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书法家的户外墨宝

施香沱题『同济大厦』。
《联合早报》由潘受题字。
许允之题“中华医院”。
南洋华侨中学由张瘦石题字。
牛车水“原貌馆”由林子平题字。
金门会馆上匾由黄火若题字,下匾李毓川题字。

我们也许天天经过,却视而不见。20世纪初,本地的华人社团、会馆、院校、寺庙、商号、公共景点与装置等的匾额与对联,构成独特的文化街景。如今,许多牌匾已消失踪迹,但仍有不少抵得住时光的考验。这些风格各异的字体,除了清末民国一些路过南洋的文人留下的墨宝,也有不少出自我国知名书法家之手,但往往被忽略,乏人知道。

这些传统招牌、匾额与对联,随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市区规划建设而急速消失。本地书法家薛振传(69岁)喜欢书法,对牌匾产生浓厚兴趣,曾任城市规划师的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已预感城市规划发展的杀伤力,大量牌匾随着旧店面旧建筑的消失而消失,如郁达夫所题“星洲书店”,若没好好保留,迟早不见。加上传统行业的消失,很多牌匾随之消失,只剩下庙宇、社团会馆、学校、商号等还保留一些比较重要的牌匾。

早报订户可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Newsletter Tags: 
NewsFukan副刊头版-f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