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庆成:从涉港部门“大换血”想起

(联合早报网讯)最近一段日子,香港媒体炒得火热的话题除了特首选举之外,还有中国中央政府涉港部门的一连串“换血”大动作。

首先是去年12月27日,中国国务院突然公布港澳办副主任周波被免职,原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特派员宋哲和港澳办法律司司长黄柳权接任港澳办副主任,令港澳办的副主任职位由三人增至四人。

三天后,中央驻港机构、中联办也出现人事变动。国务院宣布原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谭铁牛调任香港中联办副主任,并于当天实时上任,成为中联办第七名副主任。

众多港媒纷纷对以上人事调动进行了解读,普遍相信这次变动只是港澳事务系统的第一波换班。基于香港政局持续动荡,相关人事变动未来还会陆续发生。尤其是中联办一把手张晓明,调离已毫无悬念,关键是何时执行。

香港中联办全名为“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是中国政府驻港的最高官方机构,其职责工作之一联系香港社会各界人士,增进中国大陆与香港之间的交往,反映港人对大陆的意见。

但讽刺的是,中联办过去几年在香港社会的形像越来越负面,不但没有促进中港两地友好交流,反而是越帮越忙,加深了港人对大陆的反感。

譬如,《基本法》第22条规定,中央所属各部门不得干预香港特区自行管理的事务。但近年中联办在大大小小的选举中,在幕后扮演协调建制派选举工程的工作,被港人炮轰严重干预了香港内部事务。

又如以往中联办在香港的活动很低调,近年一些中联办官员却越来越高调,而且与官场及商界人士来往频频,被批评是把大陆“劣质的官场文化”传到了香港。

平心而论,上述指责有一部分是不公道的。中联办近年在香港的动作,只是执行中央政策。香港非建制阵营经常用简单的二分法思维,将中央政府内部分为鹰派和鸽派,彷佛北京对香港强硬,都是中联办搞出来的,这对他们并不公平。

但若说中联办在有意或无意之间,把大陆的官场文化带到香港,笔者在某程度上是同意的。最明显的例子是数年前,负责打击贪污行为的香港廉政公署前专员汤显明,竟然被揭发动用公帑宴请中联办官员,震动了香港整个官场。

笔者也有过亲身经验:有次出席一个宴会,特首梁振英也在座,全场只有一位来自大陆的中联办副主任。但活动主办机构在活动上竟然全场使用普通话,而且左一句“领导好”,右一句“领导好”,巴结在场中联办官员的心态十分明显。

部分中央驻港官员的心态未必是高高在上,但由于职务使然,中联办在香港扮演着“第二中央”的角色,有时一不小心,再加上部分建制派团体过份“擦鞋”,结果产生了非常消极的影响,令许多港人质疑香港正在急速大陆化。在此情况下,中联办对当前香港的乱局实在脱离不了关系,北京是有理由要考虑调整整个涉港部门系统。

当然,中联办也有许多脚踏实地、真心想为香港做点实事的官员。笔者认识一位来自北京的官员A,数年前为了到香港工作,被迫与家人分隔千里,个中辛苦不为人所知。

他说,平日除了工作,晚上和假期也经常要加班和开会,一年只能回北京探亲两次。更让人想不到的是,目前中国驻外官员的待遇政策仍停留在上世纪90年代,他们在香港没有医疗保险,只能报销少量医疗费。他一生病,就要回深圳看病,压力巨大。

笔者的另一个中联办官员朋友B,则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他虽然没有家庭团聚问题,却面临着身份考验。B是港人,中联办不为他安排宿舍。他准备在这几年内结婚,但香港楼价高企,于是他想申请公屋。可上司怕传出去会让港人批评中联办抢香港资源,以敏感为由拒絶了。B慨叹:“到底我是哪里的人?”

上述例子比比皆是。可以说,除了港人不满中联办,中联办内部员工也有不少怨气,甚至对香港产生负面情绪。站在朋友和港人的立场来说,笔者衷心希望中联办这次大换班后,在政策上也能相应地作出调整,纾缓大家对彼此的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