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场早报悦读@NLB 本地作家分享自身的旅游文学观及看法

11月3日的“早报悦读@NLB”第四场活动中,联合早报邀到两位本地作家——尤今与叶孝忠分享旅游观与他们对旅游文学的看法。

旅游的时候,你都做些什么?

吃喝玩乐?上车睡觉,下车尿尿?还是忙着滑手机?

或者,我们回到一个比较基础的(或刻板的)问题:旅游只是看风景吗?

来临11月3日的“早报悦读@NLB”第四场活动,联合早报邀请到本地两位旅游作家——尤今与叶孝忠——从这个题目谈起,分享他们的旅游观,他们的见闻感想,以及他们对旅游文学的看法。

文化奖得主尤今的作品题材多元,其中旅游文学非常受到读者欢迎。

尤今分享非洲旅游经验

对尤今来说,“旅游只是看风景吗?”这个问题一针见血地引出何谓“旅游的精神”。她说,旅行其实就是一种自我教育的方式。“背着行囊走出去,走一寸土地,长一寸智慧。”

20171023_lifestyle_nlb1_Large.jpg
尤今相信旅游是走一寸土地,长一寸智慧。(受访者提供)

尤今说,旅游不是乘搭游轮进入一个封闭的娱乐设施空间。每个人旅游都有不同的目的,可以是吃喝玩乐,但其实吃喝玩乐之中可能窥视一地的文化历史政治。到异地旅游,亲身体会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世界观,多少都会有所得。

来临座谈会,尤今将分享她最近到非洲埃塞俄比亚与卢旺达的经验。

一般人对非洲国家都有刻板印象,每当尤今告诉亲友她要到非洲旅行时,人们的反应都是:为什么你要到如此贫穷、危险、落后的地方?

尤今说:“其实他们无所不有,在非洲旅游每天都有新鲜事,让我眼界大开。”

她再举例说,人们只记得1994年的卢旺达种族大屠杀,她到卢旺达前,总有人提醒她种族是个敏感课题,千万不要问当地人是胡图族还是图西族人。到了当地,她才了解,当地政府与人民都在努力抚平大屠杀的伤痛,正视历史,把大屠杀的前因后果都展现出来,此外也努力发展旅游业。

旅游对她来说,就是解除迷思的最佳方法。关键在于,你带着“眼睛”出门,还是带着“心眼”出门?

尤今说,不能只是走马看花,要带着心眼,看透深层的症结。她到埃塞尔比亚,当地有60多个部族集中住在南部地区,他们一贫如洗,让人震惊,也保留了许多匪夷所思的风俗。如果只是看表面,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好恶心,好难以接受”,但只要用心去反思,就能打开探索内在问题的大门。

20171023_lifestyle_nlb3_Large.jpg
尤今访埃塞俄比亚时遇见的哈默族女子。(受访者提供)

近年来文化工作者开始反思“消费贫穷”的问题。消费贫困群体的日常生活已经成为一种猎奇的旅游模式。

尤今也认为当中存在平衡的问题。有一次她到越南北部的沙坝,穿过法国殖民者建立的华美城镇,来到乡野农村,走入一家普通民宅,一个老太太在灶上煮饭,两个游客走到她的面前,非常靠近地拍摄老人家。尤今非常震惊,也很难过,暗忖:老奶奶真的希望陌生人如此侵扰她的日常生活吗?显然的,她与旅行社签了约,必须开放家门让游客进来。

尤今在乌兹别克则碰上完全相反的情况,一个好客的农村家庭,开放自己的家,不为谋生,更多是为了交流,让她意识到,其实有办法找到互惠的计划。

尤今又举了第三个例子:2000年她到伊朗的一个千年古镇,镇民都住在天然石洞里。那个地方太美丽了,但镇民却很不友善。尤今习惯在背包里放一点糖果,旅游时可以送给小孩吃,她试着这样做,镇里的小孩竟然当面丢掉,很不客气。她很难过,后来才问明原因:伊朗政府相中当地的旅游潜质,打算建酒店,但镇民不想旅游业发展影响他们千年来的生活,才会产生敌视游客的心态。“原来也是那么无奈。政府发展时有听见原住民的心声吗?”

叶孝忠从创作角度切入 

另一方面,旅游作家叶孝忠则从创作与作品的角度回应这次讲题。

20171023_lifestyle_nlb2_Large.jpg
叶孝忠认为旅游文学可以通过虚构,传达信息。(受访者提供)

叶孝忠认为,很多时候到一个地方旅游,到最后你会发现没什么东西好写。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去旅行”与“去写旅行”是两件不同的事情。要写作就必须布局,就必须做功课,他个人由于记者出身,更相信采访是旅游写作中关键的做法。

在他的阅读经验,西方作家较善于经营旅游写作,会围绕一个主题发展,不只是因为到一个地方,所以写那个地方的旅游感受。他举的例子包括意大利记者帝奇亚诺·坦尚尼(Tiziano Terzani)的《算命先生告诉我》(因为算命先生说他不能乘搭飞机,结果他到各地采访时都坐火车,经历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美国记者艾玛·拉金(Emma Larkin)的《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追随小说家奥威尔在缅甸的足迹,文学与旅游相互渗透),以及英国作家狄波顿(Alain de Botton)的《旅行的艺术》(顾名思义)与《机场里的小旅行》(关于伦敦希斯罗机场的随笔)。

叶孝忠曾当过旅游杂志编辑,了解大众需求,明白《背包十年》这样的书能够靠着作家本身的人气卖得满堂红,但他相信旅游文学有更高的标准,必须通过文学的手法经营,是一种艺术品。他甚至认为,旅游文学可以是虚构的。他说:“文学要有想象力。作家能够设计出一些人物来传达某种信息。”


旅行,不只是看风景

主讲:尤今、叶孝忠

主持:靳忻

日期:11月3日(星期五)

时间:晚上7时至8时30分

地点:国家图书馆大厦底层1楼 Programme Zone

票价:入场免费

或拨打国家图书馆热线:63323255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早报悦读
1