作程序。

2016年10月,武装部队和内政团队在全岛举行最大规模的反恐演习,就是为了测试和验证两者之间对大规模恐怖袭击的行动反应。

内政部在去年6月首次发布评估报告,说明我国面临的恐袭威胁一直处在最高水平的内外因素,包括伊斯兰国组织针对我国策划两次袭击行动,但没有公布详情。虽然媒体后来打听到目标是新加坡交易所和一个码头,但知情者相信不多。

记得国防部长黄永宏在2016年4月说过,我国面对来自伊斯兰国的威胁,比卡伊达和回教祈祷团全盛时期更为严重。如果这个评估准确,那这两次阴谋真是险过剃头。我在电缆电视频道反恐纪录片里看过十多年前卡伊达阴谋攻击义顺地铁站的资料,包括详细地图和录像,计划周密,看得心惊胆战。幸好后来好像是资金不足没有得逞。

看见我国军警巡逻 翘起大拇指比个赞 

家中小辈看电视新闻,见到我国军警联合部队全副武装在机场大厅巡逻的画面,大赞他们英姿飒爽英武勇猛,简直酷呆了。我提醒她:任何雄赳赳气昂昂持冲锋枪戴墨镜的军警人员,看起来都是帅哥,但遇到他们可别贪得意要求合照,毕竟他们有任务在身。

如果真的“忍不住”,就学我那样,每次见他们迎面走来,都会站到一旁,翘起大拇指比个赞字,感激他们劳苦功高。

但愿西方社会防恐军警持久承受压力以致身心失衡的现象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反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