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中文编剧 在生活和语言中思考

陈玮婷觉得年轻编剧需有讲述他人故事的能力。(龙国雄摄)
黄柏荣对华文情感深厚,创作中文剧本表达自如。(龙国雄摄)
黄德华闲暇时笔耕不辍,积累不少未发表的中文剧作。(林国明摄)
陈宇泱认为编剧对社会现象有极深刻感触后才能下笔。(邝启聪摄)
陈玮婷编剧的《分散》,讲述一名女儿与父亲、男友的情感纠葛。(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中文戏剧界长期存在“剧本荒”问题,培养编剧人才一直是迫切的事。

  我们访问四年轻编剧,谈编剧面对的问题,包括议题、剧作方向、表现手法,以及中文剧是否应保有其语言纯正性?

新加坡中文戏剧界“剧本荒”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长期以来,主要是各团艺术总监“代”编剧之职,不管保留剧目重演,或推出全新剧作,在编剧或剧本走向上,少不了艺术总监主控。“专业编剧”是一个在本地中文剧团不存在的概念,连“驻团编剧”也是极少数剧团设置的职位。

 

早报订户可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Newsletter Tags: 
NewsFu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