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相村山富市: 日本真诚道歉才能不被亚洲孤立

1993年出任日本首相的村山说,他上台后给自己定下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对日本二战历史发表重要谈话。他说,“村山谈话”是他用政治生命搏来的。

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1995年发表“战后五十年谈话”,使他有了“和平首相”的称号。晚年,他仍关注日本与二战亚洲受害国的关系。日前,村山在东京接受《联合早报》记者专访,道出他坚持用政治生命交换“村山谈话”的初衷,认为只有发自内心的最真诚的道歉,才能让日本不被亚洲孤立。

村山出生于日本大分县的一户渔家,从政后隶属开明派政党社会党,与保守的自民党有一线之隔。在这次访谈中,他平静地回忆担任首相的日子:“我从未想到自己会坐上这个位子,也不认为当首相多了不起。我把它当成是老天给我的一个职责,坐上了就必须清楚自己要解决的是哪些问题。”

1994年出任首相的村山说:“我上台后给自己定下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对日本二战历史发表重要谈话,我要让日本人扪心自问,那一场战争我们到底做了些什么?做错了什么?该做出什么样的反省?日本必须经过这个过程,才懂得如何去珍惜和维护和平,真正作一个民主国家。我担任首相,可说是仅抱着这么一个心愿的。我那时这么告诉自己,只要能完成这个使命,无需在首相位上坐太久。”

与一批源自自民党的人士联合执政,村山面对在历史问题上不愿低头认错的一些保守政客。他说:“从表面上看他们没反对,但我知道一些人背地里对我很不满。那时,我曾要挟说,如若内阁不是一致通过这一谈话,那我宁可辞去首相职位。原先我以为(内阁)有人会反对,但结果没人出声。他们大概是怕我辞职会不利于他们的政治盘算。结果,村山谈话在内阁中取得了一致通过,这个谈话是我用政治生命搏来的。”

对于批评村山谈话的人,村山指出:“他们不愿正视历史,认为日本在二战中干的不尽然是坏事,也做过一些好事,因此不愿意低头认错。我在这方面很坚持,知道若是被他们左右,就什么也办不成。重要的是,如果日本不认错,就永远无法和二战亚洲受害国家交心,就会被孤立,前程不会光明。”

在历史问题上,村山除了发表二战谈话,还发起了补偿二战慰安妇的“亚洲女性基金”。据当时的资料,村山建立这一基金遭受了挫折。由于不能以“政府名义”做出赔偿,该基金只能挂名“民间”基金。这种模糊的做法,最终无法平息受害者的伤痛。

村山表示:“日本在历史问题上未能让受害者感受到认真反省,是一件让人失望的事情。历史问题,绝不能单单只靠金钱来解决,更重要的是要让二战亚洲受害国看到日本的诚心。”

高龄93岁的村山现在已不再过问政事,但他表示:“我仍非常关心日本与亚洲各国关系的发展。现在,日本了解并反省那段历史的政客越来越少,这让人感到不安。日本是亚洲的一员,日本若被亚洲孤立,就无法生存了。韩国和中国都是日本的邻国,有着很长的文化交流的历史。中日韩三国应当做到不计较国土大小,力量的强弱,要以尊重和相互理解作为前提。中国想要的,日本能给的就给,反之也是如此,必须建立起一个守护相助的邻国关系,建立在悲欢共有的基础上。”

村山发表战后谈话后走访亚洲国家,他发现二战时期亚洲受害国家没再谈到日本的侵略历史,只表达了对日本战后经济腾飞的赞赏。

村山说:“二战亚洲受害国对日本大多抱持羡慕态度,一些人认为,日本国家不大,但它战前有与西方列强对抗的勇气。访问东南亚时,感觉人们也对日本抱有憧憬,总称日本发展迅速。但对于这些赞赏的话,我会告诉他们,日本仍有很多不足之处,希望大家彼此学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村山富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