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倡议公开台湾戒严反抗历史档案

(联合早报网讯)在台湾戒严时期被判过两次死刑的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说,无形的戒严枷锁仍停留在人们脑里、心里,转型正义还没落实,第一步应公开戒严时期所有的反抗历史档案,让下一代认识戒严时期反抗威权而受难的英雄身影。

台湾中央社报道,解严30年,施明德受访谈到这个议题时,说起一个“脚镣不在脚上,脚镣在心中”故事。1962年他因为“台湾独立联盟案”被捕,辗转被送到青岛东路三号“警备总部军法处看守所”,同房已关了10位政治犯,有3名是已判死刑的死囚。其中一位叫蔡秉堃,年约50岁出头,身高180公分。死囚都要被戴上脚镣,用粗钉钉死。蔡秉堃的脚镣只有25公分长,动作受到拘束,散步也只能碎步行走。

蔡秉堃案后来被发回更审,狱卒取下脚镣,再回到牢房时,外表看起来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让施明德体会到,死刑对囚禁在牢里的人压力有多大。可是,施明德也发现蔡秉堃走路步幅,仍像脚镣在脚上时的窄幅、拘谨,完全不像他的身高应有的大步伐。施明德疑惑地问他,他只会笑笑地说;“有吗?我很自在啊”。可惜后来他又被判死刑,不久,就被枪决了。一个180几公分的人,拆除脚镣,走路还是小碎步,施明德从来没有看过他大步迈进。这个故事让施明德感叹,“脚镣不在脚上,脚镣在心中”。

提这个故事,施明德说,1945年国民党接收台湾到1987年解除戒严,将近40多年时间,经过二、三代,影响第三代、第四代,在这漫长岁月,戒严令不在了,但戒严还存在人们心中,“就像蔡先生的脚镣一样”。

施明德说当年美丽岛案要对抗的,就是民主五大害:党禁、报禁、戒严令、万年国会、御用司法。解除戒严令后,一些殖民统治的体制,逐渐被打破,包括国会全面改选、总统直选。但是,司法仍无法代表正义与公义,就像戒严令仍存在很多人心中和脑海里。

台湾社会年轻一代的父亲、祖父都曾活在戒严时代,戒严虽然解除,但是他们给孩子们的身教,却可以看到在戒严令下被扭曲的遗绪,使得台湾还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像台湾社会对言论自由的渴望,却从一个完全不能讲话的戒严时代,变成言论不负责任的时代。

他进一步指出,尤其是脸书匿名攻击,非常不负责任,甚至有权势者可以购买脸书100个、1000个帐号,制造假舆论;施明德认为,维护自己的尊严很重要,却把别人尊严当成狗屎,这种社会真让人难过。

施明德也感叹,台湾人没有历史感。解严之后的转型正义,第一步应该诚实面对历史。特别是在戒严时期、威权统治年代,勇敢对抗压迫者的政治受难人,他们应该是台湾的英雄,可是到现在,民进党执政了,泰源五烈士还是叛乱犯。学者要写那段历史竟然叫当时特务、法官来诠释,台湾社会还是延续国民党那套思维。施明德喟叹,台湾人不尊重自己土地上的烈士。

他说,谈论历史最重要的是拿出证据,戒严时期的政治档案,应该要全部公开,不是放任某些人信口开河。这些历史,包括所有在国民党来台后及戒严时期,那些起身反抗压迫而受害的人,包括二二八事件被屠杀的台湾菁英,甚至包括民主进步党是怎么成立的?民主进步党的党名,是怎么来的?只要把档案全部公开,台湾人会自己找出真相,历史的价值就在这里,没有一言堂。

解严后的民主发展,施明德直言,以前的民主运动者,对抗的是殖民统治体制,斗的是制度、体制、蒋家政权;要求台湾人民有自己决定命运的权利,结束殖民地的体制与建立民主的制度。但是现在都是斗权力、权位,“不需要中国打台湾,这样斗下去,台湾绝对完蛋”。施明德说,和解是台湾唯一的路,需要一位领袖可以带领台湾走向和解。

“1992年国会全面改选,台湾可说结束外来统治,1996年选总统,等于对全世界宣示台湾是一个独立国家,因为只有独立国家才能选总统”,施明德说,解严30年,对于殖民体制,可以解决的问题1996年都解决了,包括文化上的、思想上的、教育上的,还没解决的问题需要时间化解,是需要国家领袖高度领导,领导者的国家目标可以决定人民的命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