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控与回应七要点看分明

李光耀故居●争端

李显扬和李玮玲昨天在面簿上发表联合声明的同时,附上他们至今所做的指控概要,李显龙总理、主持部长委员会的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以及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在本月3日和4日,已在国会对这些指控一一回应。本报在此加以整理。

■李显扬和李玮玲说法

□李显龙总理的回应

○张志贤副总理的回应

●黄循财部长的回应

欺骗父亲?

■李显龙利用总理的职务来误导父亲,使父亲以为“38号”已列为国家古迹,或他一旦过世,它将“无可避免”地被列为国家古迹。

□李显龙总理否认曾欺骗父亲,让父亲相信房子已通过宪报保留下来的指控。李光耀2011年7月21日听取了内阁部长对保留或拆除欧思礼路38号住宅的想法后,曾询问他对事件的看法,他坦率告诉父亲,如果部长和民众都希望保留房子,他以总理身份主持内阁会议的话,极可能别无选择,只能同意通过宪法保存房子。如果他不是总理,房子被保存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父亲明白他的观点,后来把欧思礼路38号的房子作为遗产的一部分留给他,还通知了家人决定。

最后遗嘱订立过程不妥?

■李光耀清楚作出指示,他的最后一份遗嘱是回复到他2011年所立的遗嘱。经李光耀的要求,腾福律师事务所(Stamford Law)的律师到场见证他签订遗嘱。

(2013年12月16日,即李光耀签最后一份遗嘱的前一天,李玮玲电邮李显扬,说父亲要遗嘱回到2011年的版本,叫不是李及李律师事务所的宣誓官见证他的签名,解决遗嘱的事。16日当天,因为联络不上柯金梨,李光耀也电邮说:“好的,不要等柯金梨了。正式写成,我会在林学芬或任何办公室,在律师的见证下签署。”

去年9月15日李显龙写给内阁委员会的信件,以及今年2月24日所作的宣誓书里,说2011年的遗嘱是柯金梨草拟的,第七条款则由林学芬草拟。2013年的遗嘱内容恢复到2011年的遗嘱内容。

李显扬和李玮玲说,李光耀曾是律师,知道遗嘱的神圣性和不可改变。他清楚给予执行遗嘱的指示,仔细读完最后的遗嘱才签下,并且继续审查和考虑,以便把事情办得有条有理。签订遗嘱的两周后,他还草拟遗嘱的附件,然后执行该附件。)

□李显龙总理说,曾在重新阅读家人之间的旧电邮后,对最后版本遗嘱的订立过程感到不安,但他没向弟妹提起,希望能和平化解纠纷。他后来观察到弟妹不断强调最后遗嘱中拆除条款的第一部分,觉得有必要解释最后遗嘱是在什么情况下订立的。为了不把事情闹大,他私底下对部长委员会做出宣誓声明。

何晶私自“代表”?

■何晶擅自从“38号”不当地拿走李光耀的个人物品,以总理公署的名义“代表”借出物件给国家文物局。

□李总理指出,何晶在整理故居时发现李光耀曾使用的旧电报与他写的信函等,李总理认为正在办展览的文物局会对这些旧物品感兴趣,就安排她将物品交给总理公署。

李总理认为,若说这是滥用权力,那等于“小题大做”。“怎么能说是她以总理公署之名滥用权力?她在过程中从未出示总理公署的名片或有任何类似行为。”

不妥途径获得赠与契据?

■遗产执行人要求李光耀的家具和个人物品借给国家文物局,必须展示李光耀拆除房子的遗嘱条款,李显龙对此不满,就以总理身份取得(遗产执行人与国家文物局签订的)赠与契据,然后不当地把这契据交给他当时的私人律师,要反对遗产执行人,以阻挠物品的赠与。

●国家发展部长、时任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黄循财说,遗物是馈赠予国家文物局,充作展览用途的,那是个大型展览,告知总理展览内容和呈献方式,是正常且符合规范的。

黄循财说:“总理以他的公职身份接收契据。如果李显龙先生以私人身份索取信息,他也有资格知道与展览及遗物相关的事,因为他是李光耀先生的长子和遗产受益者。”

部长委员会多“秘密”?

■李显龙与遗产执行人签订和解协议,同意回避政府处理“38号”事宜的决策,再度确认父亲的最后遗嘱。虽然如此,李显龙向秘密部长委员会作出大量陈述,挑战李光耀的最后遗嘱。在群众监督下,这个秘密部长委员会才公布成员和所要交付的。

■通过与遗产执行人大量的书信往来,部长委员会显然没兴趣探讨“38号”的选项,反而是附和李显龙对李光耀最后遗嘱的进攻。这些进攻都是虚假的,站不住脚,目的是挑战或破坏李光耀的最后遗嘱。

(2014年1月,李光耀在秘书和保镖的见证下,草拟了遗嘱的附件。同样地,他通知了所有孩子。他明白整份遗嘱的内容,他的神智非常清醒,不但懂得遗嘱内容,还可以自行草拟新的遗嘱部分。他过后也执行了预先医疗指示(Advanced Medical Directive)。)

○张志贤副总理告诉国会,部长委员会工作主要涉及政府内部程序与协调工作,也是内阁正常工作的一部分,政府因此鲜少对外宣布成立部长委员会的原因。

在探讨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的处置选项的过程中,委员会一直与李光耀子女保持透明对话,并非暗地里操作。他与李显扬在部长委员会成立前,已私下见过六次面。

故居处置选项附和总理?

○张志贤一再指出,委员会是在尊重李光耀遗愿情况下,研究和制定处置故居的选项,向内阁提呈这些选项,而内阁只会在李玮玲不再住在房子里才做出决定。

他也说,李光耀故居未来应如何处理,还需经历时间沉淀才能看得更清晰,部长委员会将继续研究处理李光耀故居的各种可行选项。他表示将征询同僚意见,探讨公布这些选项的可行性,让国人“一起商讨,可是先不做出任何结论”。

国会是不是适当平台辩证?

■当李显龙通过部长委员会不断攻击李显扬和李玮玲后,两姐弟被迫将事件公诸于世,李显龙却用国会,再次用下属组成的国会、这个不恰当的平台来掩饰自己,拒绝接受独立听证会的审查。

□李总理反驳滥权指控,说弟弟和妹妹的指控完全毫无根据,但已破坏新加坡的声誉,如果没有反驳这些指责,会影响国人对政府的信心,因此他别无选择,必须及时并公开地做出回应。

他说,在宪法下,担任总理者是取得多数国会议员信任的人。作为总理,他有责任向议员们做出解释,并在国会里反驳针对他和政府的指责。他强调,无意在国会指责弟弟妹妹;他们之间的私事,他还是会尝试私下解决,“但那些公开的事,我有必要解释,做出交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