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 故人 像嘉年华会的墨西哥亡灵节 举杯高歌

亡灵节祭坛。(iStock照片)
墨西哥人会在亡灵节化上骷髅妆,象征亡灵回来。
墨西哥人以各种豆类和金盏花精心制作祭坛。(Getty Images)
瓦哈卡市民在坟场内,弹吉他惦记故人。
Teotitlan小镇友善大婶邀请作者一起陪她思念逝去的姨妈。

死亡一直是华人禁忌的话题。在墨西哥,人们却以欢乐的方式——歌唱、喝酒,化解对死亡的惧怕。喜欢墨西哥人纪念故人的方式,原来换一个角度来看,死亡并不可怕。

每年清明节,为了避开车龙,都会和家人摸黑到坟场扫墓。无论去了多少次,都还是会觉得坟场阴森恐怖。直到体验墨西哥的“亡灵节”后才知道,原来黑夜中的坟场一点也不恐怖,原来惦记已经离开人世的亲人或爱人,是不必沉浸在悲哀或严肃气氛中的。

一年一度的亡灵节(英语:Day of the Dead,西班牙语:Dia de los Muertos)是墨西哥的重要传统节日。这个节日承袭印第安人习俗,是阿兹台克人(Aztec)的传统观念。

印第安土著的亡灵节在每年的7、8月间,他们以歌舞欢笑与已逝的亲人分享收获的喜悦,他们认为,只要善待亡灵,让逝去的灵魂返家开心过节,来年的人会得到庇佑,避免灾难疾病,并有大丰收。直到西班牙人统治,将西方的万圣节(All Saints' Day)与亡灵节结合,保留传统风俗习惯,才有今天的墨西哥亡灵节。

按照墨西哥民间习俗,11月1日是“幼灵节”,怀念已故的孩子;11月2日是“成灵节”,缅怀已逝的成人。

整个城市弥漫欢乐气氛

当地人的说法,亡灵节庆祝活动最多姿多彩的要数米却肯州(Michoacan),但当时我人在比较南部的瓦哈卡州(Oaxaca),听说瓦哈卡的活动也很精彩,决定到瓦哈卡市及周边城镇,体验这个特别节日。

10月31日抵达瓦哈卡,整个城市四处弥漫着欢乐的气氛,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与死人有关的节日。

其实,亡灵节代表着阿兹台克人的哲学观念和对死亡的看法——死亡才显示出生命的最高意义,人们祭奠亡灵绝无悲哀,而是歌颂亲人生前美好的生命。当你了解这一点,就能明白为何亡灵节的气氛如此狂欢。

下榻的旅舍和当地许多家庭一样,在旅舍内搭起祭坛。

当地人相信,死者能够通过安放在家里的祭坛,感觉亲人对他们的态度,如果让死者觉得纪念仪式做得不妥,死者会给一家之主带来疾病。反过来,如果死者满意,就会有好的玉米收成,满足亲人一年的粮食,改善亲人的日常生活。

所以,每个家庭都会很用心地布置家中的祭坛,一般都会用很多蜡烛和鲜花来做布置,再摆上水果、特制的亡者面包(西班牙语:pan de muerto),各种饮料、巧克力、玉米羹、粽子、南瓜等。感觉和我们华人清明扫墓祭拜祖先没有什么两样。

走上大街,到处可以看到人们化上骷髅妆,连游客也精心装扮,投入节日气氛中。所有的商店里里外外都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骷髅装饰和摆设,许多角落也搭起临时摊位,售卖亡者面包、传统糕点、糖果和传统小吃等。

傍晚,瓦哈卡最大的圣多明哥大教堂外上演街头表演和大游行,男女老幼戴着面具,穿上印着古怪白骨的服饰,在街上招摇,表示亡灵归来。

在坟场过夜

晚间10点左右,当地朋友Belem和她的弟弟开车来接我,到附近的城镇Xoxocotlan,体验当地人的庆祝活动。Xoxocotlan在瓦哈卡数公里外,平时游客不会探访,到了亡灵节却成为游客的焦点,因为这里的庆祝活动是瓦哈卡州最多姿多彩的,尤其是在历史较悠久的旧坟场。

墨西哥人相信,10月31日午夜12时教堂的钟声响起时,天堂的大门会打开,幼灵会归来,因此他们会携家带眷,拿着棉被、枕头、饮料和食物到目的地守灵,跟着已逝的亲友一起过夜。

踏入旧坟场大门,什么都还没看到,就先闻到一股浓浓的梅斯卡尔酒(mezcal,墨西哥著名的龙舌兰酒)的味道,然后再闻到阵阵花香味,再来就听到阵阵的笑声,与我见过的坟场简直天差地别。

夜幕低垂的坟场内,四处都亮着蜡烛,几乎所有的墓碑前都坐着人。墓碑前铺上鲜花、亡者面包,还有各色奇趣的骷髅头装饰,让人感觉看到的不是墓碑,而是一个又一个的华丽祭坛。
原先还很担心,一堆又一堆的游客挤满坟场,会打扰到当地人思念亲人。没想到,看到的却是好客的墨西哥人拉着游客,硬要每一个游客陪他们喝一杯,向亡者致敬。

离开充满派对气氛的Xoxocotlan旧坟场,回到了瓦哈卡。虽已是午夜12点,街上人群依然络绎不绝。我们决定到瓦哈卡的最大坟场去走一走。

坟场外头依然灯火璀璨,小贩积极的叫卖,让我对午夜游坟场的害怕一下子就消失。坟场四处烛光闪烁,人们只是静静地穿梭在墓碑当中,或静静地坐在墓碑前思念故人,非常平静,与Xoxocotlan欢乐的旧坟场形成强烈的对比。

隔天白天回到同样的坟场,气氛又完全变了。原来瓦哈卡人没有守灵的习惯,而是在白天来到坟场。他们思念亡者的方式也略微不同,虽然一样有酒有花有摆设,却不像Xoxocotlan那样疯狂。一些家庭特地请乐手来演奏,却都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听着音乐,看不到闹哄哄的情景。

以啤酒与故人对饮

之后又到瓦哈卡周边其他几个城镇去,发现虽同属一个州,每个城镇过节的方式都不同。

像是在Etla,节日的高潮是深夜的游行,当地人精心制作各种奇装异服,在街上敲锣打鼓,载歌载舞,感觉比较像是万圣节的游行活动。

距离瓦哈卡东南30公里的Tlacolula,比预想中安静,踏入坟场,扑鼻而来的除了花香,就只有花香。每一个墓碑都用鲜花布置,有的甚至只看到鲜花,看不到墓碑。这里没有热闹的乐队,没有喝酒的家属,只有静静坐在墓碑前惦记着亡者的人。

以制作纺织品为名的小村庄Teotitlan则闻不到花香,只闻到浓烈的酒味,准确的说,应该是墨西哥著名啤酒科罗娜(Corona)的味道。这里几乎每个家庭都捧着至少一箱的啤酒,除了与故人对饮,还会拉着游客陪他们一起喝。

费一番功夫才推掉热情的当地人的啤酒邀请,最后在一对老夫妇旁边坐下,一边吃着用来供奉大婶过世多年的姨妈的水果,一边听着他们说着陈年往事。

死亡在华人的习俗里一直是禁忌话题,但墨西哥人却以欢乐回避对死亡的惧怕。真的很喜欢墨西哥人纪念已逝者的方式,原来只要换一个角度来看,死亡并不可怕。我想,下次清明节去扫墓时,应该不会再觉得黑夜的坟场有什么好怕。

(作者为本报旅游专栏作者)

Newsletter Tags: 
NewsFu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