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创办人海斯汀 靠疯狂点子单挑HBO

文:王怡棻

美国家喻户晓的影音创流平台Netflix,近来已一口气在130多个新市场大举上线,总计插旗190多个国家,全球用户直逼7500万户,堪称是网路电视领域最受瞩目的企业。

2016年积极布局海外的Netflix,在美国已耕耘19年,早成为许多人生活中的一部分。单在美国,就拥有多达4500万用户。根据统计,在尖峰时段,全美网路流量有高达1∕3都是来自Netflix的影片串流。

自制《纸牌屋》等热门影集更进一步为Netflix打响名号。

目前Netflix的原创内容已横跨戏剧、动画、纪录片、演唱会等特别节目等,加上超过一亿小时影片的片库量,早已是HBO最强劲的对手。

Netflix幕后的灵魂人物无疑是56岁(1960年生)的创办人里德·海斯汀(Reed Hasting)。到底这是哪一号人物,能打造出移动数位载具上的新巨人?

有工程师灵魂 生意人脑袋

身材瘦高、西装笔挺,总是蓄着整齐的山羊鬍的他,顶着史丹佛大学电脑硕士的傲人学历,看起来就像是个典型科技公司CEO。事实上,他不仅有着工程师灵魂,生意人的脑袋,还有着冒险家的拚搏勇气。

为了抓住网路电视的未来,他把Netflix从DVD租片商,大幅转型为网路串流影片服务商,更砸下巨资制作影集,让Netflix在2015年成为标准普尔500(S&P 500)指数表现最好的股票,涨幅超过140%。

“里德·海斯汀改变了全世界观赏娱乐节目的方式,”《富比士》杂志(Forbes)如此评价。

很少人知道,海斯汀出身的家庭在波士顿极富名望。他的父亲是个知名律师,曾在尼克森政府的卫生、教育及福利部担任要职。外曾祖父卢米斯(Alfred Lee Loomis)更是一、二次世界大战时的传奇人物,身兼律师、银行家、与物理学家,曾发明雷达与脑波仪。从华尔街投资成为巨富后,曾在家打造一个超级实验室,邀请爱因斯坦等大科学家前来做研究,后来成为漫画家构思“蝙蝠侠”时的原形。

曾卖吸尘器 练就销售能力

家境优渥的海斯汀,从小就读昂贵的私立学校,但家人并没有过度呵护,很早就培养他自立的能力。高中毕业时,海斯汀就做过一年的吸尘器销售员,在波士顿郊区挨家挨户的敲门推销。“有时马上被赶出去,幸运时能卖出几台。虽然辛苦但是个很棒的经验,”海斯汀回忆。

父母十分重视海斯汀的教育,就读的鲍登学院(Bowdoin College),是美国排名前五的文理学院,文学家霍桑、朗费罗、梭罗等都是校友。在大学时代,海斯汀逐渐崭露头角,读数学系的他,不但得过该系最高荣誉史密斯奖(Smyth Prize),还领导户外社团去登山及泛舟。

不同于许多创业家20岁出头就在车库创业,海斯汀一度曾想献身军旅。大学时期加入海军的预备训练,然而才两年就发现自己个性不羁且意见很多,并不适合注重纪律、讲究服从的军队。毕业后转而加入和平工作队(Peace Corps)。

对海斯汀而言,那是一段结合服务与冒险的历程。他被分配到非洲史瓦济兰一所有800位学生的高中教数学,在那没有电力的地方,他要用木头生火煮饭,睡在茅草屋的吊床上,每天以玉米裹腹。这段长达两年的经历,成为海斯汀一生的养分。

“当你有过口袋只剩十块钱,必须搭便车横跨整个非洲经验,就会觉得创业没什么可怕,”他曾对CNN表示。

MIT拒收 史丹佛激发创业心

从史瓦济兰归来后,海斯汀没有继续走数学教育的路,而是投身新兴的电脑科学。他先是申请了离家比较近的麻省理工学院(MIT),无奈被拒,幸而史丹佛大学接受了他。他在史丹佛爱上了写程式,更重要的是,在硅谷那个环境裡,他发现创业不再遥不可及。

“以前我总觉得创业家像神,来史丹佛我才知道,他们只是有绝佳点子的一般人。如果他们做得到,我想我也能,”海斯汀曾在接受访问时这么说。从史丹佛毕业后,海斯汀先到一家新创公司当工程师,没多久,他就按捺不住,出来创业了。

1991年,31岁的海斯汀创了第一家公司Pure Software,做的是协助工程师解决程式问题的软体。1991年是电脑产业快速成长的时代,海斯汀站在趋势的浪头上,第一次创业就尝到成功的滋味。成 立不久,Pure Software业绩就翻倍成长,公司规模不断扩充,并在1995年风光上市。

然 而,风光底下却危机四伏。海斯汀并不知道如何做个称职的CEO,他对快速成长措手不及,管理陷入一团溷乱。不但流动率高得惊人,每场会议都像在打仗。“当公司从10人、40人、120,一路成长到640人,我发现自己不只溺水,简直已完全沉入水裡,”他对《华尔街日报》形容。信心全失的海斯汀,屡屡向董事会请辞,却都被打回票。直到1997年,公司被Rational Software以7亿5000万美元并购,海斯汀才如释重负的拿了大笔现金走人。

用最高薪水 聘最优秀员工

之后,他花一年多构思创业新点子,也思索管理之道。因此,当Netflix在1997年成立时,已拥有独树一帜的文化,他给员工最大责任,同时赋予最大的自由。他想要建立一家任何人都不想离开的公司,他想要公司既有新创事业的冒险心与冲劲,又不落入官僚窠臼。

他认为,最优秀员工的生产力是普通员工的二到十倍,于是决定用最高的薪水,聘请最优秀的员工。

Netflix的薪水比业界高一到两成,而且有人定期调查业界薪资,确保是硅谷最高薪。员工可以自己决定薪资中股票选择权的占比,而且股票选择权是即刻生效,拿到可以马上转手卖掉,绝不靠选择权的限制期限绑人。

此外,更特别的是,公司设有慷慨的黄金休假制度,休假无上限,产假可请一年。因为这项福利,有员工请了整整一个月的假回印度老家探亲。

严格淘汰制 唯精英能留下

但是自由的另一面,是绝对的责任。海斯汀要求每个员工不只要达成预期,还要超越预期。在员工上班第一天,他就会直接摆明跟员工说,“Netflix绝不是个大家庭,我们是职业球队,如果你表现失误,第一次警告,第二次就走人。”

不只对失误容忍性低,公司还设有淘汰机制,定期淘汰最后10%的员工(高阶除外)。

铁血纪律加上成果导向,让Netflix与硅谷科技公司很不一样。在Netflix没有让人食指大动的员工餐,没有全套簇新的健身器材,没有完整的在职训练。它偏爱经验老道的资深工程师,远胜学校刚毕业的新鲜人。办公室规划也十足老派,每个人的座位四周都有高隔板,显示对专注的重视,远胜彼此交流。

在Netflix,唯一没有自己办公桌的是海斯汀。他不像一般高层喜欢气派办公室,而偏爱到处“游走”。一下出现在A会议室开会,一下在B圆桌与同仁脑力激荡,有时则会随意找张没人的办公桌办公。

如果真需独处时间,他会躲到自己的“瞭望塔”。

根据《Bloomberg Businessweek》报导,这瞭望塔是位于公司顶楼的温室,必须特别搬梯子才能爬上去,夏天酷热难耐,一定要开空调才能待人。但海斯汀仍不改其乐。

投资内容 跨足穿戴装置

工程师出身、带有程式魂的海斯汀也是大数据先行者。在Netflix网站上线第一天,就开始不断收集、分析使用者的租片行为,进而做出精准推荐。

他更从庞大使用者数据中,摸索出影集的成功方程式,怎样的剧情、导演、演员组合,最受观众青睐,进而造就了《纸牌屋》等热门影集。
他也一再把规则打破,有句名言,“公司灭亡很少是因为变得太快,往往都是因为太慢改变。”但也因为这样的自信,让他曾经摔一大跤。

2011年,海斯汀宣布调涨串流影片的价格,导致会员大量流失。几月后成立新公司Qwikster,将DVD租片业务与线上串流业务分开,更引起消费者混淆与股价崩跌,情况严重到董事会要求他辞职。
幸而海斯汀在一个月内撤销原桉,并录影道歉声明,会员才逐渐回笼,股价止跌。

如今,海斯汀把重心放在海外拓展,并投入50亿美元强攻自制内容。同时,更跨足穿戴式装置,发表“Netflix智慧袜”,藉由侦测使用者进入睡眠,协助暂停影片播放,让用户睡醒后可顺利看完。
可以预期,Netflix会持续用更多创意,带给用户更多元体验。“大多数创业家的点子,听起来都很疯狂,愚蠢,甚至不符经济效益,但最后都被证明正确,”海斯汀说。

1月登陆台湾的Netflix,其实在华人地区还要面对来自大陆的爱奇艺等对手。能否赢得台湾市场?仍是未知数。

(本文获台湾《远见杂志》授权转载刊登,原文刊登于该刊2016年3月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