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就职满周年 民怨高民调低

(联合早报网讯)去年1月,身为“首投族”运动指导员吴济宇(23岁)有感台湾过去八年在时任国民党籍总统马英九的领导下“越变越差”,决定在总统选举中表达不满,把人生中的第一张选票投给展现改革决心与执行力的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

一年过去,吴济宇对当时的决定有些懊悔。

“我不知道她在干嘛?”吴济宇语带不耐烦地告诉《联合早报》记者。不管是争议未歇的一例一休、闹得满城风雨的年金改革、招致杯葛的前瞻建设,或是一波三折的司法改革,吴济宇都对蔡英文执政方向和重心感到费解。“我认为她想一次过做太多事情,结果什么也没做好。”

吴济宇这样对新政府失去信心的青年并非个例。根据台湾少年权益与福利促进联盟和关注世代争议连线日前针对2000多名年轻人进行的意见调查,台湾青年对蔡政府表现只打45.5分,明显不及格;青年对执政党民进党的认同度更骤降到8.8%。

除了流失青年世代的支持,蔡英文在其他阶层和族群眼中的声望也不甚乐观。纵观各路蓝绿媒体和机构密集进行的执政周年民调,民众整体上对蔡英文不满大于满意,不满意度平均突破50%,满意度则在三四成水平徘徊,呈现一片愁云惨雾。但根据民进党今天公布的民调,蔡支持度仍有57.4%。

面对高涨的民怨,蔡英文表示“虚心接受”,她今年决定不延续马英九过去举行就职周年记者会的习惯,今天反而借用接见海外华文媒体团来访的场合,盘点过去一年的政绩。

她说,自己选择在第一任、第一年,就推动最困难的改革,“过去的总统没有人会这样做”。“从民调精算的角度而言,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我不是为民调做事,我是为台湾做事。民调的起伏是预料中,也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她也体察到,人民因为被改革、不习惯改革的纷乱,或对改革速度而不满,但她坚持,“只要对改革有利,我们不怕得罪人”。就如她之前接受《自由时报》专访时所说:“民选我做总统,我的责任就是厘定优先顺序与节奏,逐一来落实。”

可是最为外界诟病的,正是蔡英文处理问题的“优先顺序”。今年7月,蔡英文上任短短两个月,民进党就以立法院的多数优势,优先通过《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并设立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追讨政党不当取得的财产,其欲清算、追杀国民党意图甚明。

东华大学民族事务暨发展学系教授施正锋认为,蔡英文似乎相当急躁,有“散弹枪乱打鸟”的嫌疑,“往好处想,这是力求表现,往坏的地方看,这是急功近利并非治国之道”。

马政府时期的国家发展委员会主委、现中研院院士管中闵也说,新政府须明白当前最急迫待解决的是经济问题,而非转型正义、国民党党产这类政治问题。他说:“既然经济问题摆第一,首个要务就是改变经商环境,拿掉管制的心态,建立一个透明可预测的法制环境,才可能吸引企业投资。”

但在蔡英文看来,民进党政府始终对经济问题严格把关,从未松懈。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指出,纵观台湾当前景气讯号、出口状况及经济成长等各项指标,均呈正向发展,告别多年停滞,进入正面循环。彭博资讯日前也指出,蔡英文执政后,全球经济稳定复苏带动台湾官方上修今年经济成长预估至1.92%,新台币则跃居为最强亚洲货币。

但对薪资持续不涨的黄科苓(28岁,物流公司专员)来说,这些“数字再好看,我还是无感”。

她说:“我五年换了三份工作,薪水一直无法突破四万块水平,久久不涨,这是会让我们对未来感到很灰心。”的确,根据彭博分析,蔡英文的执政经济状况虽“进步”多于“退步”,但她承诺要改善的青年低薪问题始终未解。去年,台湾平均月薪为4万8790新台币(约2300新元),年增率仅0.6%,低于2015年约2.5%的成长率。

经济学者出身的行政院长林全,今年初宣示2017年为“建设年”,全力拼经济带动民间投资,岂料大半年过去,企业界打脸政府,批评当局“做得不够”,民间也对他的施政表现颇有微词。综合各民调结果,林全的不满意度高达五六成,与蔡不遑多让。

台独联盟主席陈南天受访时说:“当一位将领无法执行或贯彻主帅的意志时,应该立刻给予调整,否则只会让团队原地踏步,引起更多民怨。”不过,即便外界要求林全下台的呼声不断,蔡英文始终力挺到底,如今有传闻指内阁将于7月二次改组,林全能否稳坐阁揆之位,备受关注。

虽然没有点名批评,英派立委罗致政受访时疾呼重新整顿行政人事的必要。他对本报说:“我们的行政部门在推动政策的时候都说不清楚”“太多人活在云端,跟人民和基层的了解有距离”。

除了“内忧”不断,台湾的重重“外患”也让民进党政府喘不过气。从去年5月20日至今,两岸关系因蔡英文拒绝承认“九二共识”而急冻,双方官方沟通停摆。蔡英文上周虽抛出“新情势、新问卷、新模式”的两岸关系互动新主张,却依旧未得到大陆回应。与此同时,台湾的国际空间仍不断缩小;自2009年后首失观察员身份,下周不获邀出席世界卫生大会就是一例。

但前民进党中国事务部主任、健行科技大学企业管理系暨经营管理研究所教授颜建发认为,世卫大会只是形式上的国际参与,台湾的实质外交其实仍持续稳健发展。

身为民进党国际事务部主任的罗致政也呼应这个观点说:“台湾的整体外交情势是有点挫折,但没有很多倒退,对美、对日和对东南亚的关系其实是有进展的。”他认为:“当前两岸的最大问题是双方缺乏互信,不是单用口号就能解决的,最务实的做法是双方坐下来谈,拟出一份‘清单’,列出希望对方能做的和不能做的事项,再比对检查,这就是展现善意,慢慢地建立互信。”

罗致政指出,虽然蔡政府坚持对大陆的善意不变,也避免踩过红线,但“该做的还是要做”,例如向美国争取包含F-35战机的军购案,以及推动新南向政策,让台湾投资更多元并减少对大陆的依赖。第一年预计耗资42亿新台币的新南向政策落实至今,最大效益即是东南亚游客人数增加,但业界指出,这仍无法弥补陆客锐减的损失。更何况,在中国大陆力推“一带一路”的情况下,“新南向”乃至台湾都恐怕会因此被边缘化,两岸关系下来何去何从,令人堪忧。

执政一年,蔡英文明显面临内外交困的压力,但她今天表示,坚信只要走过这段“阵痛期”,“回过头再来看时,这一切都会值得。”。

蔡英文支持者李添霍(56岁,小吃摊主)则坦然认为,改革本来就需要时间。“还有三年嘛,再看她做得怎样,真的不行就换人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