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以积极途径解决医疗纠纷

大法官梅达顺在新司法年开幕仪式上说,医疗事故发生时,病人(或是家属)与医生对簿公堂并非唯一选择,现在是改变医疗事故诉讼模式的时候;以调解取代诉讼,消除诉讼为我国医药服务带来的负面影响。

2014年10月在新加坡妇产科协会常年晚会上,大法官便已提出改革医疗事故诉讼的想法。高庭和国家法院提供的数据显示,律师入禀的医疗疏忽案件数目,过去三年虽有起落,但基本上这已是个叫人担忧的现象,医生保费的逐年上涨也反映出这个现象的恶化。医生为防范医疗诉讼而买的个人保险属个人的承担,不影响到医院的收费水平,但是拥有私人诊所的普通科医生和专科医生就另当别论。

早报订户可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Newsletter Tags: 
ForumEdito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